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手可及,香巴拉----记日波益西仁波切弟子04年川藏之旅

德吉卓玛(2004年8月)

顶礼上师!


一、草原上的繁星,黑洞洞的苍穹,伸手都不见五指,我的感觉长满世界。


2004年7月底,我们16位弟子有幸跟随至尊上师日波益西仁波切前往川藏地区--仁波切的家。7月22日晚,大家组成车队,上师亲自开车,马不停蹄飞速前行。那是怎样一种心情,大家克服了许多世俗上的障碍,凭着对上师三宝的清净信心和对深入学习佛法的渴望,开始了这场身心之旅。由于因缘巧合及上师安排,我们的车队前两辆车依次为白色和金黄色,上师说这是吉祥的缘起,白色代表佛法,佛法是白法,黄色代表上师、活佛。一路上风和日丽,不断出现吉祥的白云和太阳周围的彩虹,大家心情格外明朗,几辆车内都是笑语连连。


美丽的景色固然宜人,但这五天四夜的奔波劳累、一路上的艰辛险恶也是非亲尝者所不能体会的。黑漆漆的深夜里我们翻越秦岭,眼前能看到的只有眼前起伏蜿蜒的盘山路、大风吹动的草丛和灌木,如果此时有一点点疏忽或打盹都有坠入深谷的危险。像我这样见识短浅的人,更是由衷的相信了一位师兄曾说过的话:“因为害怕所以睡觉”。


上师的考验和加持不可思议,几位司机更是深有体会,尽管不分昼夜的“疲劳驾驶”,大家却仍觉得充满信心,并且从未出过任何差错。条条弯路仿佛是我们烦恼重重、障碍重重的内心,上师是以这种超乎寻常的方式教我们学会克服昏沉和掉举、减少睡眠的障碍,如同跟随上师修行了一座禅定,让我们这些凡夫尽量回归那寂静明澈的本性。


二、我们看不透前生后世的因果,也无法俯瞰生命的长河,但我们伟大慈爱的父亲,又继续唱起那一世曾唱过的金刚歌。


7月25日,上师和弟子在成都进行了短暂的休息调整以便修理车辆,到达上师家时已是7月26日中午。上师高兴得在草原上又蹦又跳:“终于又回到美丽的金马草原啦!”上师的家人将我们这些弟子如同亲人一样热情招待,屋子里摆满了汉族人习惯的食物、水果、饮料、糖果,让我们着实非常感动和感激。我们见到了上师可爱的儿子—胖胖小小的桑昂丹增仁波切,桑昂丹增仁波切尽管只有1岁多,但已经显示出了超出常人的秉性和智慧。


刚刚到上师家的前几天,尽管上师家人百般细心的照顾,但3500多米海拔的高原仍然让大家或多或少有些高原反应,由于身体的不适及欠缺足够的交流,个别金刚兄弟之间出现了极微小的矛盾,上师虽然没有时间过问这些琐事,但马上觉察到这一小小违缘,及时召开了“家庭会议”,以便解决金刚兄弟之间心里的小疙瘩。上师对大家说:“你们这些人里,有的前世的关系是父亲和孩子,有的是马和好心的主人,有的以前恨的厉害,现在却喜欢的不得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究竟那一个是父亲或者马的主人,因为金刚兄弟之间都是有着很深的缘分,我希望你们能好好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们这些愚昧的凡夫弟子,看不透前生后世的因果,也无法俯瞰生命的长河,但上师是我们永远慈爱的父亲,教导我们抛弃坚硬伤人的我执,将狭隘自私的目光放远再放远,做一名真正持戒清净的佛子。


三、“吉祥美丽的草原,众生成就的地方,净土扎溪卡哇,这是我的家乡。”----上师所写歌词。


在上师家老老实实的住了一周多,每天共修、听上师开示,生活好不惬意,大家的身体也都基本恢复正常,马上就要出发去阿日扎了!8月1日下午,上师带领大家到珠日寺放生了80只鸡,然后便连夜赶往石渠县。


