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峰圣境 瑞相天然——随热俄多吉上师朝礼五台山纪实

南卡多吉




“……南无清凉山金色界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叩钟偈的妙音,那样动听,神奇的五台山,久已向往。


五台山位居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是文殊菩萨的道场,从古至今,感应不断。本人听过的关于五台山的故事就有很多。比如古德杜顺有个弟子发愿往五台朝礼文殊菩萨,杜顺大师告诉弟子不必去,无奈该弟子听不进去,执意成行,到了五台山才有人告诉他:你到这里来干什么,你师父就是文殊菩萨呀。急忙赶回去时,师父却已经圆寂了,此时追悔莫及。密乘祖师莲花生大士曾经在五台山随文殊菩萨系统学习续部及数学;净土宗祖师法照国师得入五台圣境得文殊菩萨指点广宏念佛法门,带徒众再来时听闻钟声,遂建大圣竹林寺。明朝憨山大师曾被摄入五台圣境得到文殊菩萨加持,文殊菩萨赐给以天灵盖盛的甘露,憨山大师见了觉得恶心,没敢饮用,旁边一个喇嘛服饰的行者接过去一饮而尽,剩下一点点憨山大师舔食之后,甘美无比,身心通泰,修为大大提高;宗喀巴大师入胎时其母梦见老僧自五台来;清顺治皇帝弃位出家于五台山,留有“我本西方一衲子,如何落入帝王家”之诗偈,令人感慨万千,回味无穷。近代虚云老和尚拜朝五台山,感文殊菩萨化身为文吉接引关照,文吉一句看似很随意的问话,老和尚当时不识,后来开悟了才知道那是菩萨在点化他。现代亦有观音菩萨现身留下真影照片等神奇瑞应,而我自己的一些师兄在朝礼五台山时也有稀奇的感应,所以我一直想有一个机会朝礼五台山文殊菩萨——不过我的发心是一定要跟一位具德的上师一起去。


今年春节期间,机会终于来了,来得很突然,我都没有想到。大恩上师热俄多吉仁波切在五台山闭关一个月,为接上师出关,受其他几位师兄的委托,我匆匆忙忙地踏上了去五台山的火车。由于头一日天降大雪,五台山火车站上山的路可能不通,一直坐到忻州下车转大巴,上午十点钟才到达上师闭关的住所。上师闭关的住所是一家私人旅店,一进门的客厅里醒目的贴着一张大势至菩萨的画像。大势至菩萨在密宗里的名号是金刚手菩萨,为三世诸佛力量的总集。店主人面相都很和善,后来的师兄说男主人活脱脱一个“土地”模样。店主人说其他也有一些活佛曾在这里闭过关,比如堪达活佛。我一听非常高兴,告诉他们:“堪达活佛也是我的上师,是度母的化身,前一世堪达活佛在闭关的山洞里圆寂,虹化至一肘高。你们真是太有福报了。” ——也许这也是上师在这里闭关的因缘吧。


上师、佛母和八岁的小女儿索南旺姆在这里闭关了一个月,未出房门一步,饮食全部由主人送入。陪伴上师的还有菩提心师兄送给索南旺姆的一只小兔子,上师给他取名“拉切里”,意思是花耳朵,因为这只小兔子的耳朵是花的。闭关前还很小,一只手掌可以托得下,一个月后长大了一倍。上师开玩笑说:“我们四个一起闭关一个月,我们三个还有时说话,花耳朵闭关连话也没有说。”拉切里实在是太有福报了,不知道过去世怎样积来的福。


中午十二点,我们开始做出关前的会供,我有幸代表弟子参加;而主人也发心拿来一些供品,上师很高兴主人的加入。会供时,佛母完全是背诵的,而索南旺姆对经文的熟悉程度也让我惊叹。会供之后大约三点半钟,在凛冽的寒风中我陪上师一家从菩萨顶从上往下走了一圈。由于天气严寒,很多佛殿都关了门。我们来到文殊菩萨的化身乾隆皇帝御笔书写的石碑,上师带我们右绕了三匝。我趁机问上师:“师父,乾隆皇帝时您是什么人啊?”师答:“不知道,不能说的。”我又问:“那乾隆皇帝现在是什么人呢?”师答:“也没什么的,乾隆皇帝的化身有好多的。”后面佛母冲我直挤眼。菩萨顶大门前的牌坊两面题有另一位文殊菩萨化身——康熙皇帝的御笔:“灵峰圣境”、“瑞相天然”。下了菩萨顶,上师带我们到塔院寺转绕大白塔,转动塔四周的转经轮时,几乎把我的手都要冻僵了。寺院的僧众们正在殿内做功课,看来是一个密宗修行的道场。


回到旅店后,上师带着索南旺姆一起念诵经文,声音十分悦耳好听。我好奇地问上师诵的什么经,原来是佛子行三十七颂,大喜,就此向上师求得了此传承,在此五台圣地,真是殊胜无比!接着我向上师请教了几个问题,其中有一个极度困扰我的问题也在这一次迎刃而解了!上师和佛母都很高兴,上师专门为此给我做了加持。上师问起我有无藏文名字,我答说日波益西上师带我们去西藏的时候给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南卡多吉”。他们都很惊讶:“啊,两个南卡多吉!” 日波益西上师的弟弟,热俄多吉上师的另一个儿子,也叫南卡多吉,大家都觉得有趣得很。


