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一颗心――2005年大恩上师坐床纪实

德吉卓玛(2005年7月)

(一)行者


2005年7月9日凌晨,40余位金刚兄弟为参加上师坐床典礼,依照大恩上师的嘱托,集齐在北京,驾车奔往我们家乡――美丽的金马草原。


高速路上单调的风景着实让人疲惫,加上不少司机都是首次长途驾驶,每日10几个小时的跋涉,着实令人担心。在上师佛菩萨的保佑下,在各位司机坚忍不拔的努力下,7辆车的车队极为顺利的到达了成都,与上海、广西、江苏等地的师兄一起,见到了同样辛苦跋涉到来的大恩上师。大家排成长队,手持洁白的哈达,献给珍贵的上师。我们的心情是何等的欢喜,真如远隔许久的家人终于团聚一般,掩饰不住的笑颜同样绽放在上师的脸上。尊贵的上师啊,我们终于又见到您了!


7月11日晚,在上师的带领下,增加至11辆车的车队顺利到达了色达,朦朦胧胧的月色中,八吉祥山半山腰上,上师家中弥漫出温暖的灯光。看着这优美沉静的夜景,出发前的紧张焦虑、一路上的辛苦疲倦,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二)八吉祥


到色达第2天,为避免高原反应以及恢复体力,大家在上师家中安静的休息调养,并有幸聆听上师开示。据后来师兄清点,本次来到上师家的,共有24位男弟子和24位女弟子。再加上协助奔波的司机及友人,在家中给58人的大团队做开示,上师都要用对讲机或者话筒,场景煞是喜人。而我们这些幸运的弟子们,则在这广博宁静的八吉祥山山坡上,享受着神仙也不及的美好日子。清晨缓缓散步,走到清澈的小溪旁洗漱聊天,上午在上师家的大院子里嬉戏,中午太阳晒了,就躲到两顶8吉祥帐篷中聊天或者听开示,晚上,清澈的月光洒满空旷的草地,犹如慈悲的观世音菩萨,给心灵带来祥和的安慰,甚至连平时的一日三餐都是由上师早已安排好的家人亲戚等人准备,做弟子的只管享用美味,真是非常非常惭愧!


(三)亲历殊胜


7月13日,按照坐床典礼的日程,上师带领大家前往阿日扎五明佛学院。当天晚上,按照上师的安排,大家在接近石渠县的一条小河边安营扎寨,两座巨大的8吉祥帐篷、一堆篝火、香喷喷的牦牛肉和白米粥、十几顶小小的绿色帐篷、袅袅的炊烟和哗啦啦的流水,俨然构成了一道梦幻般的美景,最最重要的是:在这样吉祥的地方、这样吉祥的日子,我们与上师在一起!


第2天上午,因等待佛学院准备坐床法会的物品,大家在河边玩起了各种只有在儿时玩过的游戏,拔河、跳绳、过人……大家笑得前仰后合。我们深深的体会到,做上师的弟子是多么多么的幸福,上师曾说过:“真心的希望你们开开心心的学佛,这一世要快乐,永永远远都要快乐!”我们所得到和体会到的一切快乐与安逸,全都是上师的加持。此次从见到上师起,上师便为我们仔仔细细的想好了一切,每天的打水、支帐篷、做饭等体力活,上师都安排了别人来做,因为不想让我们这些弟子太辛苦。路上的住宿、吃饭也尽力让每个人满意。我们这些顽劣弟子,除了惭愧之外,恐怕只有精进修行、早日成就方可报答师恩吧。


当日下午,车队顺利到达了举世闻名的阿日扎五明佛学院,巨大的“啊”字映入眼帘,经幡随微风轻轻舞动,吉祥翠绿的山坡上开满了金色和蓝色的花朵。自发组成的80多辆摩托车车队在前面开路,随后的十几辆车的车队缓缓驶入佛学院,成百上前的僧俗信众手持哈达迎接上师,上师的车顶上撑起了金色的伞盖,路边的藏人,纷纷向上师顶礼。


由于人数太多,本次坐床无法安排在经堂内进行,佛学院便支起了一顶非常非常巨大的帐篷。上师与法王并肩坐在庄严的法座上,弟子们受到上宾的礼遇,分4列坐在上师和法王脚下,四周是佛学院的僧众和尼众。


给上师及法王献过哈达之后,专门为这次法会准备的藏族歌舞开始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歌舞,虽不是金刚舞,却包含着极深的佛教义理。是以歌舞故事的方式讲述大圆满前行和正行的含义。歌舞过后,已接近傍晚,惭愧弟子们被安排住在法王家中,法王以无尽的慈悲,在百忙中抽时间与大家见面,无微不至的嘘寒问暖并备以盛宴。顶礼大悲观世音菩萨摩诃萨!


