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之行随想

雪山白莲

一直以来在我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带着我的小孩去一次色达,让他到佛法的圣地最直接地领受佛光的沐浴。可能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都希望把最好的东西给予孩子。虽然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在他幼小的心田中种下一粒佛法的种子,说不定某一天这颗种子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就在离出发还剩2天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都病了,小孩是轻度肺炎和支气管炎,我和老公都感冒了,这又一次验证了越是殊胜的事情越是有魔障。虽然对于这次藏地之旅一家人的健康有些担忧,但是我们还是在五一前夕,带上必备的衣服还有整整一箱药品,如期向目的地色达进发了。


(一)


本来去成都之前就打算买好去色达的车票,但是总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法联系司机,结果到了成都,车票已经卖完了,心里沮丧得不得了。因为去色达的长途车是2天1趟,如果要赶下一班至少要在成都滞留两天。后来我们听从了一位常去藏地师兄的建议,先到马尔康,再转站到色达。好在去马尔康的车票顺利买到了,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向马尔康进发了,在当天下午5点顺利到达目的地。因为从马尔康到色达的车票又卖光了,没办法只能在当地住一晚,第二天再想办法。在长途汽车站我们认识了几位从广东来的年轻人,他们要去五明佛学院,大家就相约第二天一起走。原来到马尔康的汉地人大部分是去色达的。虽然身在异乡让人多少会增加一些防备和警惕,但是一听说是去佛学院的,心里就感觉亲近了许多,因为一心向佛的人本就是一家人吗。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6人包了一辆小面包车出发了,结果在半路上被警察拦下了,我们这才发现我们居然包了一辆没有牌照的车,心里虽然有些打鼓但在这深山老林里也没办法,处理完了本以为该没事了,结果车开到一半就不走了。司机非让我们改乘另一辆。新换的车很破,司机就更恶劣了,一会儿后门开了,我们的行李都掉出去了,一会儿他跟熟人打招呼,一会儿又跑到路边喝啤酒,一会儿又要换轮胎根本不管我们有多急,而这时色达的师兄告诉我们师父已经到县城接我们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坐了一天车大家又累又饿又急,想着师父等我们很长时间了,老公开始和司机吵起来,这个司机就威胁我们:“再催,明天也到不了。”真是气急败坏到极点了,我们的耐心也到了极限。就在这时远处飘来了一辆白色的车,就在两车交错的一刻,我们叫了起来:“师父”,车子停下来,我们的慈祥的师父和美丽的佛母从车上下来,当时的心情真是从地狱到天堂了。原来师父等了很久就着急了,也不知道我们坐的什么车,一路过来几乎是见一辆车拦一辆车,走了几十公里了。我们就在与司机剑拔弩张的时候,遇到了迎来的师父。至此这一段小小的违缘也算是化解了,师父看到我们同行还有3个人,于是邀请他们与我们一同回色达。路上非常的愉快,聊聊才知道同行的几个人其实对佛法还不是很了解,去色达主要是采风,摄影。到了色达县,大家都饿了一天师父又请我们吃饭,席间师父用非常通俗易懂的方式对如何认识佛法进行了开示,饭后师父又把他们送到了佛学院的入口,对于这几个素昧平生的人师父是尽足了地主之谊。我不知道这几个年轻人会不会因此而学佛,但是看得出来这次的偶然邂逅已经让他们对佛法,对西藏的活佛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许这份佛缘终有一天会水到渠成,将他们引向学佛之路。


(二)


尽管一路上遇到了一些小麻烦,但总算在上师的加持下顺利到达了。到了师父家我们才知道本来这次色达之行其实差一点夭折,因为前一段时间师父在拉萨朝拜,按师父原定的计划还要去其它地方,无论如何五一是回不到色达的。但是因为家里一位师父赡养多年的孤寡老人去世了,为了更如法地进行超度,师父开了3天3夜的车从拉萨赶了回来,并在家里举行了几天隆重的法会,我们到的时候法会刚刚结束。没想到一位老人的去世却成就了我们的心愿。据说从拉萨回色达的路本来应该走7天的,日夜兼程地赶路让师父看上去比在北京的时候更黑更瘦了,我们的内心也多少有些不安,但愿我们的到来不会给师父带来太多的麻烦。


因为假期有限我们在色达只待了5天,只要师父有时间就会和我们聊天,唱歌,每每还对我们做的饭菜赞不绝口。但是这样相聚的幸福时光也不是很多,因为师父实在是太忙了,每天接不完的电话,经堂的事,佛像的事,色达县里的好多事都找师父。有一天师父很累,晚上12点就把电话静音了,第二天早晨发现,有14个未接电话。因此大部分的时候我们都是坐在师父家附近的山坡上,享受着高原特有的明媚阳光,望着缓缓走来的牛群又缓缓走去,时间就仿佛在那一刻静止了。在色达的几天整个人就处在这样一种非常放松的状态中,和师父在一起的感觉就是这样,轻松学佛、快乐学佛。


