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羊儿的皈依记

小羊儿




小羊儿正式皈依啦!


(此文写于皈依后4天)


首先,顶礼我最最最亲爱、最最最尊敬的至尊师父日波益西仁波切!希望师父能够法体安康,长驻于世,弘法事业蒸蒸日上,然后希望师父一家都能幸福吉祥。


以前记得师父的开示里说过,弟子要尽自己所能,多写些赞美师父的文章,这样可以对师父的长驻很有好处。而且,看过很多师兄的大作,好多都让我感动地流下眼泪。所以我也想写点东西,想和师兄们一样,好好赞美师父,然后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被我拙劣的文字感动,和师父结缘,早日皈依,早日成就。(P.S:我是个罗嗦型的写手,大家多包涵啊!)我先申明:如果我写的有什么不符合事实或者让您不高兴的地方,和师父和佛法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是我这个劣徒的个人问题,我在这里诚心忏悔。


师父说过能和他见面都是很有缘分的,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很多东西就是这样说不清楚的。那段时间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唱着《仓央嘉措情歌》里的一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其实师父的这首歌我也没听过多少遍,但那会儿我就一直会哼这句话,写作业也哼,走路走着也会哼起来。然后后来两次碰到师父在线。有一次我问师父:“我可以皈依您吗?”师父那时回了我的话:“好!”第二次碰到师父在线的时候,新歌已经出来了,正是那首《仓央嘉措情歌》,应该是师父才录好的吧。我忽然就觉得我和师父太有缘了,师父在录歌的期间,我哼的也居然是师父要唱的歌。要知道我平时从来不哼这首歌的。


后来晚上就接到师兄的消息,说师父来了,问我去不去。我那个晚上兴奋的哟!我觉得我的心都要爆炸了!!我不停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可是太兴奋了,哪克制地住啊??因为第二天要去见师父,也顺便把《近乎佛教徒》这本书还给T师兄。可是我还没有读完,心想真糟糕,明天都要还书了,今天还没读完。然后我就想,今天怎么的也要读完它。其实以前读到一半不到,由于业障翻腾吧,就没有继续读的信心了。后来我从头又开始读,在11点多的时候读完了。那种感觉很特别,觉得浑身都被洗干净了一样,感觉特别神清气爽。其实这本书我个人觉得比《西藏生死之书》更能启发我吧。里面说的最重要的四真谛:一切事情都是无常的,一切情绪都是苦的,一切事物没有自性,涅磐超越时间空间概念。书里说,要完全赞同理解这4条才能算是佛教徒。我很理解第一条,但是由于我非常笨,又没什么智慧,从第2条开始我就不懂了。然后那天我躺在床上,想着那些书里说的东西,想了很多很多。然后因为太兴奋几乎都睡不着,我反复想着那些话,为什么一切情绪都是苦的呢?苦和乐不是相对的么?什么是空呢?涅磐超越了时间、空间,那是什么概念?想了很多,然后就思维混乱,混乱中我就写了首小东西:


上师就是佛


闻法求解脱。


恭敬且亲近,


渐修渐无我。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写出这么个东西,我想着师父就是佛,我一定要恭敬,然后就写了。反正我想想想到1点多,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一睁眼的时候,3点59分。一睁眼我就睡不着了,然后就看寝室里的光线一点点变亮,我想,真好啊,要和师父见面了。师父和我在一个城市,一片天空下,想想我心就特别欢喜。然后,从起床以后,我的心跳就基本维持在120跳左右。早上去学校食堂吃早饭,买了生煎。可刚咬下第一口我就要吐了,我想也许是师父加持我,让我别吃肉,后来我就吃了点牛奶和饼干。然后磕了头,就出门了。


从来没那么顺过,一路上车一辆接一辆,几乎没怎么等,我想都是师父加持我吧。然后一路上我心跳得很快,很难受,有点像以前高原反应的感觉。我就默默念Lama qin nuo,念了感觉心就好多了,不过由于还是太激动,太紧张,一路上心跳得人晕乎。9点半左右到了SOMA,心跳马上就恢复正常,人很舒服。一进门就看见了师父的鞋,黑色的,我知道师父肯定在了。SOMA没什么人,好象大家都没起来。然后我就跑到佛堂门口张望,我终于亲眼看到师父了!!


