走出神化

(日波益西仁波切2013年2月开示)

你们学了这么多年以后,最大的进步是什么?想通了什么事情?得到了什么快乐?有没有?没有啊?想想。是不是多出了很多烦恼?那你们觉得有了信仰,对自己的人生中最大的好处在哪里?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了信仰以后如果不去学,不去懂它的真理,那么信仰也是虚的,它也不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安全感的。

对人来说,不管是信佛还是信什么,有个信仰,是人的一生中,除了自己以外,好象是另一个最信任的依靠,但换个角度来讲,也总是会有对它的邪见,或者信仰中有一种模糊的、虚的东西,让自己没有安全感。

人与人之间都有隔阂,这是因为人不了解人,包括自己,有的时候人都不了解自己。我前两天跟朋友讲,人们都认为活佛可以认识前世,知道未来,但对每一个人而言,知道未来、认识前世都不难,都可以,最难的反而是认识现实中的自己。现实中认识自己到底是怎么样的,是最难的。永远不知道自己最后的选择是什么样,或者最后的结尾是什么样。所以我们在信仰的时候,不光要信仰,不光要信佛。这几年我其实一直不停地在学习,学习不同的文化,了解不同的人的追求。在这个中间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不管是收弟子也好,还是认识多少朋友,还是对家人、亲人,我觉得要给他们的最大的好处是什么?我呢,这辈子不光生在人间,而且是以这么特殊的一种身份,那么我以这么特殊的一种身份会认识一些特殊的人。所谓的信仰,也是一种特殊,相信你,更是特殊。那这个时候要给他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学佛中,我教他们念经,我教他们打坐,到底对他们能不能有好处?我一直在思考这些问题。

在人世间,人自己是最大的试验品。生活中,每个人都通过自己认识很多东西,明白很多事情,但是从来就没有站到自己的对面去了解自己。人一直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只有痛苦或快乐,从来没有想过在经历了这些之后,到底应该怎么样去面对,或者去认识这个东西,怎么样可以阻止痛苦,怎么能够延长快乐的时间。每个人都想得到快乐,所谓的有信仰的人,他的心里也在追求一种安全感,或者对自己而言的一种快乐。但是没有信仰的人,他不是没有信仰,他追求的也是一种快乐,也是一种安全感。对有些人来讲是有了信仰才会安全,而有些人觉得有了信仰也是一种不安全,就觉得信自己是最安全。但是,我们一定要用道理、用哲理来讲到底需不需要信仰,以及在信仰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怎么去信,怎么去学。

我现在一直反复地在想,到底佛教算不算宗教,是不是一个信仰。其实佛教里面讲的很多东西,都是让一个人真正了解自己,最终得到真正的快乐。但很多人用各种方式去宏扬佛教的时候,多了很多的东西,比如说很多的佛教的咒语,或者经文,或者法器,或者形式,多了很多东西。人世间有很多很多文化,有以前的有现在的。不同的人用各种方式让人们去了解宗教,让人们去相信宗教,这个时候用了很多不同的方法。作为我来讲,我想怎么跟信佛的人讲佛法呢?我一直想用一个很不同的方式。茫茫人海中我们有缘,碰到一起,我一直在想你们应该怎么去学佛。比如接很多的法,见很多的活佛,这也是一个宗教里面的一个过程,是很好的,但是这个过程里面最不好的是:很多人不会珍惜每一位师父。他接了很多不同的教法的时候,最关键的东西他记不住,所以永远好象很盲目。因为每一个人,不要说度化众生,就说交朋友的过程中都会有自己不同的方式去认识人和接触人。很多地方都有不同的一种方式的话,这里面可能有他的很多的精华,我们应该去分析。

我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或者这个人生中很多的——你自己很多盲目的、模糊的东西我们怎么去清醒它?我们先不说活佛,成就者什么的,哪怕他是一个大学老师,他也有他的一个经验和思路。因为到了一定的时候,他才有资格跟别人讲,他有他的一个优势,他有自己认识这个世界的一些方式。那我们去学佛,我们最关键的就是要去了解佛的这种精华,就是他对世界的看法,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你们不要认为就是念经啊,磕头啊,这些当然也很重要,这个也是佛教的一部分,但是很多东西,它最关键的地方在于你要读懂,或者明白一个人的思想,你能够进入他的状态的时候,你才能够说对他有一个真正的了解。

佛教里讲的非常多的是要发菩提心,慈悲心。这些是站在一个什么角度,或者说它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它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有的时候不会慈悲、不会善良的话,反而会害了别人。你当时愤怒一点,可能不会有这个结果,可能反而因为你当时的慈悲,或者当时的一个善心而把别人害了,也有这种情况。那你说,到底什么才是智慧,应该怎么去处理?这些东西都应该从不同的一个角度去思维,就象忿怒相、寂静相这些。还有,比如说真的有天堂,有地狱吗?六道到底在哪里?一直往天上走就会碰到天堂吗?一直往地下挖能挖到地狱吗?其实不会。那么所谓的佛、智慧、慈悲,还有魔,这些东西在于哪里?人为什么会变成坏人,为什么会变成好人,为什么可以做一个很愤怒的人,为什么可以做一个很善良的人?这些东西其实在于哪里?不在于这个人的人格,而在于这个人对每一件事的认识,在于他的思维。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站的角度都不一样。虽然你们都是信佛才聚在一个房间里,因为信佛才跟一个人讲义气,但是,我跟你们讲的过程中,你们在马上理解这个问题的时候,或者你们去想的时候,你们每一个人的理解会不一样的,原因在于每一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这个世界可以说很复杂,也可以说很简单。它简单或复杂的原因就在于你站的角度,你对这个事情的认识不同。所以我想你们学了这么久——不,应该说信了这么久,不叫学,其实这里没有几个人真的可以谈得上在学佛。说句内心话,跟我在一起学了这么久的老弟子,还有新弟子,我们从认识到现在,珍贵的、传统的灌顶传法或什么,我没有怎么用过这样的方式。但是这么长时间我到底给你们讲了些什么,你们体会到了些什么?每一次我见你们的时候说的话不多,但是也不少,有很多东西我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在讲,但是你们回去真的有过分析吗?没有。我每一次见你们,真的只是想跟你们聊个天吗?不是。我讲的每一个事情——其实我这个人——我现在发现这么长时间以来,我是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我真的不在乎。我的名声,我的地位,我的身份,我不在乎,我最在乎的是我真的很希望我在人世间,在我自己的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通过自己体会到的东西,我讲给别人。我在很多事情当中把自己当成好象一个试验品一样,通过我来试验,通过我明白了,我讲给别人,我不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走一遍这个路。那我自己的经验,我给你们讲的东西,实际上我是有自己去经历过,自己去想过。我从来不喜欢讲虚的东西。其实我多学习下汉语,我可以给你们讲得很文;我多学习一下,我可以多念一些佛经给你们听。这些,打个比方,就象诗人一样,他写出来的东西,很多人会因为他的诗而被迷住,就象仓央嘉措情歌,那么出名。其实达赖喇嘛到现在第14世了,为什么六世仓央嘉措这么出名,就是因为他的诗感动了很多人。这就是文化的魅力。但是真正对人来讲,有没有必要把语言说得那么好听?我们为什么要听音乐,而且是这么多种不同的音乐?因为人的心情、追求不同。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心态都会有不同的追求,所以我们创造很多这种东西,但是真实来讲你们现在应该学习什么?你们不应该学习这些外在的东西。

