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杭千里拜师记

熊熊005

你为了什么寻求上师?你为什么寻求某位特定的上师?你为什么只要一位上师?你为什么要很多上师?


正在想怎么写这篇千里寻师记前,看到宗萨钦哲仁波切的一篇开示中的这一连串问号,我不禁愣了一下,嗯,该检查一下自己的发心了。


然后我停下来思考这个问题并一点点回答:我需要通过修行来解脱,来提升这一世生命层次,通过累世的不断提升来最终证悟,可是我不断地闻思修,并提炼出自己领悟的关于生活中和修法的修行方式,我也迷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正确的道上,我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尊者来拨乱反正,为正在黑暗中摸索的我点亮一盏指路明灯,所以我寻找这样的上师,并且这样的上师只要他是足够经验丰富和慈悲的,那么一位就足够了。所以寻找日波益西上师不是因为上师年轻帅气,不是因为上师歌唱得好,不是因为上师神通强大,而是从弟子见闻和各种逻辑观察判断而确认的上师的慈悲和成就。所以之前看到许多诽谤上师和龙称法王的帖子,都就一笑而过了。


呵呵,检视过自己的发心后放心地开始写下面的拜师记了。


时间:1月19日 14:39分之后……地点:深圳 办公室里


接到八吉祥师兄(在这里感谢声音甜美的八吉祥师兄,可惜后来没见到)的短信是下午2点半,不巧的是那个周六,部门一、两百号人轮值一次的班正轮到我,要值班到晚上7点半,正焦头烂额地写值班检测点的报告,乍一看短信说上师周日到杭,还以为是下周,开始兴奋并且上携程查下周的票,已经到最后一步,忽然想不对,师兄说没能及早通知很抱歉,这已经挺提早了,再按开短信看,晕倒,是明天!!赶紧又开始查票,当天晚上的票已经没有了,况且当天晚上走貌似不可能了,我还没值完班,还要回家收拾行李,于是开始犹豫,天,难道这个周末要毁了?周六忙一天,周日还要奔波~~~转念又想,想见上师想了大半年,这么个近在咫尺的机会难道就白白错过了,于是又开始搜索周日最早和最迟的航班,可是每每单下到最后一步招行借记卡付款时就出问题,然后就先放着不管,接着值班巡查,这样反复操作到6、7点了还没订下票来,再一次查询时,发现最早的两趟航班居然无法预订了,这样一来不但在杭的时间缩短了2个小时,票价还上涨了200,彻底崩溃,不过这反而刺激坚定了我一定要订到票的决心,后来索性打携程的热线,才知道招行正好是周五周六两天系统维护,所以银行卡不能使用(==无语,这么巧),后来只能选择人工送票了,人工送票的时间定在七点半到八点间,到7点半时我开始异常忙碌,一是写值班总结日志,并要在规定的半小时内发送及签退;一是淘宝上挂的闲置物品有人一直在问些专业问题;一是找人在香港代购的物品约定晚上7点半后去取;一还担心送机票的人来要跟他去银行取钱拿票……正在忙乱时,约定拿货的香港卖家突然电话来说今天不行,能不能下周,我欣然同意了;送机票的大哥又电话来,我一看这样日志来不及在规定时间完成了,赶紧指使一旁的男朋友帮忙取钱拿机票(从头到尾他居然从没问我干嘛订机票去杭州),最后所有的事情在8点前居然都顺利地搞定了!!


