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上师

春暖花开(2006年1月)

此次色达之行与夏天时的感受有很大的不同,夏天时我作为刚皈依的弟子随大家一同参加了师父的坐床典礼,此行在师父的热情款待下感受到的是上师的慈悲关爱和与众金刚兄弟在一起的快乐。而此次冬季之行让我更深地感受到了尊敬的上师无限的悲心。


到达色达的家中时,山下的小河已经开始完全结冰了,随着冰面的变厚,家中吃水的问题也就越来越突出了。河水已经冻了,现在要取水太费力了,而且水也越来越不干净。等一会儿看到上师的家人打回来的水桶里的水比夏天时浑浊了许多,还有许多的小冰块。到了晚上,上师的家人早早地就为我们准备好了被褥,还有电热毯,可师父他们的电热毯却因为电压太低始终无法热起来。我们要求换一下,可上师说:“没关系,你们比较怕冷,我们没关系的。”到了桑宝宝睡觉时,我先把他抱回到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宝宝带着哭腔说:“太冷了,我不要睡。”佛母只好把自己的藏袍给宝宝包住,宝宝把身子团成一团就睡了。等到早上,我问宝宝:昨天是不是太冷了?宝宝懂事地说不冷,没关系的。看着这简陋的房子,看着可爱的宝宝,我心里一阵阵地隐隐作疼,师父对自己太苦了。


这次才知道,夏天时,为了款待从汉地来的我们,师父家准备的各种饮料和食品都是平时难见的,就连我们不太爱吃的方便面都是很好的食物了。而对于这些,师父却说:很好呀,现在的生活真是很好了。师父自己的东西很多都送给了别人,自从我们回到家中,师父他们没有一刻的休息,一直在为大家忙碌着,师父总是很晚才能睡下,每天接的电话也是很多,因为家中的信号不好,师父就站在院子里接,冬天的院子里已经很冷了,可师父就一直在院子里耐心地接着一个个弟子打来的电话。看着师父在星空下的身影,我心中在想,如果面对着这样的一位上师我还无法好好学佛,那此世为人还有何意义?回想在成都时师父很快乐地向我们展示他新买的一件有假毛毛的背心,佛母说师父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以前了,现在比较怕冷了。师父穿上背心很愉快地说:“真是很暖和呢。”可这件背心也就三四十块钱。


看到山脚下别的活佛家的房子盖得那样漂亮,看着自己的上师住在这四处漏风的房子中,作为弟子的我们心中真是不好受。师父说如果我要爱财,大家供养我的钱已经让我成为富翁了。可师父却是用这些钱修经堂,供养僧人,照顾许多无子女的孤苦老人们,而自己却依然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师父说他的心愿就是弟子们真正能够成就,他就满足了。可我想说的是:上师呀,我们多么希望您和佛母还有宝宝们能够身体健康,生活得温暖和舒适呀。如果没有了上师,那还有谁能带领我们离开这五浊的世界呀,还有谁能在我们迷茫的时候告诉我们应该往哪去呢。我现在真正体会到祈愿上师长久住世的意义了。


这次在色达期间,师父为了弟子们的事情常到了深夜也还没有入睡,有位师兄的家人出事的那晚,师父直到半夜还在等着电话。对于我们所做的最微不足道的事情,师父都要说谢谢,可对于师父的恩情,我想说谢谢二字太轻了,上师的恩情我们无以为报,只有跟着恩师好好修学,才能不辜负上师的一片苦心了。


喇嘛钦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