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压力中学习放下

春暖花开

自从皈依上师以来,感觉自己从工作到生活再到心理的变化就象重新洗牌一样的,由混乱开始慢慢变得清晰起来。自从去年夏天从色达回来后工作的繁忙一度到了自己无法忍受的程度,心情也开始变得烦躁起来,这时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祈请师父的加持了,此时的我知道以个人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么大量而复杂的工程了,“十一”期间我在喇嘛钦诺声中开始了疯狂的加班,这时奇迹出现了,到假期结束时,我居然完成了工作量的70%,单位的同事都目瞪口呆了,我心中除了对师父的感激之外,已无法用语言去表达什么了。慈悲的上师无时无刻不在我们的身边照看着我们,帮助着我们。然而随着工作繁忙程度的再次加剧,我的心情又开始了烦乱,于是去请求师父希望可以离开现在的工作,可师父说你要是太累了就先休息一下也好,工作先不要换了。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知道师命不敢违,于是咬牙开始坚持,在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想师父说不让离开一定有道理的,坚持住,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也开始有了变化,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居然不再留恋这世上的很多东西了,对于自己一直非常看重的工作也不那么执着了,自己的一点点出离心开始了萌芽,这时的我才明白师父不让离开的道理,以我的性格换了单位还是会沉浸在工作中自得其乐,得过且过,那一点点的出离心不在这样的高压下是始终无法发出的呀。这时再回过头看看周围的同事,在工作的重压下都面现憔悴,身心疲惫,真是苦呀。一天我的同事居然和我说:“麻烦你问问你的师父,怎样去面对工作中的压力,怎样去化解呢?”呵呵,我心中偷乐,这位不信佛的同事看来也要佛菩萨的帮助了,于是在“五一”托去色达的金刚兄弟问了师父,师父的回答:“没有压力哪能修苦行,生活与修行是分不开的,我们之所以没有解脱就是有些事情放不下”。在转述了师父的开示后,我的那位同事频频点头。师父简短的几句话也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结,自己始终无法释放工作所带来的压力,现在明白了工作压力也是苦行的一种,工作也是在修行,也是在修自己的心,在工作中学习放下,不执着,以随缘的心态去面对工作中的问题。其实在生活中的修行真是不易,我们要过的关还有很多,但我相信在师父慈悲目光的注视下,我们都能顺利过关。与各位金刚兄弟共勉。


喇嘛钦诺!





雪山白莲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那天是午饭后,色达明媚的阳光洒满了师父家的小院,我们几个汉地弟子围坐在师父周围聊天,大家都在问着自己关心的问题,气氛很轻松,在我代师兄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师父语重心长地说:“没有压力哪能修苦行,生活与修行是分不开的,我们之所以没有解脱就是有些事情放不下,才会有你、我、他,才会有贪嗔痴慢疑。”然后师父看了我们一眼,那种眼神当时让我的心头为之一震,是有很多的不忍不舍在里面。“唉,没有人能够舒舒服服就成就的,有时越执着就越得不到,其实要说压力,你们谁都没有我大,呜呜呜。”当时师父做了一个装哭的诙谐表情,但是我们谁也笑不出来,我相信那天午后师父的这一席话对于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是一种心灵的震撼。我们的压力再大能有度众生的压力大吗。


本来这次来色达,肚子里也是带着一堆的问题,可是突然之间我发现我已经有了答案。工作,婚姻,孩子等等世俗的问题其实都是一样的。我突然发现这些日子以来,我陷入了一个怪圈。密宗特别是宁玛巴很强调的是上师相应,就是一定要听上师的话,于是修行和世间的事情都会问上师,其实很惭愧,我自己还是以问世间事情居多,工作变动要问,小孩生病要问等等。因为自己常认为学佛之后,特别是值遇如此具德的上师,那一定都要追求圆满。世间法中遇到了不顺利都希望师父能出马立刻扫平障碍,但是我忘了,如果没有苦行怎么修出离心,怎么消业障。我们的师父确实是利用各种善巧方便尽最大可能地帮助大家,那是为了维持大家对佛法的信心。听上师的话并不是事无巨细地问上师,对于修行和人生大的方向没有太大影响和意义的事情就不要麻烦上师。师父是我们人生的战略指导者而不是战术执行者。如果一切世间问题师父都能帮我们OK,那哪里有“果报还自受”的说法呢。其实想通了,自己也就轻松了,也不会缠着师父问这问那了,因为师父早就给了我答案了。这个答案可以举一反三,套用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想想学佛之后,我也是感到人生有了新的色彩。以前总是期望改变世界,认为金钱、权力可以,学佛后也曾一度认为佛法、上师的神通可以,其实佛法并没有改变我们外在的生活,我们还会遇到不如意,也许比以前还不如意。但是我们的精神强大了,除了忍能忍之事,也能以达观的心态忍过去不能忍之事,人也就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