师父睡着,红色的枕套,床单和被子,好红。师父睡得很安静,睡得像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特别让我觉得温暖,其他师兄睡在地上,一个挨着一个。我看了会,然后到厅里坐着,等师父起来。我坐着坐着,就哭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师父这样睡着,我就觉得好心疼。想想师父为了给众生背业,想着师父那么慈悲,想着师父那么辛苦,我的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我告诉自己,不可以哭,绝对不可以哭。可是没有用,我一个人坐在小沙发上,眼泪就流啊流,停不住。我靠在墙上,想着我和师父只是一墙之隔,师父就在后面。我想:师父你好好睡吧,师父一定很累了,就让我守着你吧,我安静地等你。然后我就到客厅,发现有很多没有洗的碗,碗里有咖喱。我想,哈哈,昨天师父吃咖喱了啊!我就想,能为大家做点什么吧,师父说他最喜欢考验别人,那也许这就是考验呢。然后我就洗了,洗到一半有个大叔来叫我别洗了,说下面水管漏了,在滴水,洗得话水会漏到下面来的。然后我就停下,又回到客厅,想也没什么事可以做,就干脆躺在沙发上,反复地听着师父的新歌,闭着眼睛。师父睡,我也睡。当中陆续有师兄起来了,我就和他们聊。才知道昨天师父通宵了,而且这一个星期天天如此。昨天1、2点他们睡的,到了4点师父睡不着了,然后他们又起来玩,玩到8点又睡觉了。我心里忽然想:没那么巧吧?我也1点多睡的,4点钟我睡不着醒了,师父也睡不着醒了。我8点出发的,师父8点睡的,真是太有缘分了。然后又想,糟糕,肯定是师父知道我今天要来,该不会是为我睡不着的吧??


然后我等啊等,等到12点多。他们说师父起来了。我就跑到佛堂门口,师父看见我了,他笑了,然后双手合十,看着我,点头对我笑。我隔着玻璃门说:“师父你再睡会啊。”我说得很轻很轻,师父没听见,然后我就双手合十,放在耳边,说:“睡觉。”师父笑了,说已经醒了,然后让我进去。我好兴奋,说:“我可以进来吗?”其实,一只脚已经迈进去了,哈哈。


从来没见过这样清澈的眼神,这样温柔又美丽的微笑。师父看着我,就一直看着我,也许是在观察我吧。我敢说,绝对没有人可以一见到师父就一直和他对视,那种目光,透着慈悲,透着温柔,透着智慧,像是要把人看穿,可是却又像糖果那样让人心里暖暖的,好温柔好清澈。以前师兄们说师父有那种眼睛和笑容我还不信,觉得他们太夸张了。可是,人就是那么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非要亲眼见了才会相信。我这会是没话说了,实在太太太美了。可恨自己没有什么文采,无法将师父的那种美表达出来,反正那种美透彻心扉,太强了。


然后一进去就看见了T师兄睡在下面。我就和T师兄说:“哎哟,还不起床啊,太阳都照屁股啦!”然后他就打趣地和师父说:“师父啊,这就是羊肉串。”我说:“你瞎说。”然后抬起头看师父,师父对着我笑,好温柔,好美。我想起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要皈依,然后我摇摇师父的被子,说:“师父我想皈依你。”师父笑了,很爽快地说:“好啊!”


