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高原---忆念在藏地的日子

益西多吉(2004年8月)

从色达回来已经有两个多星期,晚上做梦,金刚兄弟们又聚集在一起收拾行装,准备向色达出发了,每个人的心情都格外兴奋,又可以见到上师,又可以在高原上奔驰了。


清晨醒来,窗外马路上汽车的轰鸣,提醒我已经回到了这个喧嚣的城市。


轻轻地说一声“喇嘛钦”,上师知,请加持我,让我随着记忆,再一次踏上这难忘的旅途。


(一)


车队在傍晚经过黄河渡口,驶过西岳华山脚下,仿佛是山神的献礼,一阵细雨从天降,过了山口,雨也恰好停了。我们沿着黄河向西方驶去,天边的落日正呈现出如意宝状,上师说这是一个吉祥的预兆。


从成都去色达,赶的是夜路,一直是在崎岖的山路上,临近半夜时分,司机们都已经十分疲倦,上师突然对驾驶第一辆车的师兄说,前方的路上要注意一件事,这位师兄以为上师是随便说说,没有马上按照吩咐去做,结果随后上师提醒的事情就发生了,虽然不久之后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大家都意识到,即使是在最精疲力竭的时刻,也必须用心领会上师的每一句话。


(二)


来到上师家里的前几天,我们注意到屋里的一个僧人,他穿一身破旧的僧袍,总是坐在角落里,默默地数着念珠。


在上师为汉族弟子开示的时候,他虽然不懂汉语,却一直耐心地听。最后,上师用藏语为他做了简短的开示,几乎不加思索,语速极快。上师后来说,他在用藏语作开示的时候,都是用的经文原话。我们不知道上师究竟为他开示了什么,只看到这位虔诚的出家人被深深地打动了,他流下激动的泪水,向上师顶礼,为了报答上师的恩情,他发愿在十天内念二十万遍金刚萨垛。


上师说,用汉语为大家开示的时候,有时候想要表达的意思说不出来,有时候想说这个,说出来的却是另一个意思,这是因为弟子们的业障太重了。说了那么多话,其实佛法的事情就是一件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这一件事。


有些人也许会认为上师有很多的“毛病”,比如喜欢唱歌跳舞、疯疯颠颠,晚上不睡觉,白天睡不醒,等等。华智仁波且在圆寂前对弟子们说,我虽然有很多的弟子,但最终得到我的“毛病”的只有两个,能够领会上师那些为凡夫所不喜的“毛病”的,只有这两个心子。


当弟子们都没有犯戒,机缘成熟的时候,上师会作一些非常深的开示,但深重的业障常常使我们无缘听到更多。一些弟子喜欢问自己的前生,上师认为这没有什么意义,但有一次应大家的一再要求,上师就讲了一些,刚要说到我们都备感兴趣的关键处时,上师注意到一位师兄痛苦的表情,原来他白天摔伤了手臂,痛苦不堪。上师问他怎么样了,这位不幸的师兄回答了之后哀求上师赶快作回向吧(这可是有始以来第一次没等上师讲完就要求回向的情况),于是上师就结束了这次开示(我感觉是大家共同的业障作用在他一人的身上)。


一位师兄给我一个很好的建议,在听上师开示的时候,要看着上师的眼睛,把自己的心敞开。


(三)


在一个下午,我们终于来到了阿日扎。


雄鹰在山上巨大的“阿”字上空盘旋,僧人们排起了长长的迎接队伍,洁白的哈达漫天飞舞,隆隆的法号声在山谷中回荡,袅袅香烟弥漫在圣地的上空。


多杰旺波晋美唐奎,为了佛法的事业和众生的利益,在阔别多年以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在庄严肃穆的大经堂里,数百位僧人聚集在一起,龙称法王和上师坐在高高的法座上,学院的堪布和僧人们恭敬地将供养品献上,僧众们齐诵八吉祥颂和怀业祈请文,在如潮般的诵经声中,我们感到自身已渐渐溶入上师不可思议的佛法事业的大海里。


有一个预言说,至尊日波益西仁波且将在二十岁后回到他前世的寺院,利益很多的众生。坐床仪式的举行,预示着仁波且度生的事业从此将蒸蒸日上。


龙乘法王说,由于因缘所限,今年是小一点的坐床仪式(已经十分隆重了),明年夏季将举办大的坐床仪式,届时会有更多的僧众和弟子们参加。


坐床仪式后,龙乘法王和日波益西上师带领大家来到白玛才旺法王居住的小屋,近距离瞻礼了法王的塑像和殊胜的呈现时轮金刚双身象的舍利,白玛才旺法王微笑着坐在那里,我们的内心顿时被神奇的力量打开,充满了无边的光明和喜悦。


第二天的上午,一行人离开阿日扎踏上归途。车队行驶在风景如画的高原上,法王与上师共乘一车,观音菩萨的化身--竹扎龙称法王在右,文殊菩萨的化身--日波益西仁波且在左,这时太阳的周围出现圆满的彩虹,望着上师与法王乘坐的金黄色的吉普车,我突然想起我们的论坛最初的名字—慈悲智慧之路。


沿着这条路,我们驶入了群山环绕中的扎西拉刚让木山, “世界和平香巴拉塔”将要建立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