坐床典礼安排在7月15日中午1点钟,当天上午10时,应度母寺的热切邀请,上师前往度母寺,而弟子们则按照上师嘱托,在法王家中一同念经共修。中午上师回来后,法王慈悲的带领大家参观了正在修建中的3层的大经堂,随后,便引领大家前往朝拜殊胜法王白玛才旺仁波切的小屋。在此我们亲眼目睹了殊胜法王白玛才旺仁波切的肉身荼毗舍利--时轮金刚双身像,并惊讶的看到,白玛才旺法王的等身蜡像竟然自然长出了头发!!!尊贵的龙称法王坐在老法王蜡像前缓缓开示道:“老法王的蜡像长出头发,这是非常非常殊胜的事情,加持力非常大……今天将是你们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一天。”此时,有的师兄已经激动得泣不成声了。


1点钟,期待已久的坐床典礼终于开始了,欢乐祥和的歌舞过后,天空中飘起雨点,不久便密密的下起了直径约1厘米左右的白色冰雹,持续了5分钟左右,冰雹跳跃在地面上,跳起了欢乐的舞蹈。大家高兴的喊着:“甘露啊,甘露!”与白色冰雹一同降落的,还有极为殊胜珍贵的红色天降舍利,一位师兄幸运的用帽子接到了2颗,其余掉在地上的,就全然不见了。此天降舍利直径约0.4-0.5厘米,呈深红色,根据上师开示,这2颗天降舍利的红色是西方极乐世界和红文殊的颜色。顶礼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顶礼至尊红文殊!


天降甘露过后,雨越下越大,大家纷纷移入帐篷内,随着念经声起,雨越发大了,雷鸣声轰隆隆不绝于耳。帐篷顶呼呼晃动,地上积满了雨水,真可谓是风雨交加。法会接近尾声时,法王带领大家念颂莲师心咒,并开示道:“今天的缘起非常好,非常吉祥!”大家听了高兴得鼓掌欢呼起来。后来根据上师开示,“地上有雨,天上龙鸣”的含义是:名声及影响将如水和雷声一样,传遍整个世界。


法会结束后,大家走出帐篷,发现雨已经非常非常小了,又过了一会,竟然完全停雨了!能参加这一神奇殊胜的法会,实在是三生有幸啊!


为了不给佛学院增加麻烦,法会结束后,上师即刻带领弟子们返回石渠,从佛学院开车出来不久,车队发现前面路边一座普通的高山上,神奇的浮着一层白雪,从山顶一直到山脚,再到山脚下的山涧、河边,长长的,犹如一条哈达横在山路中间。当时的气温并不低,雪又非常薄,大家纷纷慨叹:真是太神奇了!从没见过这样的风景――绿色的山脉中,唯独这座山,变成了一座雪山!上师在弟子的祈请下开示道:这是佛菩萨世界里的哈达。


(四)


Anything left? Nothing but my heart.


--Tagore


7月17日,车队回到色达,休憩整顿期间,大家多次有幸聆听上师开示,对上师无尽的慈悲和无比的智慧越是了解多一点,就越发佩服得五体投地。金刚兄弟们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融洽,期间甚至曾在一个月光清澈的夜晚,数十人自发的组织“对月大合唱”。


7月19日晚,也就是车队离开的前夜,大家依旧围坐在上师面前倾听开示,而上师依旧以一贯幽默的方式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欢乐的笑声与离别的哀愁在帐篷中同时弥漫开来。


第2天凌晨6点钟,大家收拾好行李装好了车,车队缓缓出发了,上师佛母一直站在院子门口,遥望着车队。很久很久以后,在我们视线可及的最后一刻,上师佛母的身影已经化作了八吉祥山上的2个小小亮点,这2个亮点,依旧留在那里,一丝都未曾动过。车内,大家安静的拂拭着眼泪,连偶尔报路况的声音也变得呜咽起来。上师啊,在您的家里,弟子们什么都没留下,除了一颗生生世世永远跟随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