师父后来躺在床上,然后手举向天空,像抓一根虚空中的绳子一样,慢慢一把一把抓着空气直起身来。下面的师兄们也一样做。师父问他们:“今天好点了吧?”师父做的时候一直看着我,那眼神像是在启发我,看我有什么反应。我想了想,虚空中的绳子……以前师父开示里说过金刚绳,师父把金刚绳给了弟子,弟子就慢慢爬上来。然后,我就和师父说:“这让我想到了金刚绳。”师父晕,说:“怎么想到那儿去了?”然后,又笑了。(这个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然后师兄们开始打扫房间,我就帮忙一起干吧,反正是消业,多好啊!然后师父就在身后说:“好,好。”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夸奖我,不过我知道师父一直在观察我呢,一直看着我呢,当然要好好表现,否则师父可会不要我呢!哈哈!然后我就坐在师父身边,师父一直看着我,温柔地笑。我也看着他,可没过一会就败下阵来。佛的眼神就是不一样啊,我都不好意思看他,实在太美了呀!不过想,看就看,有什么好怕,然后我又鼓足勇气去迎接他的目光,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我就和师父说:“不要看着我啦!”师父笑了,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我不看你看谁啊?”(这时候师兄们都在外面洗脸什么的,佛堂里就我和师父,嘿嘿!)然后师父又说:“好,好,那我看这个。”然后师父就开始玩手机了。


其实我当时心里并没有很强烈的恭敬心,我也不喜欢称师父为您。我一直觉得称您特别见外,师父我觉得看着很亲切,就像自己的亲人。我虽然知道师父就是佛,应该超级恭敬,可是我就是不喜欢那样。大概是自己业障重吧,所以才没有那样清净的恭敬心。


后来师兄们陆续进来,师父一直观察着我,他说:“你们看她挺像我的弟子吧?一进来就说哎哟~。”我后来才明白,“哎哟”,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哈哈,真可爱。据说是昨晚看了《东成西就》,不知道是不是从里面学的。后来就看着师父,说说话,看师父吃饭,看师父逗猫什么的。后来我注意到师兄手里都有一串念珠,我以为都是师父送的。我想是不是皈依以后,一人一条啊。然后我想不要急,不能强求,该来的总会来,师父没有送我什么,肯定是自己福报没有到,没有这样好的缘分。但是我也很想要一串,我就问师兄们:“这些念珠是师父给的还是自己去请的?哪里有请?”师兄说:“去玉佛寺啊什么的,都可以请到。”其实那时候一听到要自己去玉佛寺自己请,就觉得很麻烦,就想:那算了,没有念珠也没啥关系。后来过了一会,师父忽然一伸手,把他的那串念珠抓在手上,手心向下,眼睛一直看着念珠,手臂指向我。我说:“这个是给我的吗?”然后就想去接,可是刚起身又想:“这是师父的啊,我怎么可以拿师父的东西?”然后我说:“可是这是你的啊?”师父手还是悬着,我就说:“那我拿来玩一下吧。”师父晕,好象是笑了,说:“玩?”其实我想说拿来让我受下加持吧,可是我当着这么多师兄的面,这样的话说不出口,我觉得很别扭。后来师父很简单,就问我:“你到底要还是不要?”我想:这么好机会,傻子才不要呢。我就接过来了。然后旁边的师兄全部开始:“哎哟~”。我想这个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这样殊胜的东西,一定有很大加持力,大家一起被加持了才好呀!然后我就说:“师兄们你们要不要拿去玩玩啊?”不过其他师兄没有起身,只有一位师兄拿了念珠顶礼。然后我就一直手捧着珠子,看着,不敢动,像是捧着稀世珍宝,心里超级开心。然后师父说:“好玩啊,她就拿着个珠子看看看。”我马上就把珠子挂到头颈里了。后来师父说他有过很多佛珠,不过后来都不见了,说着还做了个很潇洒的丢掉的手势,(现在明白是师父对物体没有执着),不过师父说:“这是我保留最久的一串念珠了。”我当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想:天啊,我和师父是什么缘分啊,这样殊胜的东西居然给了我?我真是太太太幸福了!!