时间:1月20日6:55……地点:深圳


一晚没睡好,早早地醒过来,等闹钟响,起床,开始后悔时间掐的不好,所以早饭也没吃就飞奔向车站。搭到车,到机场时时间还比较合适,8:55的航班,8:20赶到了。凭以往乘机经验习惯性奔向B候机楼,觉得还早,就磨叽着买早饭,排队取钱,然后随便找个队排(没有意识到要按规定的航班窗口排)排了两个队开始感觉不对劲,于是找了位工作人员问,这个票该在哪里排队,那位姐姐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没把我吓晕:“啊,你肯定搭不上了,这是南航的,在A登机楼,现在都8:30了”==!!……狂汗,这下心理开始着急了,心理马上开始默念:喇嘛钦诺、喇嘛钦诺……并且飞奔过去,心想:“谁说赶不上,一定赶得上,肯定赶得上,不会这么倒霉吧,赶不上票能不能改签……”,一阵气喘到南航的换票处,一看一溜人在排队,好家伙,少说也是十多号人了,等排到我估计飞机都飞了,本来俺一向是非常遵守公共秩序的人,这下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了,赶紧冲到最前面说我赶8:55的飞机!!能不能让我先!!非常感谢。还好,大哥人非常非常好。这一关闯过了。来到安检处,又是十几二十号人在排队!!我又故技重使,这回是个北方大汉,看了看表:“几点的?8:55的,我的还是8点50的呢,你还赶……”(后面省略若干不记得的话)于是悻悻地找人比较少的队伍乖乖地排上……终于等到我了,哈哈,应该误不了了,贴身检查后,机场大姐抓着我随时的挎包问这是你的吗?我说是,她说要检查下,我很爽快地说好,结果她掏出来一件东西来后,我就傻眼了,这下坏了。那是我用金黄色的哈达包好的准备献给师父的普巴金刚降魔杵,很重的有尖头的那种金属法器,这种玩意要过安检,确实难度比较大,我都忘了包里放着它。


大姐问这是什么?我有点懵了,因为不知道说法器大姐能不能明白,结果她接下来又问,这是法器吗?哈哈,碰上一个懂行的,我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赶紧说是啊是啊。她摸了摸金刚杵的尖头,犹豫着这玩意能不能带上飞机,“你等等”,“队长!队长!……”大姐开始用对讲机呼叫队长了~,我焦急的看着表;8点43了!!“对不起,我赶55的飞机,来不及了要”……“你等等,一会就好”……队长2分钟都没应答,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越来越着急,“要不这样,扣在您这,我回来时联系您拿,您留个联系方式好不好”我只能出此下策了,正在这节骨眼上,队长终于出现了,接过法器看了看,也摸了摸尖头,又上下打量了我,大概看我长得挺老实,就交代了一句“在飞机上千万不能拿出来啊!”我一看事情终于有转机了,猛的点头答应到:“一定不拿出来,一定不拿出来,谢谢啊!”收好东西,我激动地飞奔到登机口……哈哈,终于登上飞机了!


开始电话联系八吉祥师兄(上飞机前都一直不知道上师下榻处的详细地址,这也是我第一次去杭州),师兄正忙,于是答应挂电话后将地址发短信给我。我上飞机后大概过了3分钟,飞机关舱了……后来想,这种殊胜的事情不能太容易,经历了些波折见到上师,才会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


时间:1月20日 10:55分左右……地点:杭州


抵杭时,天下着雨,因为不熟悉,折腾到1点多才到上师的住处,但路上也碰到了很多的好心人,有些感慨杭州人民不错啊(师父加持!)。


开门时,地上一片的鞋,师兄们都席地而坐在地上,上师窝在厚厚的红黄袍中,庄严地坐在一个大藤椅上,我找了个位置坐下,正好和上师正对着,礼貌地合掌问候之后,作为新加入的一员,我和上师对视了一小会,就不好意思地把眼神飘开了(因为心理知道大概对视的这一刻,上师应该已经很清楚了自己的一切了,善的,恶的,过去的,将来的……) ,再回头来看时,上师已经看别处了,同时开始新的开示。这时我才开始四处环顾,仔细端详上师和各位师兄,上师果然像各位师兄描述的一样,有着非常清澈的眼神,从未见过这么干净、澄明的眼神,上师的头发已经长长了,齐着肩,发尾绕着小卷,上师的普通话也说的很好。


