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行记之生死无常

依西拉姆

我终于回家了!!!这20天经历了好多事情,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师父常说的无常。


过早的计划很久以后的事情,确实很可笑,以前还不太理解,确实,我们并不知道哪天会发生什么样的意外,不知道自己还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自从知道了上师,我就天天求菩萨让我能早点见到他,早点皈依他,菩萨总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慈悲,我明知道自己的福报没那么大。菩萨慈悲还是让我见到了。


还记得那天是周四,我爸爸要在哈尔滨做一个手术,简单地说就是从静脉插进去一个管子,里面有某种精密的仪器,到心脏的位置,用激光一类的东西,射掉一些不该那么活跃的神经。手术几乎没有什么创伤,也没有什么危险,周四早上我和弟弟就开车去离家200多公里远的哈尔滨与父母会合,等待着周六的手术,就在车上,我收到了师兄的短信,说师父已经到了。没想到这么大的馅饼真的掉在我的头上,我高兴的晕晕呼呼的~但是~~心插上翅膀飞去了~我却去不了,怎么也要等爸爸手术做完才能走啊,急死了~~


周六,手术如预期的顺利,大家都很高兴,理论上讲,爸爸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没什么问题。在这里我向全宇宙的生命忏悔,真心的忏悔!我撒谎了。我太想早点见到师父了,也不管自己的福报够不够,因缘是否具足,竟撒了谎,连夜坐飞机去了北京。一路顺利,半夜到北京,折腾朋友去接我,周日一早起床,去雍和宫那边买了哈达,还有一些小东西,希望师父能给加持一下。然后乐颠颠的去了师兄家。一进门~好多人~~从来没见过又觉得很亲切,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同道中人。找到位置坐下,等师父。这时候一位师兄还说看我很眼熟,好象以前见过,其实我也那么觉得,好几位师兄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我这个人一向记性很差的。后来又有过两位师兄说过同样的话,呵呵,真的很神奇哦。也是应该的,我们以前可能N世都认识呢。师兄家挺大,最让我流口水的就是那张师父的大照片,好羡慕哦!!和我同去的朋友看着师父的照片说,本人不一定这样吧。她意思可能照片会拍的好看一些,结果过后她跟我说,你师父真是活佛中的极品。哈哈。大家唱了半天金刚萨垛,终于~~师父出来了,全体起立行注目礼……那天感觉很奇妙,师父神采熠熠,光彩照人,这两个形容词用在这,绝不是虚的,真的象发光似的,之后很多天,直到现在,每次我回想起法会那天师父的样子,都是在发光的,就象是有束柔和的金色光芒照着他那样。凡夫嘛~总是要为无法解释的事情硬加一些解释,有时候我就想是不是黄色衣服的缘故呢?反正是发光的,嘎嘎!!法会进行ING~~提问题的时候,和我同去的朋友就我们俩一直存在争议的问题提问,师父给的回答真替我出气,嘎嘎!!无疑师父的立场和我的是一致的,开心!