后来,T师兄进来,他和师父说:“你看她,挺聪明的吧?”(其实不知道T师兄为什么这么说,他肯定也观察过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师父看着我说:“是挺聪明的。”然后又转头和师兄说:“不过太聪明了也没什么好的是吧?”然后他说:“也要看聪明在什么地方,要是帮助别人就对咯!”虽然我不明白他们具体在说什么,不过师父说太聪明了也不好,我想可能太聪明的人容易有我慢心吧,我自己就是一个我慢心非常非常重的人。师父说要多帮助他人,那我就一定按师父的话做。


后来来了很多师兄,天色也渐渐暗了。师父让我们问问题,我的脑子是一片空白,不知道问什么好。然后身边的几位没有皈依的师兄问了些问题,我的我慢心马上升了起来,(我真糟糕!!!忏悔!!!)因为那些师兄问的问题我觉得开示上都说过,都写得明明白白,我觉得他们真应该把师父的开示都看完再来皈依。不过师父很认真地回答了,和开示上说得差不多。师父说的时候没有看我一眼,但看着身边别的师兄们,我当时就知道肯定是我自以为全懂的我慢心,让师父不理我了。不过我想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我是一定要皈依的,死了都要皈依的。师父说他这次来这里,本来没打算收弟子的,可是他说看到我们这样,师父就看着我的眼睛说:“我也不好不收,否则我就太残酷了点儿,是吧?”师父抬了一下头,看着我,似乎是在询问我,那个眼神很特别!后来师父就给我们做了皈依,我就是师父的弟子了。


其实到现在我仍然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我对佛法了解那么少,简直是一无所知的人。充其量就完整看了《西藏生死之书》和《近乎佛教徒》,可是师父不拒绝我,仍然那么慈悲。当师兄给他端水,送早饭,师父都特别温和地说谢谢。当有人给他磕头,他也说:“谢谢啊!”记得师父说过,其实活佛根本不用感谢你,你所做的事情对你自己是特别好的,对活佛来说没什么影响的。可是师父还是那么温柔,感谢所有的人。看着觉得师父真是太太太慈悲了。


那天晚上和师父告别,他们去吃晚饭,我就必须回家了。走到分叉路口的时候,师父看着我,说:“路上小心啊!”那个眼神,真是温柔慈悲!我站路口,看着师父和师兄的身影渐渐模糊,我就一直看着,一直到他们的身影和夜色融为一体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心里觉得很难过,要和师父告别了啊。可是想第二天还要来的,就忍住没哭。


第二天又去,师父还在睡觉。我后来就陪一个师兄去超市给师父买水果,听说师父上火,回来的时候师父已经起来了,看见我师父还是温柔地笑,眼睛亮亮的,好漂亮好帅。我就拿出我从荷兰带回来的一双红色的小木鞋供养师父。后来师父把手指插进鞋子里,装做两条腿,然后弯曲着关节模仿人走路的样子。然后走得几乎要飞起来了。他看着我的眼睛,说:“如果这样走路就不好了吧?”我不太明白师父的用意。后来又来了很多师兄,其中一个带了个PSP,我们大家就开始看奥特曼。师父和大家一起趴在毯子上,头凑在一起。看着看着,师父不说话了。后来师父回到床上去了,趴在床上,一位师兄坐到师父身边给他按摩。师父明显是困了,累了。可是以前每次我问师父累不累,睡饱了没,师父都说睡饱了,不累。我说:“师父每天只睡3、4个小时啊?”师父说:“3、4个小时足够来!”


师父趴在床上,眯着眼睛,看着我,对我笑。虽然有一只手臂挡住了一只眼睛,可只那一只眼却让我感受到巨大的慈悲!我看着他,说:“师父累了啊~”师父还是笑,看着我,好慈悲。我低下头,很难受,想师父为了弟子背了多少业,我也皈依了师父,师父要为我这个差劲的弟子背很重的业吧?(其实我没想到,其他师兄可清净了!师父肯定是为我背的业!)我想到这就眼睛湿了。我告诉自己不许哭,绝对不要在师父面前哭,要是哭了师父也会很难受,师兄们都会很难受的。然后我就起来走出佛堂,稳定自己的情绪,过会我又走进去坐下。师父看着我,笑了,好象在说:“我没关系的,不累,你别担心。”我看着师父的眼睛,默默低下了头。