什么叫修行,什么叫学佛,学佛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应该知道痛苦的来源,知道快乐的来源,知道人生到底在追求什么,到底你们在干什么,每个人为什么要追求这些东西。很多我的老弟子和新弟子都知道,我从来没有对你们要求过什么,而且甚至我会跟你们说:“一定要过好日子,不要想出家,没事,生活中修行。”我为什么老这么说?因为说实话,你们里面没有一个可以放弃世间的人,没有。没有我干嘛要求你们?难道因为我是师父,因为你们相信我,我就勉强让你出家,让你放弃?那最终痛苦的会是谁?是你们。最后你们会责怪的人是谁?是我。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有很多和尚,包括到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出家了,也有啊,但是人的缘分没到,自己的思想还没有打开的时候,勉强中,忽悠中是不行的,说得难听点就是忽悠。很多人喜欢的是一种忽悠。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宗教,不同的信仰,有的人还信仰人,都有啊,那这些原因是什么?其实有一些人他有能力给你洗脑,有些人就是喜欢被洗了脑的感觉,谁能洗我的脑我就信他。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所有的人有一个地方是一样的,哪怕再穷,再怎么样,都有人身如意宝。在这个轮回中,六道中,你得到了人身,这个时候你应该选择什么?要通过自己来明白自己,通过自己来认识六道中的种种道理,明白这些道理的精髓,比如我们应该追求什么,一个人到底应该相信什么,或者最后应该变成什么样。象以前对活佛磕头,说实话我小时候,因为家人的教育,我也磕过头,后来有一阵子我就很想不通,很后悔,我在想我为什么磕头。如果连自己这个宝贵的人身,自己心中的自尊都不懂得珍惜、尊重,那怎么能懂得去尊重别人呢?怎么可能呢?但是换句话来说,如果真的有一个人,可以让我得到人生的价值,可以让我出离轮回,可以让我解脱的话,我觉得不光可以磕头,而且可以磕一辈子。所以我就在想,磕头应该是这样一个道理。我们不要说是因为活佛而磕头,因为佛祖而磕头,应该是你明白他能教会你,你明白了他,你认识了他,你再磕。不是因为一个说法,不是因为地位——你是活佛的地位,我是凡夫的地位——所以我给你磕头。那万一不是呢?你也是人。为什么男人和男人打架,就是因为不服啊。

人总是找不着方向,说实话,我觉得到现在你们应该去学习的是什么呢?很多弟子以前问过我:“师父,我学佛从什么开始好呢?”我一直回答不上这个问题,我会说:“那你去念金刚萨垛吧。”这是我对这类问题的一个基本的回答,每一次都这样。“师父我今天皈依了,我回去做什么?”“那念金刚萨垛吧。”因为我觉得忏悔业障是最好的,因为你身上的很多业力才蒙住了你的双眼,很多东西你看不清楚。但是我现在好好地分析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其实你们觉得师父现在不怎么出来了,师父不怎么见弟子了,唉网上也没有师父的消息了,微博上也不怎么发东西了,师父是不是退出江湖了?不管弟子了?不收弟子了?不是。说实话,我有一阵子,我自己……其实你们有烦恼,我也有我的烦恼。我有一阵子真的觉得我没有任何的能力作什么师父,你们的烦恼反而给我带来了很多烦恼。你们想不通的一件事情跟我讲完了之后,我倒可以有解释,但是我回去就想不通了:“人怎么会这么想呢?这么简单的东西为什么想得那么痛苦呢?”说实话我想不通了。那我肯定要通过我自己的方式去说服自己,然后我再去想办法,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我应该怎么回答。我在想人真的是他们说的那样吗?必须那么想吗?其实我身边发生了很多的事情,经历了很多的东西,之后,现在我想,我可以作个师父了,没有问题,我一定要作个好师父。不管怎么去说,我一定要给弟子们讲一个最真实的世界,我通过自己而认识的世界,我讲给所有跟我有缘的人。因为现在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了?是不能说真实,一定要虚假,才会有市场。谁真实,马上就把你灭掉。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最关键的反而也就是——哪怕你的生命有危险——你也一定要说实话,因为人太需要了。这个社会的生活也好,或者文化也好,宗教也好,很多真的是有夸张性的东西在里面,和一种包装,用一种装饰来进行宣传。有些真正应该跟大家讲的东西,因为谁都没有找到它魅力所在的地方,所以谁都没讲;有些东西确实没有那么夸张,但他非得把它弄得很夸张,用这个来吸引人,这样的事情很多。那我在想,其实很简单,我想从自己做起,从自己的身边人做起,我就跟弟子们讲我们怎么去信佛,我们从哪儿开始学,这个是最关键的。

我在想,其实念经是我们应该传承下去的一种佛教文化,比如转经桶、经幡、唐卡,这些都是佛教文化。但我们信佛、学佛的话跟这个有关系吗?没关系。在你心里,你有一天真的打开了自己的智慧,你能看清这个世界,你能明白轮回的所有的源头的时候,那你说,所谓的唐卡也好、经幡、寺庙也好,这些东西还用来干嘛?不需要了。但是它是佛教文化,我们要让我们的后代、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对佛法生起兴趣的话,我们要把它们传承下去。没有这些东西,比如说我境界很高,我成就了,成佛了,但是我离开了这个人世,可能没人能再明白我在想什么了。我在的时候可以跟大家讲,尤其是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但如果没有文字,没有留下来的这种很完美、很漂亮的文化,佛教里面的这些精髓文化的话,别人不会了解。就象唐卡,谁能想出这么漂亮的艺术形式,谁会把佛的手印、法器、衣服、眼神表达得这么清晰?这个来自于到达这个境界的人的思想,就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出现的画面,讲出来或画出来。一个根本不了解佛教的艺术家,你让他画一个佛,或者跟他说画一幅唐卡,他会不知道怎么画,完全没有概念,连唐卡的概念都没有。所以说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思维,自己的角度很关键,从哪个角度去看,去了解。这些文化我们应该去保护、传承,但是对自己来讲,真正你要靠这些东西成佛是很难的。