法会结束的时候,大家分别送上礼物,我傻呼呼把我送给师父的变形金刚给师父送过去,结结巴巴的忘了怎么说的了,只记得最后我告诉师父他能变成汽车,师父说:“是吗?好玩!”我说:“恩!好玩!”现在怎么想都有点傻,但是我就是那么喜欢大黄蜂,哈哈!!那天人太多了,想问师父一些问题,师父批准明天我还可以去,但是时间定不下来,问过师兄才知道,师父没有提前决定一些事情的习惯,都是看情况,现在想来~多么明智呀!哎!要不怎么是师父呢。从师兄家出来的时候路上接到我弟弟的电话,说我撒的谎恐怕要穿帮了,让我赶紧回去。我要问的问题还没问,怎么甘心这就回去呢,不行,赌也要赌一把,定了周一晚上的机票,原打算想多呆几天的,没办法。福报小小。周一中午吃过午饭,又跑去师兄家,这回不一样,几乎没几个人,领导还没有起床,我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心里偷笑自己真幸运,跟做梦一样。我平时就总是在心里美的冒泡,边叨念着“老天对我好好,我好满足”。不知道这样久了是不是也成了我慢心,哈哈。总坐着也不好意思,干点活吧,简单擦一擦地,看到大黄蜂变成了汽车,嘎嘎!不知道哪位心灵手巧的师兄弄的。干完活,师父好象醒了,然后知道师父要出去,然后师父竟然饭也不吃了……师父从房间里出来,我赶紧站起来,之后就傻在那里了,汗~师父笑着看看我,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傻站在那,心里还想,师父刚起床,先别打扰师父了。就一直在那站着。师父和其他人说了几句话,回房间,不一会就出来了,这就要出门了。可爱的好心的师兄们和师父说我晚上就要回哈尔滨了,师父说:“哦~~那我尽快回来,应该不会太长时间,你就在家等着吧。”我忙说我没什么事,心里暖融融的~在家等着~~哈哈!!我终于成了这个大家庭的一员拉~心里高兴,自己那点破事就都不算什么了,师父饭都不吃就又出去忙了。之后我就一直等~~羡慕作饭的师兄,能给师父作饭,比上班有意义多了,虽然师父没来得及吃,哈哈!!等啊等~~4点多的时候,又来了几位师兄,刚热闹点,我的小魔障就出现了,来的时候是好朋友送我去师兄家,然后就一直在附近等我,想和我一起吃晚饭然后送我走。我干了半辈子对不起朋友的事,哈哈,那天又想干,给朋友发信息,说别等我了,我想等师父到7点,然后自己去机场。正如预料的,她说:“不行,我白等你一下午了,你和你师父这次没缘分见,就别强求了。”我想~~可能真是自己福报太小了,那么一点点小小的福报,让我见了师父两次,还不满足啊?赶紧回家使劲磕大头去吧。于是与师兄们道别~告别之前,一位粉可爱的师兄就我的问题做了简短的解答,就是我打算问师父的问题,现在想想,可能是师父的加持,他回不来,就让师兄帮我解疑了。以后呢~能自己解决的事情就不麻烦师父,师父那么辛苦那么忙~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后来也是。可是~~事情发生了,我只能哭着求师父帮我。哎!从师兄家走出去。一路上我慢吞吞的东张西望,多希望从某辆驶过的车窗里看见那熟悉的身影啊!最终还是极不情愿的离开了。吃饭,去机场,心中一直在想这两天来的事情,想师父的微笑,想我的金刚师兄们……夜里11点多到哈尔滨,一路上都很顺利。