当中有个插曲,我看师父趴着,很想拿手机给师父拍张照片,纪念这难忘的一天,要是平时想师父,也可以拿出来看看。我不知道这样做可不可以,但是想反正师父睡着,我拍了他也不知道吧。然后我忐忑地拿出手机刚准备拍,忽然手机显示没电,无法启动摄像功能。我一抬头,猛地遇见了师父的目光。我忽然觉得浑身一寒,背上似乎有箭射来的寒意。师父的眼睛很亮,似乎是很严肃。我心想:师父对不起啊!真对不起啊!然后师父的目光忽然又变得柔和慈悲。整个这个插曲,就发生在差不多5秒钟内。


因为是星期天,明天要上学的,晚上回去我们那个荒郊野外的大学怕是没什么车。到了5点半,我无论如何要走了。我是多么不舍得师父啊,可是又怕家里人担心我,爸妈对我学佛都不怎么支持。没办法,他们的Party我是没办法参加了。我好希望时间停下来,这样可以永远在师父身边,不要离开了。可是没办法,很多事情还是要去做。等师父打完电话,我说:“师父,我要走了哦~”师父点了下头,说:“哦~”然后就对着我笑。我很难过,很不舍得,说:“师父,我真的走了哦~”师父笑了,师兄也笑了。其实谁都可以听出我声音里的不舍。我只好起身,师父一直看着我,温柔灿烂地笑着,目送我离开佛堂。我双手合十,和师父道别了。我一直看着师父的眼睛,看着师父的笑容,我要把他们刻进我的心,刻进我的生命里。走到客厅,我都快哭了。可是我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在师兄面前哭。我拿好包,又走到佛堂门口,再让我看一眼师父吧,因为下一次再见师父,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就让我再多看一眼吧,哪怕一眼也是好的。


之后和大家道别,走的时候一波三折,先是电梯不好下,然后又是我忘记拿伞,磨蹭了好一会儿,我又乘机跑到佛堂门口多看了几眼师父,最后还是走了。


一走出那个小区,我就再也没忍住了,一路上就一直哭。忍不住啊,实在是心里不舍得啊!在地铁上,泪眼朦胧中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切情绪都是苦的,哪怕欢乐也是苦的。当时师兄叫我问问师父问题呀,我也想问师父的,可是又觉得自己业障重,师父说了自己也不一定能明白,不要急,回去自己念念经看看书去就会懂的吧。我就挠挠头,傻兮兮地说:“我没有问题耶~”记得师父看了我一眼,说:“没有问题啊~”现在我明白了。


和师父在一起的时间是无比欢乐的,是最最幸福的,可是有相聚就必然有分离,有欢乐必然就有痛苦。哪怕再欢乐都不是永恒的,因为分离,你最终还是会难过、还是会痛苦的。早知道要分离,又何必相聚。早知道要痛苦,又何必欢乐?


我想,早知道要分离,要那么难受,不如一开始就不来见。可是又想,白痴啊!师父怎么能不见啊?!而且即使不见师父,我也会痛苦的。所以,无论见不见师父,都是要痛苦的。


所以一切情绪皆苦,可能就是这个道理吧!


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加持的缘故。我虽然没问师父,可是师父什么都知道。他就用这样的方法,让我明白了这个道理。


我作为一个新弟子,很多道理也不懂,业障肯定也是特别重。但是师父说过,信心是成就的关键。既然是师父的弟子,就好好清净地学佛,做个好人,然后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相信佛法,这样才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吧!


其实当中还有很多的细节,很多的东西让我回味无穷。和师父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连一天都没有,不过我却经常地想那天发生的事,想师父的笑容,想师父的眼神。有时候想得会一个人笑起来,有时候又会想得哭起来。


师父啊!感谢您那么慈悲,没有抛弃我!


小羊儿仅以此小文章,供养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