以前,世界没有那么复杂,人也没有现在这么虚伪。现在,人与人之间越来越远,不敢信任,现在是谁相信人谁就吃亏。社会变成这样了我们怎么去面对?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你要分得清对错,你要知道怎么通过自己来认识世界,怎么通过自己改变周围的人,知道你学的是什么,你从什么开始去认识佛。这个是我们学佛应有的开头。我希望你们要真的学佛,就象《佛子行》里面讲的一样,他的思维角度,我们要站在那个角度去想问题,去处理这些问题。不要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了解佛。站在佛的角度,用他的思维去了解他。明白我的意思吗?

有时候,人入定的感觉、打坐的感觉会很舒服的。但是你都没有方向,你都不知道想什么的时候,打坐就是很累的事情。本来烦恼就够多的,在那儿坐下来开始想的时候就更多,所以说一定要先找到一个清净的状态,找到另外一种思维,这个很重要。你们为什么没有进步,学佛学了几年、几十年,烦恼反而挺多的,没有什么进展?因为你一直没有找到自己思想的一个角度,或者位置,问题在这儿。说起讲佛法,不要说我讲,你们随便一个人上来讲,都会讲的,谁不会说道理。说起来不难,问题是到现在还做不到,那做不到的原因就是你自己站的角度不一样,你一直用自私的心态,一直站在自己的很自私的角度去想问题,去看待社会、佛教、师父和朋友。

有很多东西我一个人在这儿讲,因为我的思路和你们的思路很不一样,我一直讲可能会讲得太远了,估计你们也不明白,也不知道我到底在说什么。我发现我脑子越来越不正常了,我相信我到四五十岁的时候会是个疯子,会越来越疯狂。我曾经有过“疯狂瑜伽士”这样的一个绰号,那个时候很小,那会儿只是自己的目标是个疯子而已,还不够疯,后来虽然越来越疯,但是疯只是行为,不是思想。现在我发现,我发自内心地疯起来了。我想我年纪越大会越疯。跟着疯子,对你们来讲可能很难理解他的思维,所以你们最好还是通过自己来讲你们的问题在哪里。刚才我跟你们说了,你们学的到底是什么?我现在很想知道你们学了这么多年,到底明白了什么,不明白什么,痛苦在哪里,为什么没进步。这些问题你们说出来,然后我用我的思维帮你们分析,这个是最好、最简单、最直接的。因为有时候我发现,其实相对来讲,我在说话或者思维上算是跟人已经很接近了。我认为现在这个时候讲佛经上的很多东西,人只是用很崇拜很尊敬的心态在接受它而已,其实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因为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思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只是说象一个崇拜者那样,就象我们很崇拜迈克尔·杰克逊的声音和他的舞蹈,但是我永远学不会,作为我来说让我去模仿他,我模仿不了。一样的。就是说很多东西,我们的崇拜、尊敬和喜欢是一回事,但是到头来对你自己有没有利,或者你能不能变成他,这是个问题。

你们认识我这么久,你们相信我什么?你们在我这里到底想学什么东西?你们老是不说,每次都是我跟你们讲一些东西,也许根本没用。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觉得我对你们最大的一些帮助就是你们心里可能很难过的时候,或者拿不准的时候,我帮你们念了念经,或者祈祷祈祷。有些真灵了,情况好了,就挺感谢我的;有时候没灵,这个事情没过去,反而你也埋怨我,我也就在那儿没办法。有些可能你想不通了跟我讲,我就说了几句,结果我其实没说清楚,但是你自己想明白了,这个也挺好的。这些可能就是我们在一起的一些好的事情。但除了这个以外,真的说什么因为在上师的带领下弟子成就,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笑话,谁都没有做到。我没有做到一个带领者,我也带不了你们,真的,你们每个人太有个性了。再说你们也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去跟我。什么叫跟随?不是天天跟在我后面叫跟随。一定要跟着我的节奏走,跟着我的思维走,大家才叫一路人。我们就象一个帮派一样,大家是一个心,才是一个帮派。如果你想你的利益我想我的,我们只是对手。所以你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问题,一定要提出来。

所以,以后你们愿意继续跟随的人,我希望要有一些进展,不然我们在这儿,我累死了,你们也很累。然后,我以前也跟你们说过,每个人的缘分不同,对有些人来说确实是有压力才会有进步的动力,谁骂他,他就爽了,谁天天让他几点钟念经,几点钟打坐,这样去要求他,他反而有进步。我做不到这样,因为我自己就是个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我怎么去定别人的时间?定不了。比方说:明天,几点几点在哪里汇合,学什么东西。我不行。今天约好一点,我两点过来已经算是有时间概念了,在我的心里真的没有什么时间概念。我可以四五天、五六天不睡觉,我也可以连续睡个十几天,跟我一起时间长的人可能都知道的,包括他们(指师父的朋友)。很多年轻人跟我拼体力,一起玩儿:“哎我们今天要玩通宵,玩到天亮怎么样。”没问题啊,然后到天亮了,他觉得通宵了,很厉害,他就倒头睡了,我是第二天还在通宵。所以,跟我在一起,时间放一边,大家可以把这个世界的时间想得很长很长,也可以把它想得很短很短,但是绝对没有24小时、12小时的概念,没有,在我的脑海里真的没有这些东西。也许一辈子一天就过了,也许一辈子真的是等很久很久,感觉是这辈子实在想结束了但就是结束不了,对有些人来讲这辈子的时间实在太长,所以只能跳楼。对有些人来讲这辈子的时间不够,花再多钱、再多精力,如果可以延长的话,他愿意去延长这个时间,这是每个人的生活、每个人的需求、每个人的追求、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和爱不一样,所以每个人心里的时间概念是不一样的。但是你们大家都是做事的人,作为你们来说有时间概念挺好的,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反正我是就这样了,也没办法。

