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依师路

沐阁璋

记的N年以前,有一次去寺庙拜佛。当我拜在文殊菩萨法相前,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可以我想拜文殊菩萨为师。这个没由来的想法,如同以往很多胡思乱想的思绪一样转眼间就一闪而过了。当时的我没有想到,多年后我的这一想法真的实现,拜在了文殊菩萨的化身门下。


两年前,因为给甘孜的孩子们搞捐助,我认识了“我是谁”师兄。每一次和“我是谁”师兄聊天都很开心,遇到了不开心的事或困惑的事,我也总喜欢和师兄聊一会儿。从“我是谁”师兄那里,我知道了师父,知道了这个论坛。可是很遗憾,当时的我贪恋物欲享受,心中没有真正渴望佛光的洗礼。慢慢地两年就这样过了。大约在半年前,我的岳父突然得了病,半年来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我们山东省内最好的几家医院都去了,能做的检查都查了,可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2008年1月6日,困惑的我拨通了“我是谁”师兄的电话,师兄热情问了基本情况,然后说问一问师父,让我等消息。


从那天起,我开始认真地看师父的开示。师父的开示如醍醐灌顶一般激活了陈睡的我。几天下来,我不但深切意识到自己罪孽深重,长久以来困扰我的很多问题也在开示中得到了答案。罪孽深重的负罪感和困惑得到解答的愉悦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心中渐渐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想见上师,想皈依。只是师父远在藏区,我在山东,不知何日才有机会相见。


可能一切是天意吧。我刚有皈依的想法就在论坛上看到信息:想与上师结缘的可以报名了。于是我按照指示给一意西行师兄发去了信息,开始了焦急地等待。记的以前听过一个故事,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学习时,有一天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自己在二楼的屋子里闪着金光,玄奘法师站在楼下的院内。屋子里闪光的是文殊菩萨,文殊菩萨有重要的开示要告知玄奘法师。由于玄奘法师有业力,所以不能上楼,只能在楼下听。想到这里,我不禁心寒起来,想我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五毒基本具全,五戒基本都范。如此罪孽深重,不知有没有福报,得见师父一面,投身师父门下。于是我给我是谁师兄发去了短信,说明了心中的想法和忧虑。师兄回信说:“只要是诚心信佛,师父怎会不收。”第二天中午,我正与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忽然收到了我是谁师兄的短信:师父同意我去拜见。心中一阵狂喜。


越是殊胜的事,越有魔障。跟许多师兄一样,我第一次见师父的行程也出现了N多艰难险阻,无论在定票、上车等事情上都出现了貌似无可挽回的情况,但总在最后关头,,峰回路转。其中最不可思忆的是我到北京后要定回程票。售票员同志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告诉我,没有第二天回济南票。没办法,一边往外走,一边定机票。但是刚出售票厅,我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一般回到了售票厅,换了个窗口,居然一下就买到了回程票。至于当时在明知没票的情况下回售票口一事,我至今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这么做。只能说师父的加持无所不在。


见到师父后,第一个感觉就是和蔼。应该说师父还是第一个让我感觉既和蔼可亲又威严的人。师父的笑容像阳光一般。可以温暖到我们心中的任何一个角落。师父不怒自威的目光又像一把利剑可以透穿你心中的一切杂念。在师徒互动时,我提了一个问题,师父用很简单的几句话解答完毕后,却没停下来,而是越说越多,越说越远,好像有点跑题。但只有我明白,师父的每一句话,都在解答我的问题,或是提醒我以前不对的一些想法,只是这些问题,我还没问罢了。法会结束后,师父说新弟子的皈依安排在明天,可明天我就要坐车回济南了。这怎么办,为了皈依,在北京多呆一天又如何,退票!但转念一想,师父既助我定上明天的回程票,就说明我还是有望在今天皈依的。于是我大着胆子问师父可不可今天皈依,果不其然,我终于成了坛城中的一员。


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我是谁”师兄一下。我是个雪茄、烟斗爱好者。几个朋友一起谈天说地或一个人静静读书时,点一支雪茄或烟斗,让精神随烟雾飘扬,让心绪如烟斗沉静,好像很绅士的样子。大约在一年半年前,“我是谁”师兄告诉我:烟是魔加持的东西及吸烟的坏处。慢慢地我竟然戒了烟。这一年多来,几乎是没有主动抽过烟。回到济南后的几天,我和几个朋友小聚。其中一个朋友从国外刚带了盒雪茄过来。无论朋友们怎么让,戒了就是戒了,不抽就是不抽。可好景不常,随着几杯酒下肚,与朋友们的聊性渐浓,我就管不住自己了,闻着他们抽烟真是香,想抽烟的欲望随着烟雾弥散开来,那就来一支吧。终于我没抵抗住雪茄的诱惑。点上烟后,我仅仅抽了几口,还没细细品味这款烟的优劣,却突然发现粗粗的雪茄烟,在中段竟然断开了,齐刷刷的断面,就像是人为掰断的一样。此时我终于明白,师父一直在师边,帮助我们,加持我们,从不曾走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