噩梦开始了,梦中人还不知道。周三,做最后一天检查,就要出院回家。一大早,爸去卫生间,咳嗽了两声,说胸口疼,我说可能是差气了,妈也说是,休息一会就好了,爸很听话的躺床上,可是越来越疼,我去买了止痛药,吃了,没见效。一直疼。下午的时候,爸脸色很不好,妈开始着急了。找来医生做详细的检查,爸脸色苍白,检查后说胸腔内有液体。这时候爸已经疼的坐不起来了,从病房转移到观察室。输液,做检查,我给弟弟打电话,他们从家赶过来。这期间医生也没说是什么原因,就一直说观察。我从来没想过爸会怎么样,挺精神的来医院,做个小手术,早上还很高兴的准备要回家了。我一直没想他会有什么危险。医生说可能是手术渗出的液体,没关系。两个多小时后,弟弟和家人赶来,我们还有说有笑的,都以为没关系,医生说的,不会有错。可能是术后反应。医生给爸下了一个引流,出了100多毫升的液体,是血。一夜没睡,轮流守着。情况越来越糟。我一直在念着各种知道的咒,(知识都学杂了)想起哪个念哪个,多数是喇嘛千诺,祈请上师加持,想过打电话给师父,但是那一定会打扰他休息,想到师父那么辛苦,算了吧,不到关键的时刻,坚决不打扰师父,一直念一直念,希望爸爸能好起来。其实那时候心里又有点凡夫的小算盘,想想刚见过师父两次,刚皈依两天,就找师父帮忙,是不是不太好。哎!默默祈祷。8点多的时候,我去洗手间,弟弟刚躺床上。突然,妈跑进来,哭着叫我们,说:“你爸不行了。”我永远记得这句话,这对我来讲,简直是不可能的,爸一直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能说不行就不行了。不可能!大家往观察室跑,弟弟第一个冲进去,我跑到门口,但是我没进去,我拿出了电话,颤抖的手不听使唤,按了半天才找到周师兄的电话,拨过去,弟弟他们在哭,在喊。电话通了,周师兄说一定转告师父,请师父帮我加持。回到观察室,爸爸被救过来了。就是电视上看到那种抢救,这回亲身经历了一把。又开始做检查,在彩超屏幕上已经找不到心脏了,胸腔里全是液体,医生又下了一个很粗的引流管子,血开始流,一桶又一桶的倒出去,需要输血,血却怎么也送不来,这期间又抢救了一回,弟弟喊爸,我是喊的喇嘛千诺。那时候谁也顾不上奇怪我喊什么了。上午的太阳,还有些雾气,我隐约在太阳周围见到有彩虹,我希望那是真的,是师父在安慰我。大概时间记不清楚了,我去水房打水,也不记得要干什么用了,这时候从水房门口走过一个小男孩,15、6岁的样子,他一直在看我,看着我~从门口走过去,表情极其严肃,我也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因为他~~怎么那么象师父!!无论是否是师父加持,或者是巧合,或者是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喇嘛千诺,但是,我千真万确的看见一个很象师父的小孩,他看着我!我跑到门口,看着他背影消失在走廊里。那时候我几乎是边哭边笑。我知道,无论爸爸会不会死,我都知道我该怎么做。生死无常,这次我真的体会到了。人的生死,如同出一个门,进一个门那么简单,那么无常。回到观察室,爸爸失血3000毫升了,那时候我对人一共有多少血液也没有概念,不知道还有多少血可以流,医生都傻眼了,说没见过这种情况。血还在流,而要输的血液却还没来。我坐在电梯门口,等着血。中午11点,菩萨加持,我拨通了我另一位上师的电话,他这两个月在闭关,能拨通电话很不容易,他在闭关之前就告诉过我们有事可以中午打电话找他,之前也试过一次中午打他电话,都没打通,这次竟然通了,他问我还好吗,我说不好,之后就忍不住哭了。上师慈悲,说一定好好帮我加持。之后又收到周师兄短信,说师父会帮我念经的。这下有两位佛菩萨帮爸爸念经,就算是他福报尽了,不得不走,我也没什么遗憾的了。几分钟后,血就到了,输血输到下午,医生决定转到外科做手术,这时候还是没找到失血的真正原因。在转走之前,又抢救了一回。到外科去,是另外一栋楼,走的时候,我把见师父那天我穿的衣服给爸挡在头上。希望那件佛光普照过的衣服能给爸带来好运。到了外科,好运气也从天而降,那位主任我们都认识,他曾经去我家那边帮我姑姑做过手术,这下一点都没耽搁,马上上手术台,期间又有一次昏厥。手术持续了4个小时,我们静静的坐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弟弟一直搂着妈,纸巾在这个时候是抢手货,大家都在抹眼泪,我一直在喇嘛千诺。一天一夜了,呵呵,师父都被我念叨的耳朵疼了吧。终于,又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医生出来了,说手术很成功,原来是那天早上咳嗽的时候把肺上的血管震破了,我晕~两条血管,像两个小喷泉一样,流了两天一夜的血。谁能说不是奇迹呢?手术的时候在胸腔里清理出2000毫升的血,之前流了3000。这两天一夜,爸爸流了5000毫升血,抢救了4次。我不知道正常人流出多少血会死,我觉得这一定是个奇迹了。家人都开心的笑了,开始说话了,有人买来了面包,大家都有点饿了,这不眠不休的两天一夜,够我体味很久很久了。平时总说无常~无常~~不经历,哪能体会到,真的这么无常啊!一切都是这么不容易,是注定的也好,是缘分也罢。我今后一定要刻苦修行拉。今天能修的,就不等到明天,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呀。后来我就一直在医院陪护了,有一天晚上,我告诉爸爸,他抢救那天有两位活佛帮他念经了呢。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他能对生命有些新的看法吧,但是现在看来希望不大,他又开始为了生意的事发脾气了,哎!