我刚才说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每个人的追求真的不一样。关键是,我以前也说过,我跟其他一些师父的概念不一样。见我的人、相信我的人,我最大的希望是你信佛,好好地信下去,好好地学下去,这个是关键,而不是留在我身边,或者信我一个人。哪里有好师父,你应该去找。每一个人缘分不同,每一个人在师父那儿得到的答案不一样。喜欢什么样的风格、什么样的答案,都没有关系,但是关键是什么?就是戒律。然后每一个坛城,就象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样,每一个坛城都有它的规矩,除了我这里很乱以外,一般来讲别的坛城都会有自己的规矩、规定。你是日波益西的弟子,到其它坛城去,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应该在那里好好学习,学好,但是你去了别的坛城又回头了,有想法了,没有遵守别人的规矩了,又怎么样了,这个才是丢人的事。我希望在我这里认识我的人,应该是一个遵守原则的人。做人应该要配合吧,应该这么说。虽然所谓的规矩,我认为都是没有用的,弄那么多规矩干嘛,但是为了尊重他人,我们不管在哪个坛城,或是在哪个国家,应该尊重它的规矩。但作为我们来讲,作为一个追求自在、追求智慧的人来讲,其实哪儿有那么多的什么规矩、原则啊。各种的规矩、原则、风俗、习惯、文化,反而让我们一直找不到自由和自在,一直就锁在里面。但是呢,没有办法,有些时候就是应该尊重他人,那应该去配合。作为一个善良、有智慧、发菩提心的人来讲,从自己做起才是真的。你要让着他人,千万不要等别人来让你,因为别人让你很难,尤其是现在这个世界。但是,你让别人的时候不要让自己吃亏,这就是一个智慧的锻炼。你又要让别人开心、快乐,或者不要让别人受伤,但是同时,你自己也不要痛苦,你自己不要因为这个事情而产生不愉快。

我们上了十几、二十年学,是为了什么?很简单,为了能够了解更多的东西,为了锻炼自己的思维,为了让自己表达思想、组织思想的能力更好一点。所谓学习文化、学习这些东西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就是组织思想的能力强一些,不然有些想法没法表达出来。所以这是学习语言、文化的一些优势。那我们花这么长时间去学习这些东西,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希望自己能够智慧一点,聪明一点,在生活中通过这个能够吃得好一点,穿得暖一点。那可能在达到这些目的之后还想有点地位,然后达到这些之后又想怎么样,但是你一定要记住的一点是:我们的生命是有限的。在人间流传着很多佛菩萨的故事,但是真要说哪个(佛菩萨在人间时的肉身)没死,也没有,好象这些佛菩萨也许存在,但是他们已经不是人了是肯定的。那不是人的话,不管存在的是他的灵魂、他的思想,还是他所谓的什么法身、报身,不管是什么,反正不是人了。人的生命早晚是要结束的,那你不要给自己制订太多太多没有用的计划来送走自己的生命。在自己的生命中,除了把需要的一些事情完成之后,最关键的是,这个人身不知道还能获得多少次,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来世,只要这一世我们相信有自己的存在,有自我,你就要好好地认识一下活着的意义,认识一下最后自己到底应该怎么面对死亡,怎么更有意义地去做一个人,也就是人身的意义是什么。

有人可能会有怀疑(佛的存在),佛在不在我们先不谈了,谁也没有见过,但是佛的智慧和境界我们是看得到的。仅是从文化、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去看的话,佛教也绝对是顶尖的艺术。那从一个商人、赚钱的角度来讲,《当和尚遇到钻石》那本书你们看过吧?他就是金刚经读多了,然后研究钻石了。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讲,它都是顶尖的,我们干嘛不去学它呢?佛祖最后有追求金钱、地位吗?没有,因为最后不要这些了,没有任何东西。一切都是空是什么?为什么说都是虚空和天空一样的?为什么会是空的呢?难道成佛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吗?不是。这就是我刚才跟你们讲的,看所有东西的时候的认识和角度不同,所以他跟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不一样。不同境界的人,他有自己不同的看法。这个话题就讲到这儿,再往下讲就越来越深了。有些话讲了没有用,讲了你们也不明白,我也破戒。为什么要有戒律?为什么修大圆满前要先修五加行?很简单,很好的一个东西要装进一个容器里,主要是看这个东西适不适合装进去。不适合,那可能需要很多更改,需要很多的技术去把它改造成很合适。有些是天生就挺好,什么都不用动,直接放就可以,也有这种,这个是巧合或者是缘分。

还有一个,我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我也想跟你们讲。我以前没觉得哪个文化很深厚,但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汉文化真的很厉害,真的博大精深,我越了解越觉得深。作为藏传佛教的一位上师、一个活佛来讲,我觉得最可惜的是藏传佛教确实有很多了不起的上师,但是说实话到汉地来讲课,实在是有问题,因为不能融和。思维不同、生活不同、习惯不同、文化不同的话,讲出来的东西就好象是我们看国外的电影一样,他们觉得很搞笑的一件事情翻译过来我们觉得不搞笑,是吧,那些国外的大片,翻译过来加上配音的时候就感觉怪怪的,再听不懂也想看原声的,就觉得舒服多了。就是到一个民族去宏扬文化或讲一个东西的时候,首先你一定要融和到他们的生活里,一定要了解他们的文化和习惯。不然的话,有些东西他们可能无法去接受。就象现在,我看到在汉地,说实话,有些师父我觉得:哎,那个师父挺假的啊,不咋地啊。结果呢有很多很多人喜欢。我觉得“咦那个师父挺好的,挺真实的”,结果呢,好多人反感,或者对他有不满。这个就是因为文化的差异,或者接受的东西不一样。有些挺好的东西,但是他就不喜欢。就象我们觉得糌粑好吃,结果到汉地来,好多人都:哎哟这什么味道啊。南方人喜欢吃臭豆腐,我有一次去慈溪,他们上了一桌菜,也有那个臭豆腐,结果呢,那天我不知道那个是臭豆腐,有个东西很臭但我没想到是这个,一吃,让我几天没吃进东西去,因为吃什么都觉得有这个味道,特别难受。这就是一个习惯的问题,最重要的是首先要能够跟他们融和在一起。

现在成都很搞笑,成都汉族女孩追藏族男孩的挺多,藏族男孩追汉族女孩的也很多,在一起处朋友的很多,结果没有几个可以成的,原因就是文化差异太大,两个人就觉得不好。其实也不是因为什么东西不好,所有的习惯都不同的时候就没办法在一起过日子了。藏族对爱情有它的看法,而汉族因为它的生活、发展和变化,对爱情也有它的看法,结果思维不同就打架了,两人没办法在一起。所以我觉得对文化的了解是最重要、最关键的。