其实从订票到现在的这一刻,我都感觉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整个过程中,都感觉像踩着云彩,笼罩在一团雾朦朦的光团中,现在回想起来,都自问,我真的去过了吗,真的见到上师了?太神奇了。


见到上师时感觉心理很清净,大概上师和金刚兄弟围聚的地方,磁场也被完全改变了,呵呵,很早就知道上师很年轻,可见到又帅又年轻的上师时,却完全没有这种概念,只觉得面前坐着的是一位没有年龄的尊者,让人肃然起敬。


之前曾了解因果的一些粗略关系,因此想到金刚兄弟们都是有福之人,应该都是相貌和善或是端庄的,在环顾一圈之后,发现确实如此,有些师兄长得非常漂亮,让人喜欢、羡慕,正想着师兄前世都是修了什么样的果修来的,没一会师父的开示,提到了相貌问题……==(后来听紫荷般若愿吉祥师兄说她看到师父身旁几位漂亮的师兄也心理赞叹,然后我们一致认为师父大概知道这么想的人很多,所以做了这样的开示)大致来说,师父的开示提到相貌当然是业力作用的结果,其实猪的相貌无非是人越长越丑了,以前的人见到尊者不懂得去恭敬,这一世就变做了无法站立起来的动物,一辈子给人躬着腰身,多累!师父的开示很简洁,但是我听得深有同感,一边也在想,其实动物跟人真的没有区别,动物一样的知道疼痛,一样的有亲情、友情、爱情,一样地害怕死亡……(深深忏悔以前伤害过动物们的愚蠢举动)


坐在左边的师兄看上去很亲切,在上师和同行的藏族××说话时,(呵呵,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便偶尔和身旁亲切的师兄说起话来,心理一半羡慕师兄可以时常共修,也佩服师兄的精进。


上师那天看上去很有精神,师兄们说这是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上师这么精神了,要知道上师昨晚从北京赶来,今早刚到杭州,在火车上也晃荡了一夜!在回答完几个问题,说了一些小笑话后,上师有些累了,回到卧房里,开始了师兄称为“专家门诊”的单独会面(=>,师父真的很慈悲,知道有师兄有私人的问题需要解答,虽然很累了,也希望能每个人的需求都照顾到,喇嘛钦诺!这样殊胜的机会被我碰上了!非常稀有难得!上师慈悲!)


这时师兄们有些开始分吃厨房里摆放的零食,有些排队“候诊”,有些为上师准备饭菜……我加入了候诊的的行列,在等待中,认识了久闻大名的“我爱唐卡”师兄和“大头的今生和来世”(师兄的头一点都不大哦,呵呵)。和两位师兄的交谈很愉快,唐卡师兄非常活泼,开朗,个性比较鲜明;大头师兄亲切、内敛,也很贴心……


时间:1月20日 15:00左右……地点:杭州 上师下榻处


终于轮到我了,揣起供养给上师的礼物我先敲了敲门,推门进去了,上师正接电话,我走到上师床边,有些不知所措,最后选择恭敬地跪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上师接完电话后,我献上了那个让我差点坐不上飞机的金刚杵,呵呵~,上师打开哈达后,说金刚杵很漂亮,嘿嘿,高兴地我有些懵了,上师解释说,这是普巴杵,降魔用的(呵呵,这些知识之前在网上详细了解了些,上师说的时候,我却懵得只知道一个劲“嗯”了,时不时看着上师的眼睛,这是第一次这么近地看上师,心理感到一种淡淡的喜悦和清净)……寒暄了一些话后,问了一个困扰我很久,也在以前模拟见到上师后提问了N次的私人问题,我坚定地相信上师对这些问题是早就知道的,呵呵,上师简单问了些相关背景后就给了我回答,以反问方式给出的答案让我豁然开朗了。随后问了一些修行的问题,上师一一给了解答,期间上师接了个电话,后来我问上师,我适合皈依吗?我适合今天皈依吗?上师很慈悲地说,你多观察一阵子吧~这样我也放心,你也……(不记得了~)等你比较清净,信心比较足的时候。我低下头,有些遗憾地流下了眼泪,上师还是微笑地看着我,慈悲地递来一张纸巾……(有些话没太听清,呵呵,其实我只想要个答案,一切都听上师的安排),其实对上师的观察和了解已经通过论坛获得很多了,信心还比较足,只是自己也预感皈依的机缘似乎不是这一次成熟。我又问上师,那什么时候是清净的时候,上师说:你特别想的时候……把眼泪咽回去后,我紧接着问上师,那我们还会见面吗?上师给了肯定的答案,心理感到一阵满足。随后祈求上师赐了一个藏文的名字。然后心满意足地说,嗯,好,那不耽误其他师兄的时间了,便退出了房间……后来师父在卧房里给各位师兄授皈依,我也就没再进去参加了~


