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一缕发,重逾须弥山

多吉扎西(2004年8月)




04年7月23日,是至尊日波益西上师说定回色达的日子。我虽然很不放心自己那极难照顾的孩子,但是这回无论如何也必须要去给师父送行的了。实在说,我的业障在阻止我去见上师,我自己都很清楚地知道。这种无形的力量不知道大家是否也曾感受到?它在吞噬我对上师刚刚生起的一点信心!





可是,一见到上师,一切马上开始变化了。上师正在修一种法,但特意做了个手势让我进去坐在一边。我一坐下入静,马上心就定下来,信心和力量也立刻恢复了。上师修完法后,问到我孩子的情况,我不想让上师过于操心我孩子,又要为孩子背业,于是就没细说,只是说自己见到上师后又恢复了力量。但上师很清楚,轻叹一声,然后开始拉起前额的一缕头发,慢慢疏理,慢慢疏理......突然间,猛力一拉,一缕头发拉了下来,大家全都惊呆了!只见上师很平静地慢慢将头发理成一条线,这时我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果然,上师向我招手,让我过去,将头发交给我说:“把这个给孩子戴在身上,或许有些作用。”我双手接过这极





其珍贵的上师的头发,口中只会说:“太惭愧了,太惭愧了。”泪水已经出来了。





刹那间,上师巨大的慈悲心彻底摧毁了那层阻隔着我和上师之间的业障,对自己曾经对上师有过的怀疑深深地忏悔!上师所自然流露出来的无限大悲心是任何假活佛所不可能装得出来的!在此之前,我虽然多次感受得到上师的威德力量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但内心深处那种“万一是假的”的念头总是无法消灭。也是上师加持吧,一位师兄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你是跟着法走还是跟着上师走。这正是我疑惑之关键所在!我总觉得与上师之间缺乏一种“法”的沟通。应该通过法,然后对上师起信。这是我很大一个误区。我这是在跟法走,而不是跟上师走。这才是修密乘的关键。以前虽然读到一些上师们的开示讲到对上师信心的重要性,但没有真正明白。虽然皈依5个月了,还没有真正懂得密乘的要领。也可以说还根本不懂得密宗的要领。





上师这一缕头发,实在是太珍贵了!捧在手里沉甸甸的。这是我此生永远受用不尽的无上法宝。我拿什么来回报上师的恩德呢?只有自己努力修行,早日成就,像上师一样去度化众生,才是对上师最好的报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