现在咱们再说回来。刚才说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我刚来汉地的时候,从大家的口中听到了“活佛”这两个字,“你是活佛?”“哎是。”“活佛好!”“哎好。”刚开始就是这样的,我就觉得这是对我们转世者的一种称呼。后来我慢慢发现不对,大家太高看了,转世者就是转世者,他就是化身,哪儿是什么佛,就是还不能说成是什么佛。在一个人的教养中,你们尊重别人是没问题的,但是把他看成“活佛”,看成神一样的时候,你们一定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太冲动。因为这两个字而你把他当成佛,将来可能会让你离佛很远很远,甚至几辈子都遇不见佛的一件事会发生在你身上,你说可不可怕。我们学佛、信佛,就算不能往前走,也千万不要往后退,一退就完蛋了。什么叫破金刚戒,然后下什么地狱,其实什么是地狱?是什么样的痛苦?这个就是说机会不会每次都有的,好的机会要把握的时候,你自己的心里一定要有个分寸,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真正有智慧的人,不要说这些转世者——其实我认为转世者在哪里都有,不只在藏族,更不只在佛教里,其它宗教里也有转世者。现在有很多无法用任何词语来形容的人,非要形容的话只能说精彩,说不定他就是转世者,他有很多的前世的记忆在脑子里,那他就是转世者。如果他生在藏区,是藏族人,穿个喇嘛的衣服,然后再回到几个信佛的很迷信的人眼前,他就是佛了。那如果真的去了解的话,早晚会不会出事?会出事。我认为大家崇拜归崇拜,现实归现实,一定不要过度地、夸张性地欺骗自己。人与人之间有智慧上的差距是肯定的。转世者有没有?有!不是因为我是转世者我才这样说。

说实话,作为我自己来讲,我有过怀疑自己:“我到底是不是转世者啊?我是不是活佛啊?我哪儿象个活佛啊?”我也想玩,我不想要这个名字,我觉得有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反而太痛苦了。说实话如果我没有活佛这个地位、这个名字和这个认证的话,我照样会活得很好,我做任何事情,我相信我去学习,我都可以做得很好,我不用光靠这个名字去化缘,用这个来吃饭,我可以通过其它的事情来赚钱,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奋斗,没问题。但是有的时候觉得:“哎,到底认证我是活佛负不负责啊?我到底是不是啊?”说实话,有的时候,我确实跟常人不同。有与常人不同的一些记忆,有与常人不同的一些前世的印象。不是我自己夸自己,我小的时候,包括认证我的时候——我刚会说话,他们就开始问我这个问我那个,我对前世有很多的记忆——后来自己也确实会有很多不同的预感,包括自己身边会出问题啊,谁会出问题啊,哪个家里会发生一些事情啊,我觉得今年可能会出什么事……有的时候真的会有很大的这种反应。还有就是对自己的前世,包括我碰到自己前世的家人,现在有些还健在,看到他们的时候我真的有印象。我前世的亲弟弟现在还在,我上次见他,真的觉得很长时间不见的那种感觉。他也有。他闭着眼睛在我身边听我讲话的时候,他说:“说实话,我就觉得你一点都没变,就是以前的那个性格,就是以前的那个思维。”

(师父朋友去上厕所,师父开玩笑然后提到环境问题)中国现在说保护环境,其实不是因为它对保护环境有多好的意识,而是逼到这份上,不保护实在不行了。人都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清醒自己,何必把自己逼到这份上。中国人早一点有这种意识的话,也不用到这个地步。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一不小心就走到绝路。

接刚才的话题,所以我认为,人与人之间,真的是有很多这样的事,不服是不行的。我们也应该面对现实,我们应该尊重这些有智慧的人,这些艺术家,这些科学家,这些哲学家,我们都应该尊重,应该把他们当成老师、榜样去学习,这个是很重要的。你可以不服人,但你不能不讲道理。人家分明比你强,你一直不服,这个是不讲道理了,这个就是对自己来说有一个很好的机会,但自己不会把握,就为一口气,你就输了。分明知道打不过,你非要打,那不是把自己送到绝路上嘛,肯定会死嘛。有很好的机会的时候,一定要把握住,应该服的人,我们要服。所以对“活佛”,我认为应该这样去认识,应该用这样的心态去接触。

我现在过的是非常非常非常普通的生活,在一个非常普通的位置去认识这个世界,这些年来,经历了很多很多的风雨。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在学习,一直在想,怎么从一个特别的身份,到一个很正常、很普通的位置跟大家接触、相处和认识。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工作,面对了很多的事情。

我明天就走了,我会尽快再过来,跟大家好好地讲,然后把我们的网站做起来,在上面多写写东西,这方面你们也要帮我。其实弘扬佛法、帮助众生,不应该光推到我身上,应该是大家一起的,因为众生不是我一个人的亲人,你们要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我可以牺牲自己去配合你们,大家共同去帮助。我现在很想说这些事情。以前我会想话说得太轻了听众是不是会当耳边风就过了,太重了可能会伤到大家或得罪了谁,我就一直不知道怎么去说,但是现在我很想去说这些东西。今年我闭了四个月的关,你们知道吧?(大家回答不知道)真不知道啊?我真的闭关了四个月,在哪里知道吗?很殊胜的地方,叫……(师父朋友叫师父别说)他叫我别说,我一定要说,我什么事都要说,而且不光说给你们听,我还要说给世界听。在成都,郫县,全国第二大看守所。真的,在监狱里呆了四个月。(大家问为什么呀?)没事找事呗。(大家笑)真的真的。我现在真的觉得,我不光是个师父,还是个经历过风雨的男人。(大家大笑)经过了这些之后真的觉得挺好的。有些人可能会反感,觉得这个人怎么这样,但是我自己很高兴,我觉得经历了这些之后真的不一样,心态不一样。这次我终于有个很安静的时间,不是因为不理谁,也不是因为我不管事情,而是没有办法,有很好的借口——他们不让我出去。说实话,我现在日常生活中,平时的话,哪怕关机一天,都会有好多人说你不理我啊,你不管……上到领导、师父、活佛,下到一般朋友,都要说我,怪罪我,我每天都要跑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忙很多事情。那这个时间正好,谁也没话说。出来之后,大家都:“你辛苦。”四个月来我一个人一直在里面分析了很多东西,总结了之前我所有的经历,我想的是你们所有人跟我问过的问题,我都好好地整理了一遍。整理完了之后发现,你们问的那些其实不是什么问题,开玩笑哈。我在想,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才能不让你们去想这么简单、这么无聊的东西而让你们自己痛苦。我在想通过什么办法能让你们天天想的东西是有用的,这些没有用的东西怎么样才能在你们的脑海里驱除、消除。想了很多。想到最后,我的结论是:没办法。(大家笑)因为这个还是要靠你们自己去掉,我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可以直接把你们的问题拿走。科学现在虽然很发达,但大脑还不能换,(大家笑)所以这个没有办法,只有通过你们自己。但是我在想的是用什么一个方式跟大家讲。我发现,其实现在全世界剩下的最善良的人就是这些有信仰的人,尤其是这些比较好的这种宗教的信仰,比如说佛教。基督教还可以吧,虽然说基督教其实挺自私的。佛教也是,小乘佛教行人也是挺自私的,大乘佛教的弟子虽然很自私,但是他们知道不应该自私。(大家笑)这个是比较好的一点,一个希望。所以我在想怎么跟大家讲。