时间:1月20日 16:30左右……地点:杭州 上师下榻处


上师出来后和一位师兄下了几盘五子棋,可怜上师连连败下阵来,呵呵,后来另一位师兄在旁协助,终于赢了~~下棋时,我站在上师的身后,看着上师的背影,不禁联想到以前看过的关于上师前世的经历,联想受到毒打时会留下的条条伤纹,上师前一世在文革中受了那么大的磨难,这是何等的慈悲使得上师又再来到我们中间……师兄们又开始围坐在上师跟前,有时候大家都不说话,只是都看着上师,有时候上师调皮地做着鬼脸,八卦各位歌手,期间,不断有新的师兄进来,其中两位师兄带来了可爱的孩子,还送来一幅花了5个月时间,绣了63万针的大幅金色弥勒佛的十字绣画像(赞叹,师兄说那一天她刚好绣完,上师加持!),有一阵一直上师在磨挲着紫荷师兄供养的一个像钵体的礼物,发出悠长的“嗡”声,上师说那是僧音……(紫荷师兄后来说,很奇怪,她并未告知上师这个东西的用法,而这似乎是汉地显宗的法器,师父却自然知道是这样用的,呵呵)。和上师及金刚兄弟在一起的时光过得很安详。上师说他其实已经很累了,只是大家有些远道而来,上师就要陪大家到底!(=< 无语……)


天色渐晚,我开始担心返深的问题,因为上师下榻的地方比较偏僻,不太好打车,无意中得知紫荷师兄的航班和我是一个点的,我们便开始商量起去机场的事情。和上师及师兄告辞时,我连连重重地说了几个“再-见!”(希望我们不久就能再见面……)


刚下楼,正担心打不到车的我们居然迎面看到开到小区里一辆送人进来的的士,(上师的加持无处不在!!),一路上,我和紫荷师兄聊了很多,再后来我和紫荷师兄回来后的几次聊天才知道上师把我们安排在一起也是有密意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的士车上,大概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我感觉身体从头顶开始一阵温热,随后全身软绵无力,像喝醉了酒一样,话都快无力说了(在深圳结缘了一位汉地的宽慧师父,之前在宽慧师父的佛堂里拜忏时也有过一次相同的经历),后来听宽慧师父说,这是业障清净的正常反应,只是我的身体比较敏感,见上师是件非常殊胜的事情,见过后七七四十九天内可能会发生不同的类似感应,而我的感应来得比较快些。这再一次印证了,上师是一位真正的成就者!!


整个拜师记就是这样了,回来也有一周了,断断续续地写了这么长时间,在上师的加持下,终于完成了,中间还很不详细,还有很多细节怪我比较懒或者记性不好,遗漏了,但总的感受是:能见到上师真好,上师其实真的是无处不在的,上师的加持也是无处不在,上师是位真正具足慈悲和智慧的尊者。各位师兄也是非常精进的,而且对上师的信心很足。以后大家肯定还有机会见面的!也许就是过完年后不久。


以上描述中有错误或不当的地方我在这里忏悔,有遗漏的细节也请其他师兄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