忙忙忙~忙到头,一口气上不来,就OVER了。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忙。


这些天深刻体会到了师父以前说过的很多话。除了上供下施以外,就做点助人为乐的事情,然后精进修行,修行!除了这些,其他的都没什么意思。应该说,没什么意义。


现在呢,我把每个乞丐都看成是佛菩萨,以前有一次,天很冷,我买了一些四川拌菜和一个松花鸡腿,打算去我妈家混顿饭吃,路上有一个乞丐,他每天都在那,每天下班我路过那里都会看到他,我当时想把鸡腿给他,又想,这个是买给妈妈吃的,算了,明天再买个给乞丐,这样一犹豫就走过去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乞丐。


后来我明白了。每遇到一个乞丐,都是佛菩萨给我们布施的机会。也可能是考验我们对物质的贪欲有多重吧。


这里顺便说一下地藏菩萨的事,呵呵。可以说,我觉得地藏菩萨是一位和我很有缘的菩萨,接触佛法,是因为朋友的去世。我去一座寺庙,结缘请了一本地藏菩萨本愿经。那是我看的第一本经书,每次去寺里拜朋友的牌位,一进门都要先拜地藏菩萨,从那时候起,就很喜欢地藏菩萨,每到什么寺庙,都要拜拜地藏菩萨。初学密法的时候,很懵懂,信心不足,障碍重,不好的想法特别多,又是多亏了地藏菩萨。我请了一套地藏菩萨占察轮,按照经书上写的仪轨占察,竟然几个问题和占察得到的答案都句句相应。如果不是菩萨加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在这里鄙视那些整天说巧合的人,在这件事情上,不存在巧合!哈哈。从此我就坚定了修行的信心,因为地藏菩萨慈悲,与我那么明白的沟通过,所以佛菩萨是真实存在的无疑,这个信念坚定了,其他的信心就都可以升起了。在手术室门口等爸爸的时候,我就悄悄把这个秘密告诉过妈,我说真的有菩萨,菩萨和我说过话,我妈那时候悲伤过度,什么都肯相信了,她以前听到我说这些,是会不高兴的。


前两天,爸爸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我就一直惦记着要去寺里拜拜地藏菩萨,有一天找机会去了,那天好象是周二,寺里人也不少,要过年了,香火很旺,我从前门进去,前面依次三座大殿,人很多,我在那边转了转,就直接去地藏殿了,因为里面是放牌位的地方,这里人不多,我认真行过礼,三跪九叩,真想磕三个大头,哈哈,心里默默的和菩萨说了些话,然后在功德箱里放上供养,就出去了,路过阿弥陀佛殿,也没进去,身上戴着法王的照片,觉得很温馨。在佛祖很高的金像前站了一会,心里观想着磕三个大头,我就从寺的另一个门出去了。很多天就想去拜地藏菩萨,今天终于如愿,很开心,边笑边走,刚出门,过来一个小孩,有点智力缺陷的样子,伸手要钱,我想多给些,一摸兜里只有两块钱零钱,有点歉意的放在他手里,他连说谢谢,我走了几步远的时候,那个小孩突然在我身后喊:“地藏菩萨保佑你!保佑你健康!!”哇!!!神迹呀!我的天!!我回头冲他乐半天,心里越想越有意思,这个又有人要说是巧合吗???我不管,当时我的心情那是语言无法形容的,地藏菩萨又一次让我坚定了信心,我现在深刻体会到了那句话——凡所经历,皆为加持。


所有的上师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佛菩萨的化身


所有的佛菩萨也都是一样的,他们永远不会遗弃我们


哪怕我们的心总是摇摆不定


哪怕我们有那么多的小伎俩


他们都原谅我们


在一次又一次的原谅


一次又一次的加持


一世又一世的不离不弃之后


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呢?


修行吧!


顶礼至尊日波益西仁拨切


顶礼至尊泽翁降参仁波切


顶礼一切诸佛菩萨


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诚心忏悔


嗡班杂尔萨多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