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达见闻

龙妮(2006年1月)

2005年的12月,我与另一位师兄有幸随上师一同回色达,这期间有一些见闻想与师兄们分享。


一、信心


一日,上师回家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有三个像石头又不像石头的东西,还有一盘圆珠子。看到我们一脸的茫然,上师解释说:“这是一位了不起的瑜伽士圆寂后留下的舍利子,这个是舌头,这个是心脏,这些是舍利子,代表他还会再转世。”在惊叹的同时,我不禁好奇的问:他为什么圆寂的?上师说,是因为有两拨儿人相互打架,这位瑜伽士去劝阻,他们非但不听还对瑜伽士非常不恭敬,还扬言,“我们不但不会向你忏悔,下次要再让我们遇到你就揍你。”


这位瑜伽士非常伤心就圆寂了,圆寂时他示现了愤怒相,身体长到三米,但到第七天荼毗时身体缩到了一肘高,这是上师亲眼所见。


这位尊贵的瑜伽士圆寂后,那些当初不听话的人非常后悔,现在拼命的修塔建寺,可这又有什么用呢?自己的上师已圆寂了!


我们问:师父,这位瑜伽士圆寂的时候有多少岁了?师父说,应该有一百多岁了,但他自己说只有六十多岁,曾经有不少高僧大德说他早在四十多年前就已经圆寂了,但为了帮助众生依然留在人间。


每当听到有了不起的大德圆寂心中就惊恐不安,“师父,要怎样才能使自己的师父长久住世呢?”


“对上师的信心!”





二、电话


中国的电信局一定巨爱咱师父!


师父的电话之多已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师父的家在八吉祥山上,屋子里没信号,师父每次接电话都必须到院子里。寒冬腊月、冰天雪地、寒风呼啸、零下四五十度,师父就这样举着电话、踱着步子在院子里接电话。亲眼所见:


师父一顿饭的功夫接了三个电话:筷子刚拿到手上,电话响,师父出去接电话;我吃了整一碗后,师父回来,刚吃了半碗,电话响,师父出去接电话;我开始吃第三碗,师父回,刚给师父乘上第二碗,电话响,师父出去接电话;早已吃完的我看着师父的饭从冒着热气到彻底放凉,到最后这碗饭师父也没能吃下。


某日下午,师父要出门办事,将要出门,电话响,师父出去接电话;二十分钟后,师父接着电话上车、开车出门。两个多小时后师父回,佛母下车进屋,不见师父,问师父呢?答在接电话。探头出去,见师父在车中,四十分钟后,师父下车,在院中接电话,又等三十分钟,不见师父回屋,遂去院中与狗狗玩耍。见师父放下电话,忍不住好奇,师父说:这个是出门时接的那个,从出门一直接到现在。我目瞪口呆,想:这得是多么重要的事呀,要打这么好几个小时。师父说:说十五分钟,哭十五分钟,重复十五分钟,如此循环就这样。我倒。


师父的电话从早接到晚,某日与师父说笑:师父,您的电话都快打爆啦。师父说:真的打爆过,接了好几个小时,手机太烫了,最后就真的爆掉了。笑,僵在脸上。


电话不但让师父吃不好饭,还睡不好觉。有师兄,常常给师父打电话,一打就是几个小时,甚至晚上十一、二点,师父就这么不休息,举着电话听、说、听、说……


今年师父尤其怕冷,记得去年冬天,师父经常穿着短袖在屋外,就是一两个小时也没听师父说过冷。但今年不一样了,师父天天都裹着羊皮做的衣服还说冷;以前师父的气色可好了,又白又好,可今年,师父又黑又瘦,脸颊深陷,颧骨很明显的看到……


师父只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