我以前每次看到你们,说实话我很紧张,我比你们紧张很多,因为我会想“唉呀怎么办呢,怎么去跟他们讲。”有些问题问完了之后我不回答,我就怕你们瞧不起我,觉得回答不了你的问题。但是回答完了之后我很后悔,因为其实这个东西不应该回答你们,应该让你们自己想通。因为这些东西确实是你想出来的,不是什么问题。比如说很多弟子想问的很多问题,在于你自己的心里想多了,或者说是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你自己造出了这种问题,这种痛苦。其实解决所有问题的最好办法,就在于你们的思维,你们考虑事情和理解事情的思维改一下,通过这个,你用完全不同的一种思维去了解事情的时候,你的很多问题自然就解开了。你永远处在你自己现在的这种心态上,这些问题永远都是反反复复的,你控制不住自己的。

人的心里至少有两个你自己。你在问自己问题的时候,在跟自己吵架的时候,在跟自己分析事情的时候,其实内心里另外一个你……不管你自己有没有文化,有没有素质,把你内心里另外的那个你,把它看成是善良的,让它作为你的老师。明白我的意思吗?因为自私的你在你内心的时候,你会做很多不好的事情,一定要有一个无私的你,这样会有办法改变你自己的思想,改变你的追求,最后改变你的境界。人难免跟自己吵架,没有办法。人一直在说学习,成佛,找这个老师,找那个老师,但是最终你一直在交流、一直在考虑的东西是在你内心里的另外一个你,一直是你们俩个在吵架。因为它而感到不幸福,因为它而得到快乐,很多都是因为它而决定的,所以改变它的思想。就这么说嘛,这是一个比喻,或者说是一个方式,不是说真的有两个你。就是我给你们点一下,但是能不能点开就看你们自己了。点一下的意思是你应该用什么思维,从哪里开始改变。那我就给你们说到这儿了,你自己回去慢慢琢磨去吧。

你们信佛到现在以来的优势在哪里,你们知道吗?最大的进步在哪里知道吗?在你们的坚持,到现在坚持下来了。我不是贬低你们啊,是实话。我如果说你们真象成就者,这个绝对是吹牛,是骗你们。我不能骗你们。说实话,你们最不容易的,或者最大的进步,每一次最大的进步就是你们坚持到今天。

我下次过来想把我自己的一些经历、经验、对人的看法好好地总结一下。我现在真的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在人间过一个神的生活我觉得很没有意思,很没有成就感,在人间能过好人的生活,从人的生活中找到神的生活,这个挺好的。是吧?你们觉得呢?就象对凡夫来讲,什么时候能得到神,或者佛的这种境界、生活,这是你们的追求。作为我来讲,我不是神,也不是佛,但是对于可以身处那种生活的人来讲,能过凡夫的生活,也是一种成就,是自己的一种坚持……也不能叫坚持,这个应该叫——挑战。虽然我的汉语和汉字没什么大进步,但是我对汉文化的了解有了很多进步,我一直在学习,我出来之后对藏族文化和佛教的东西学的不多,我一直在学习汉文化和了解汉地的生活。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很骄傲,生在中国这样一个好地方,有这么丰富的文化可以吸引我们,可以让我们得到很多不同的养分。

现在轮到你们了,你们问问题吧,说说聊聊,求你们了,给我一个挑战自我的机会(上师笑)。

弟子:我刚开始的时候,对佛教什么都不懂,是别人拉我来见您的,我来的时候也没想着皈依,见了您就觉得特别开心,我形容不出来那种感觉,反正就是觉得开心,然后就皈依了。现在皈依两年了,我好多朋友见到我就问:“啊你学佛的,那你在学什么呢?”我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神话中的那种佛,我更多地是把佛学当成一种文化,或者一种心理学,我觉得我学会了好多自我安慰的方式,我以前想不通的很多问题都可以通过佛教给自己一个答案,一个解释。所以每次见您,要问什么问题,其实我自己都能想出答案,我觉得问出来也挺没有意义的。第一次见您让我进了佛法的大门,但是这两年我也不清楚自己在学什么。今年对我来说其实是挺难过的一年,我觉得您这次来的这个时间简直是踩着我的心点上来的,包括您刚刚讲的这些话。我突然之间一下子就清楚了,我的每一个问题您全都给我回答了,我突然间明白我学佛可能是学的一种智慧。以前我不知道,以前就觉得人要善良,学佛的人一定要善良,但你有的时候会发现你付出去的善良并没有得到多少回应,别人并没有很理解你或很认可你。你有的时候会反问自己:作一个好人有什么用?就是你在社会上作一个好人不能生存。我特别愿意相信别人,但是现在人心不古,好多你相信的东西,最后你发现别人是骗你或是人家就是说说应付应付你,然后就搞得你挺伤心,觉得进一步受到了伤害。所以我觉得有的时候我们问的问题并不是要一个答案,因为答案其实我们早已经有了,我们问的过程可能是想从您这儿得到一个信心,来肯定我们的坚持。我还想更多地从您这儿学到一些智慧,而不是说光对别人好,我希望能辨明这个人到底哪样是真哪样是假,我想学这些东西。

上师:人就是这样的,有的时候给他一记耳光再去亲一下他,他会很感谢你,很高兴。有的时候真的是这样。光是天天哄他,天天安慰他,他反而不感激。开玩笑的,不一定,不一定,方式有很多种。你们说得对,很好,我很高兴你这样去想,我希望有更多的弟子也这样去思考,这个思维方式是对的,确实应该去追求智慧,而且确实有很多问题是自己可以解决的。我很多弟子问我的问题,我最希望的是大家有机会见面,一起聊的时候,该说的,该谈的,我们好好谈谈,而平时日常生活中的很多问题,我希望弟子们自己能够想明白,因为这是一个锻炼。