第二天下午,在法王的弟弟赞巴拉上师的迎接护送下,我们一行人到达了举世闻名的阿日扎五明佛学院,亲眼目睹了山上自然显现的阿字,并见到了数千米长的迎接队伍。那些在路边迎接的僧人,舞动着洁白的哈达,脸上闪现着灿烂真诚的笑容。上师的车刚刚进入佛学院的门口,法号吹起,迎接的仪仗围绕起上师的车队,上师金色的车子上方撑起金色的华盖,比丘们手提象征供养的金色宝瓶,跟随上师的车缓缓前行。到达佛学院最大的大经堂门口,上师和堪布下车走入经堂,比丘、比丘尼以及上师的弟子们纷纷步入经堂,念经开始了。龙称法王身材高大,面容慈祥而宁静,法音柔和流畅,令听者如沐甘露。坐床结束之后,我们跟随上师进行了一次最为殊胜难得的朝拜:朝拜殊胜法王白玛才旺仁波切荼毗后的身舍利----黑色十轮金刚双身像!这真是上师的加持!也是大家累劫修行积累福报的一次大爆发!要知道:“凡亲眼见到这一尊十轮金刚双身像的有情,此生命终之后,将往生香巴拉净土。”


大家进入白玛才旺法王的小屋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恭敬而严肃,在上师叩拜之后,我们有幸仔细观看了十轮金刚双身站像,那一座像呈黑色,线条和轮廓非常清晰,如同雕刻一般,龙称法王还慈悲开许我们自由地拍照和摄像,方便更多的人看到。顶礼大恩上师日波益西仁波切!顶礼伟大的龙称法王!


四、“百万雄兵兮彩色缤纷,四十万大象兮愤怒狂奔,黄金战车载满战士武器,齐赴大战场兮英勇莫敌。”----《香巴拉王朝指南》


在上师与龙称法王共同返回石渠县的路上,太阳周围出现了清晰的圆形彩虹。在彩虹的伴随下,我们的车子停在了一片吉祥而开阔的山坡上,几座山围成的山谷中有一片开阔的平地,平地中有蜿蜒的小河缓缓流过,龙称法王坐在这美丽的山坡上,操着流利的汉语向我们娓娓道来。


在这一片吉祥的观音神山上,将建成一座利益广大众生的香巴拉塔,这一点早已为许多大成就者所授记。根据龙称法王的描述,该塔将建成三层,第一层为汉地风格,占地约2000平方米,第二层为藏地风格,第三层为印度风格,第三层将供奉殊胜法王白玛才旺仁波切的舍利和殊胜的时轮金刚双身像等圣物。这座塔被命名为法慧愿成金刚宝座――世界和平香巴拉塔(见阿日扎佛学院网站www.arizha.com),可见其赋予了多么神圣伟大的使命。龙称法王缓缓的说:“以后这里就叫香巴拉净土。”


从神山归来,龙称法王抵达石渠县,而上师及我们这些弟子则即刻从石渠返回色达。傍晚时分,西方的一座山顶上发出了一片橘红色的光,数分钟后,这光渐渐变成两道彩虹,接着,两道彩虹融为一条,同行的师兄将这殊胜的一幕详尽的记录了下来。


五、您是众生的太阳,您是我们的上师,为了众生的解脱,祈请上师的加持,喇嘛钦诺,钦诺,真钦喇嘛钦诺……


由于福报有限,在得到上师开许之后,我不得不提前回京,梦一般的心灵之旅告一段落。


清晨5点多钟,天色未亮,一一惜别了可亲可敬的金刚兄弟们后,我和另一师兄坐上了甘孜到成都的大巴车。驰骋没多久,身旁的师兄已沉沉睡去,我一抬头,发现车子正前方竟然是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想到未来近两天的危险的山路不再有上师亲自引导,我胆怯的心中不禁默默唱起了上师经常唱的歌:“您是众生的太阳,您是我们的上师,为了众生的解脱,祈请上师的加持,喇嘛钦诺,钦诺,真钦喇嘛钦诺……”几分钟后,车子即将驶进乌云和浓雾之前,忽然绕过一座小山,山的上方盖满了一大片金灿灿半透明的云,那云的形状清清楚楚正是一只展开翅膀站立在小山上的雄鹰……我懦弱无明的眼泪掉下来了。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身心与上师同在一处更快乐更有意义呢?我一时间想不出来。


至诚祈请尊贵上师宝,悲切呼求具恩之法王,自身不堪非尊无所依,师心我心合一无别祈加持。喇嘛钦诺,喇嘛钦诺,喇嘛钦诺。(2004/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