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在阿日扎

甘露水瓶(2004年)

今年夏天,上师在阿日扎坐床的时候,我们也有幸随同上师一起前往这个清净的佛教修行圣地。这里有很多终生遁世的修行人,虽然生活清贫,但他们的脸上和眼睛里,却分明闪烁着快乐、自在、安祥的光芒,远离世间一切的烦恼,令人见到,也不由得心生喜悦。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很多活佛、堪布还有普通的藏民,他们对上师都极为恭敬尊重。上师的前一世,是这个地区倍受众人敬仰的一位大活佛--普空寺的多吉旺波晋美唐奎仁波切。文革时,上师受尽了折磨,普空寺被打得最多的两位活佛,其中一位就是多吉旺波晋美唐奎。当时僧人被迫还俗,不杀生的被逼杀生,但是多吉旺波晋美唐奎坚决不肯伤害一条生命,不肯做任何违背佛教戒律的事,又因为他在寺内的地位,成了格外关照的对象,被毒打了很长时间,之后一直重病,最后不幸圆寂。在他圆寂之前,他的母亲卓玛岑措空行母对他说:这个世间这么痛苦,众生这么难度,你不要再转世了吧。但是多吉旺波晋美唐奎说,我的弟子里还有没成佛的,我还要回来度他们。卓玛岑措说:你回来也可以,但是不要回这个鬼地方了。多吉旺波晋美唐奎答应了母亲。在他转世后,卓玛岑措梦到儿子降生在热俄多吉活佛家,她马上找到上师这一世的母亲,流着泪对她说:我是您儿子前世的母亲,因为在他的前世我说了那样一句话,所以您的儿子这一世在小的时候,不能留在阿日扎这个地区,不然会对他住世的寿命有损。很多对上师做出认证的大成就者也对热俄多吉上师佛父佛母说了同样的话。于是全家就搬到了青海。





前世的缘份导致上师在二十岁之前不能回阿日扎这个地方。但是在这二十年间,阿日扎当地的僧众和藏民一直没有忘记上师,一直在寻找和期待上师的转世早日到来,直到今年8月份上师在阿日扎佛学院坐床,佛学院正式宣布上师就是多吉旺波晋美唐奎的转世,对上师长达二十年的寻找和认证算是有了一个正式的公告。我们在阿日扎感受到的这种对上师的期盼、珍惜和恭敬之情,异乎寻常地强烈。很多人见到上师的时候,几乎都是流着泪,不管是闭关多年的行者还是腿脚不便的老人,都一定要亲见上师一面。有一位长年闭关修行的老人,为了上师破例出关,同时将世代相传的一个极其珍贵的金刚杵供养给上师。这个金刚杵是莲师时期从桑耶寺传出来的,一直作为家族世代相传的宝贝。那位老人一直用一块布将金刚杵层层包裹着揣在怀里,从不离身。因为时间太长,包金刚杵的布已经象块皮子一样又硬又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