你刚才说你在的圈子里有这样的现象,其实现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圈子是不乱的,因为人心就很乱,现在的人真的很乱。现在不管哪个圈子,人与人之间就两个字:利用,几乎都是这样,没有一件事是不求任何回报的。现在所谓的善良,你看象一些公益活动,或者什么慈善基金,象这些是善事吧?但是都是有目的性的,都是有回报的,没有回报是不做的。哪怕是做一件善事,我也必须先不让自己吃亏。这个也不是说不可以,但是如果行善过于追求回报的话,总有一天,就象刚才你说的,人心里会觉得做善事好象没什么意思,干嘛要做个好人,会出现这个问题。因为总觉得好象没有真正的好人,而且没有人真正相信有好人,或者不把好人当好人。所以我们学习佛的智慧、境界和他的思维真的很重要。学会了,简单来说,我先不说成佛是什么感觉,这个说也说不清楚,离得太远,但是最起码,你真正学到了佛的智慧的时候,你不用去求任何东西,而所有的东西自然都在。真正做到最善良的时候,反而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让自己吃亏、让自己难受。为什么我们现在做点善事还会难受呢?其实不在于他,在于你自己。第一,很多地方你不够智慧,第二,你内心里的这种我执,使得很多东西你没有放下,也没有看明白。人一定要有自信,但是不能自私。人一定要坚强,一定要有自己的思想,但是不能有傲慢。人一定要有突破力,一定要有降伏力,但是不能有嗔恨心。那你说怎么办?很难的,没有那么简单。贪嗔痴慢疑不能有,但是自己的思想、让别人折服、摄受力,有很多东西都是需要的,那你说,很多是不是都很矛盾呢?这些应该去分析和学习,通过自己的智慧去分辨。只要你们能够想到这一方面就好,有一天想不通、想不开了,就轮到我发话了。但是你们都没有这个意识,完全连个方向都不知道,你就坐在这儿:“哎师父好!”一直是这样的话,我不知道从哪儿跟你说起。很多很多时候,我也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但是现在的人不管听到多好的道理,很容易变成耳边风,因为太没有定力了,人一直是在飘着的。现在的人,尤其是这个时代,没有一点平静的心态。人要想容下很多东西和真正学习很多知识、懂很多道理,最关键在于要有一颗宽敞的心,不然好多东西装不进去,你的心已经满了。

弟子:师父,有个问题问一下,台湾的星云大师说过,对于谁是佛,他说:你问我谁是佛,你就是佛,我就是佛,大家都是佛。但是为什么你没有成为佛呢,是因为你不敢担当,不敢去做,不敢按照佛的要求来指导自己的言和行。我想是不是可能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很多人没有进步的原因,是不是跟大家不太敢担当,不太敢按照佛的要求来做有关。

上师:对。很多人也不是不敢去做,而是做不到。我发现其实很多道理都是不用讲的,是多余的,反而不如跟大家讲一个技巧,怎么去转变,这个是关键。所以有文化的人还是好,虽然学的不是佛教文化,但是你有个文化底蕴的话,很多东西很容易就能接受。但是,理解归理解,做归做,你做不到的话,再理解也没有用。刚才你说得对,本来释迦牟尼佛也说过:人就是未来的佛,所有的人都是佛。但是目前佛与人之间的区别在于哪里?简单说就是在于思维,很多方面的认识不同。总的来讲,只要走对就可以。成佛说难非常难,它是没有时间的。我之前在说时间概念的时候,大家也许明白,也许没有明白,我其实说的就是人和佛之间对时间的看法,没有什么12小时、24小时的概念,也许就是弹指一瞬间,也许是几千世、几万世,它没有一个时间概念。关键在于哪里?就是在于你的一念之间。人所谓的善良、成佛、智慧,都在于一念之间,不在于形式,不是说天天念佛,念着念着有一天突然就怎么了。人为什么要念经,为什么要出家,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形式,我自己认为就是一种提醒。既然你剃了头,既然你穿了僧服,既然你天天念经,你好不好意思杀生?你好不好意思去泡妞?你好不好意思去喝酒?不好意思了吧,因为你已经剃了头,你已经穿了这身衣服,没有借口去做这些事情,那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一个约束自己的方式。但是最后能不能成为一个成就者,还是要看你一念之间能不能打开自己的智慧,不是说当和尚就能成佛,和尚入地狱的太多了。

现在藏区有些微信群里特别火的一个话题就是男女平等,很多女孩子在争这个,因为藏族不怎么平等,相对来说女人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大家都在讲这个话题。但实际上这个不是讨论就能有结果的,而是在于每个人心里的尊重。有些人眼里可能几百年前就已经平等了,有些人眼里可能几百年以后还是不平等。这个在于每个人心里对这件事的认可,不是说你非得讲个什么东西出来他就能够认可。这个世界没有变过,变的是人心,每天都在变化。两百年前,或者几十年前,中国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不是中国变了,而是现实中人的思想和习惯变了,他的需求和创造的东西变了,世界看起来就变了。每个人的心每天都是不一样的。

弟子:师父,刚才您说站在佛的立场去思考,我觉得这句话很重要,但是我觉得这个不好理解。能有那个高度不就成佛了吗,那怎么站到佛的高度呢?

上师:你做到了,你就成佛了,但是没有做到,你就往这个方向去走,就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每个人要知道应该怎么去做,学佛应该学什么。不是说你站在佛的角度你就是佛了,不是,只是说你站在他的角度去做,现在就是锻炼自己和学习的一个过程。你肯定不可能一站在他的角度就变成跟他一样,因为你自己还有很多贪嗔痴慢疑,这些是一直在你心里的。我只是说站在佛的角度的时候,你会比以前好很多,很多东西会想得更明白,看得更开一些。其实人找的是一种理由,或者一种借口,一种解释。站在佛的立场去对待事情,我觉得这是学佛人应该学习的一个路程,应该从这个角度前进,但是只有在你做到的那一天你才算成功了。你连这个角度都不去尝试,觉得我就是个凡夫的角度,我是我,佛是佛,佛距离我很远,这样的话你们永远是有隔阂的。两个相爱的人,彼此理解和尊重才能在一起。如果一直是我站在我的角度,你站在你的角度,一直是这么自私的话,那两人可能过不了多久。什么叫融和,一定要学会换位思考。