(三)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飞逝,眼看着假期所剩不多了,因为色达回成都的班车是两天一次,所以我们几个打算结伴回去的弟子向师父祈请7号回去。师父想了想,就说你们一块回去,但是先不要买票。我的心里一紧,因为回程的机票已经定好了,但是因为有去年的前车之鉴,师父凡事是观缘起的,因此也就坦然等待师父的安排,同时心里也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可能回程之路会有一些违缘。7号晚上师父告诉我们因为他要去马尔康办事,这样就顺路把我们送到马尔康。我们心里当然是很开心,8号一早我们一行8人出发了,一路上真是欢歌笑语,其中师父很轻松地和一位师兄聊起了师父刚来汉地传法时的一些事情(在我皈依之前),我们听了心里十分感动,同时也感慨在这样的末法时代,佛菩萨乘愿再来度化众生真是非常的不易啊。在沿路上我们遇到了几个朝拜五明佛学院的信众,就是一路大礼拜的那种,这样虔诚的信众在藏地是比较常见的,师父立刻停下车来和他们聊天,毫不犹豫地拿出钱来布施。而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师父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以前也曾经想过,因为师父的弟子都有给师父供养,按说一家人的开销是够了的,但是好像听师兄说师父这边一直资金很紧张。有时生活费都入不敷出。这一次到色达,我才有更深的体会,师父一家的生活很简朴,钱大部分是用在了上供下施,师父对别人很慷慨,对自己就能将就就将就。实际上师父是不需要培植福田的,这一切都是在为弟子增加福报,这样我们学佛的道路才会更加顺利。


一路车子开得飞快,但是心里却特别的踏实,中午我们就顺利到达了马尔康。师父又提出来到汶川办事,这样接着把我们送到汶川,而汶川离成都就很近了。就在路过一个小村子的时候,师父很不经意地说:“哦,这里有鬼。”本来下午了,大家都有点昏昏欲睡,这下都精神了,我还特别冒失地问:“师父,鬼一般不是晚上才出来吗?”师父说:“我刚才看见一个浑身缠着白布,流了很多血的人坐在树上。到跟前就不见了,可能这里最近出过车祸。”我们的心里终于知道了师父一直把我们送到汶川的目的实际上是帮助我们躲开违缘。后来到了汶川师父的事情办得非常不顺利,因为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了,只能在当地住一晚。而我们则刚好搭上最后一班回成都的车,顺利地回到成都。回到成都后,一位北京的师兄给了我们一个座机号码,让我们马上联系师父,因为师父对于我们的安危很担心,后来才知道师父的手机又丢了。这一切的违缘都让师父承担了,作弟子的真是心中有愧啊。


回到北京我一直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因为和师父相处久了以后,师父很多的示现并不是惊天动地的,但是他就像投进你心湖的一粒石子,尽管没有掀起滔天巨浪,但是荡起的阵阵涟漪会在你的心里留下一份温馨的印记和感动。师父对于我们的帮助表现得是那么理所当然甚至有时是不经意的,因此很多时候我们真的不知道也不理解,甚至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了解当时师父的苦心和用意,那种感动难以名状。


以前我曾想过自己到底与佛菩萨的差距在哪里。那时我想,可能是神通等等吧。但是现在我觉得是慈悲心。因为如果换位思考,师父做的很多事情是我根本做不到的也无法想象的。我无法想象在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时,能将身上的钱送给别人,我无法想象在别人对你肆意攻击的时候还能设身处地为他着想,我无法想象在每天要做永远做不完的事情和接永远接不完的电话时还能不起嗔心,我无法想象的还有太多太多。如果让我做上师现在的事业,我估计我会崩溃的,因为如果有“我”存在,“我”就会想我也想过得好,我也想休息,我也想有自己的生活不被打扰,那么佛行事业就是一件太痛苦的事。佛菩萨的事业真的是“无我利他”。想到这,我就感到师父真的是伟大,是了不起,是我们的榜样和楷模。


每个人都有“我”存在,而这个“我”也都是有底限的,当触及到这个底限时,五毒就都冒出来了。我也总结自己与师父学佛的几年有没有收获,我看到尽管那个“我”依然固执地存在着,但我欣喜地发现好像这个“我”在逐渐缩小,以前也许是肯德鸡、麦当劳,现在也许是街边一碗面;以前上供下施也许是几块钱,现在可能很多也不心疼;以前是见到多么可怜的人也漠不关心,现在可能会为此难过半天。我想是师父的慈悲心感动了我,感染了我,而最大的收益者是我自己,因为我的生活从黑白电影变成了彩色电影,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我想只要跟着上师,这个“我”就会慢慢变小,直到有一天“无我”了,那么我们就会和上师一样拥有一颗毫无做作的慈悲心,就会和上师相应直奔解脱大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