就这样我问起日波益西上师出生时的事情,上师没有直接回答我,却说:“反正他说的都不会有错的。在他五六岁的时候,我的一个哥哥,普空寺修护法的时候是领头的,就说他说的话都没有错的。在他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我教他‘啊啊嘎嘎’的时候,他问我:‘阿爸,那个拿长刀子的活佛叫什么名字啊?’他在梦里见到了。从小他就念了很多很多的文殊心咒。”上师又若有所指的对我说:“普空寺的活佛都是最好最好的活佛。”我问:“日波益西上师是不是普空寺的活佛呢?”师答:“是。”原来这里有个缘起:两年前热俄多吉上师在北京时,有一次上师拿着普空寺寺主普空活佛的法照在头上顶了一下,竖着大拇指对我说:“这是最好最好的活佛。”我当时紧接着问了一句:“日波益西上师是不是也是最好最好的活佛?”那时上师没有回答我,我想可能因为他们是父子关系吧。今天为了坚固弟子的信心,对我两年前的提问,上师给了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上师悉知!


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北京的其他几位师兄来到旅店。由于大雪,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开车十来个小时远绕太原赶到这里。来的李师兄、侯师兄是一对夫妇;两位司机是李师兄的哥哥和好友,他们尚未皈依,能发心来接上师,真是难得。见过上师后,决定次日回北京。


第二天一早,我跟着两位司机大哥去试车。谈到每一个发心朝五台的人,文殊菩萨必然化身去接引。梦参老和尚说过:“五台山是‘华严经’曾授记之圣地,据说若发心要朝五台山的话,文殊菩萨会迎八百里,送五百里”。文殊菩萨可能化身为一只鸟,一只蝴蝶,一个乞丐,结果看谁都觉得可能是文殊菩萨!他们还笑着说:“还可能是一阵轻风!”此时的五台,雪山、白云,天气晴朗。


早餐过后,辞别主人,我们计划去朝礼殊像寺的文殊菩萨像,并买点东西。两辆车驶离旅店——关房,停在大白塔附近。下车后,侯师兄抬头一望天,叫了起来:“快看,彩虹!”自打一年半以前跟着日波益西上师去拉萨后,彩虹见过N多次了,然而这一次与以往所看到的都不同,彩虹镶着云彩的边,随着云彩的形状变化而变化。云彩像狮子的形状,旁边也有云彩像龙的形状。这时其他人也聚集着看彩虹,忙着拍照,不亦乐乎。上师看了一小会儿,然后慈悲的答应那些游客一起拍照,很快就躲到旁边的铺子里去了。有一个拿着专业摄像机的人对他的同伴说:摄像机里看到云彩里很奇怪,有一个小的圆形的发光物,不是太阳。


我跟着上师进了铺子,我问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外面有彩虹,看了吗?”答说:“刚才看了。”“你们在五台山能经常看到彩虹吧?”答:“也不经常,嗯,也不能说很难见到。”“那隔多久见一次彩虹?”她回答道:“不长时间,也就两三年就能见到一次。”我告诉他跟着我们上师常能见到彩虹,如果哪怕供养一点点,也能积很大福报。她想了一下,就拿了一串六道木的念珠供养给远远柜台那头的上师。上师让我收起来,当然我没有敢接,我想大概上师知道这是我搞的名堂吧。


当我们来到殊像寺朝礼文殊圣像时,彩虹越发的清晰、绚丽,有好几处彩虹,层次分明。殊像寺的台阶处也镌刻着“瑞相天然”四个大字。我们在文殊圣像前,顶礼、供灯,愿这文殊智慧之光照破一切众生心中痴暗。当我们驱车离开五台山时,彩虹就消失了,彩虹持续的时间大约为五十分钟左右。


我们原路返回,五台山内一路上,上师说某山很好,某某山是一个坛城,等等。下午三点半左右,到太原附近折返时,我发现天上又出现云彩镶边的彩虹。上师看了就淡淡的说了一句:“哦,跟上午的彩虹是一样的。”就没再管了。这一次的彩虹较淡,只持续了几分钟。


这一次虽然只在五台山呆了一天,却两见彩虹。我深信这彩虹是因上师而显现的。我们业障尚未清净,除了彩虹之外,不能看到彩虹中其他还有什么。回北京后,我问上师彩虹中还有什么,上师告诉我:是文殊菩萨的狮子,狮子鬃上佩戴日、月、星、如意为严饰,东南西北四个角有文字(文字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另外一侧是一条龙。——天地间有感斯应,种种瑞相常常伴随圣者,而我们凡夫俗子不能够看到上师内证的功德,须见此种种瑞相而生信心。


上师即佛菩萨,上师在处,即为净土。愿我们珍惜与上师的缘分,珍惜与上师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时时刻刻祈祷上师,祈祷上师的加持,因为上师是一切加持之源。再谈一则古德示现的典故:拾得欲朝五台礼文殊,寒山道:“五台礼文殊,不是我同流!”


喇嘛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