弟子:站在佛的角度,那不就是有点伪善的感觉了嘛。没到他的角度,站在他的角度去想……

上师:不会,这不是伪善。其实内心里哪怕这一次就是在装也好,因为自己确实是做不到,但是从这个角度去看事情,哪怕感觉是装也无所谓。这不是内心里你想欺骗别人的装,不是有那种害人的不好的心态,而是你的目标,你的希望,只要没有坏心。做任何事情,关键在于你的发心,而不在于你到一个什么程度。你把站在佛的角度看事情当成了一样很玄的东西,其实在佛的角度来说是很细腻的,你要去了解。我们先不说佛的角度吧,你对佛不了解,也没有概念,那不说了,先这么讲吧:你站在一个平等的、众生母亲的角度去看,那在母亲的心里,我的儿子今天发火了,因为他心情不好,那你会跟他对打吗?还是先让让,等他气消了再跟他聊一下?还是直接跟他吵架?很多东西就是用这样的一种思维来讲的。明白我的意思吗?先不跟你讲佛的角度,也许这个在你脑海里是一种很梦幻的东西。每个人心里认为的标准的佛是不一样的,到了一定境界你才会明白应该是怎样。现在可能有点象盲人,你早晚会拨云见日,只是眼下光芒没有进到你的眼睛里。其实你实际上就是佛,佛并不是多遥远的事,但是你现在离佛很远的原因在于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是很虚的,你没有看清楚,是一种想象,就象盲人想象这个世界的样子,可能都是听说,没有真实地看到。也许他会把它想象得很美,也许没办法把它想得很美,因为他没见过。只有他能看到了,他才能把真实的世界形容出来。

我刚才一直在讲,作为学佛人,你们要先弄清楚为什么要信佛,要不要信,那要信的话你肯定要去学,一定要做到。比如你喜欢弹吉它,那你肯定要学会才能弹,学的过程中不能怕累,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很多问题和想不通的地方,但是只要你想有所成就,你肯定要去面对一些东西,去了解、去学习,这些都是难免的。有些人信佛,就是求佛保平安、多多发财、早生贵子,什么都在求,但是灵或不灵,都有可能。有时候狗牙当佛牙也会很灵,有时候佛牙可能也没有灵气。这个世界其实很神化,很科幻,只是人们习惯了而已。说神如何神,其实人也很神啊,很多生活是你已经习惯了是这样,所以你觉得很正常。如果有一个从其它星球来的生物,那可能看人也就是神。很多东西是很难以想象的。

弟子:师父我皈依您好多年了,我原来特别喜欢跟别人较劲,就是在是或非这类问题上,我现在还是这样,但是我觉得我并不是没有进步。以前比如有人开车别我,或者在餐馆有人抽烟的话,我会非常生气,我觉得好象我心里一个什么东西被侵犯了。现在我可能不会很生气,但我还是会去管。前几天我在餐馆里,旁边有人抽烟,我过去对他说:“你必须把烟掐掉!”他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你抽的烟吸到我的鼻子里了,另外你们在这儿抽烟是在挑战所有不抽烟的人。包括路上开车,所有人都在排队,你一个人加塞儿,你不是别了我一辆车,你是对我后面所有遵守规矩的车的一种挑战。我觉得我们学佛人确实要善良,要对别人好,不过这种事情上,我觉得我的发心也不是要害他,他做得不对,你要帮他去改。

上师:我插一句啊,该打的人,可以打他,但是什么叫智慧,就是你打了他之后,他即使不会马上,也会过一阵子感谢你,因为你打他打出了道理,他真的觉得是认识了自己。骂别人也一样。谁说学佛的人全是吃亏?那不是傻子啊!很多地方要会处理。但是你一定要学会的智慧就是:你觉得不对的东西,你可以去说,说完之后,这个人也能够明白,这个是最关键的。你把别人打了,他恨你一辈子,最后反而自己后悔,这就是你的不对。第一,永远不能做任何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要有原因,这个是第一。第二,一定要让别人有一天会明白,他会很感激你,那说明你做的是对的。自己后悔的事情,是一个错误;别人恨你一辈子的事情,也是错误,跟什么打人骂人没有关系。语言嘛,说一些脏话还是好话有什么区别?其实没有,你能表达自己的东西才是关键。你用脏话表达一种善意,也可以啊,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没什么问题。难听话不一定会得罪人,得罪人的是你的目的,或心态。就象很多脏话,本来是骂人的,但是关系很好的哥们之间说了反而是一种亲密。一个道理。其实很多东西不在于形式,不在于这些词汇还是什么,在于这个事情最终的一个结果。

弟子:师父,那是不是说即使你发心是好的,但如果你没有这个智慧,不能帮别人去改正这个错误,那这件事最好还是不要去做。

上师:对。

弟子:我一直觉得改一个人的想法不如去改一个人的行为,因为很难在短短的时间内,比如30秒或一分钟去改别人的思想。象我管的这些人,在我看来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去管他们,但是这些人现在是感谢我的,而且他们觉得自己现在过的比以前强。象在路上乱加塞的这些人呢,我觉得是这样:我如果不给他们一个教训的话,他永远不知道还有人觉得他不对。这种情况我也不管么?

上师:我跟你讲,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教训这种人的人有很多,肯定有好多人会这样,但是我觉得,只要你无法解开他思想上的问题,帮不了他的话,最好还是忍,因为有后果。很多情况下,很小的一件事情很容易变得很大,而再大的事情其实说起来并不会很大,也许很简单就处理了。这个永远是这样的。事情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很简单了,解决起来很简单就能结束了,但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容易出很大很大的问题,这个一定要记在心里。大到一定的程度它没法再大了,只能变小,就象气球一样,吹吹吹,吹到最后肯定是爆炸,这个说都不用说,但是它很小还没吹的时候确实可以慢慢吹得很大。所以人要善良,慈悲,第一,你要保证自己的忍辱。还有一方面是,你要站在别人的角度。就象开车的人讨厌过马路的人,总是不让,过马路的人恨开车的人,不同的两个角度,肯定会有不同的原因和理由。有些人在公共场合抽烟、插队这种不好的行为,可能会让很多人讨厌,但是站在这个人的角度想,可能有他的原因。为什么说我们要学大乘佛教,它为什么可以成佛,厉害在哪里?小乘佛教都是罗汉,大乘佛教为什么能成佛?因为最后最厉害的就是大度,把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当成是自己的儿女。有些人确实很欠揍,而且有人揍他一顿他才能知道天高地厚,但是,欠揍的人,不一定就是欠你的揍,也许你打他没用的,有人打他有用。失败的人肯定会有,但是不一定在你手上失败,要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一直在跟你们说要了解自己,要认识自己。人很多的痛苦来自哪里,就是不认识自己,根本不知道适不适合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属于自己的,或者这个是不是对自己最好的,不会选择,因为你不了解自己。你都不认识自己,你怎么可能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