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无奇,其实有意

仁真卓玛(2004年8月)

(一)寓教于乐训稚童 用心良苦宣佛法


上师很多时候都乐意应机对弟子做这样那样的开示,时常会配合一些活泼生动的表情和动作向弟子传授寓意深刻的佛法佛理。弟子们大多是成年人,用言语上师便可让我们领会他的教义,可是众生中还有很多小孩子,这些可爱、不谙世事、又乱蹦乱跳的小家伙们该怎么教呢?这个丝毫难不倒我们的上师。


在色达的一天下午,众师兄跟着上师在院子里“比斗”武术,一大伙儿人嘿嘿嚯嚯的吆喝声把邻居家的小孩们都吸引过来看热闹了,七八个孩童儿,两三条鼻涕虫,小孩特有的天真和好奇以形态各异的表情流露在脸上时,犹如一朵朵七彩可爱的小雏菊,让人不甚爱怜,上师本在和师兄们酣战正欢,看到一下子冒出这么多小孩来,他似乎改变了主意,只见上师开始变着花样与这群小孩逗乐,孩童们高兴的围着上师团团转,欢声笑语挤满了整个院子,装不下的,自然就跑到外面去了。看着上师跟孩童们满草地里打滚,满院子奔跑,我觉得这群孩童们实在是太幸福了,能有这么好的上师带领着玩。过了约莫近一个小时的光景,孩童们都玩到兴致很高时,上师突然说:“我作你们的师父吧,好不好?”众孩童无一例外的欢呼到:“好啊!”有这么会带领他们“玩”的师父,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上师马上又应机说:“那好,我是你们的师父,就应该教你们一些东西,大家都听好,看好了!”众孩童高声应答好后,上师安排大家列成一队站好,我还在心里猜这又是要玩什么游戏呢?耳边便传来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四皈依”。只见上师带着孩童们每往前跳一步,就教他们念一句“四皈依”,本来是看似随意玩耍的场面竟如此自然的变成了生动的儿童佛法启蒙课,一时间我明白了上师的良苦用心,看着上师额头上因为陪孩子们玩,累得流下来的汗,我觉得自己的眼睛也湿了。孩子们朗朗稚嫩的念诵声,一声赛过一声高,我的心情也变得很激动,久久不能平静,上师言教之用心和智慧之巧妙让人佩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到这时,天已全黑了,上师仍在不知疲倦地和孩童们边玩,边教他们一些佛法上基础的道理。说实话,很心痛上师的身体,因为他在教弟子的时候,是从来不会顾及到自己是不是累了,是不是饿了,只要弟子愿意听,他都会一直教下去。


文殊菩萨本就为诸佛之师,那个下午我们更是见识到上师善妙的智慧和忘我的慈悲。最近上师也就出现的一些问题在网上做了非常及时的开示,那一篇篇充满谦虚之词的开示都饱含着上师对轮回众生最真的慈悲愿望和期盼回头的良苦用心,让人百读不厌,爱不释手。我常觉得上师的智慧有如一把利剑,能将炽盛的烦恼和苦难在一瞬间劈得烟消云散,我还未来得及品尝痛苦的余味之时,就已到了一片安宁清净的新天地,在徐徐微风吹拂下,竟没料到其实早已是天凉好个秋了。


(二)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大家是不是看着上面那个题目很面熟?是的,我正是借用了囊括金庸先生作品题目的诗句,不因为那诗句本身的境界和含义,而是因为它能包罗多个武侠文集的题目。如果看过上师和弟子们在草地上“过招”,那集李小龙、李连杰等现代各武术名家之精要的招法,我想只有上面那个题目才能传达其神韵和气势。


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这里我想推介的是上师和弟子们演的一出武侠剧。常言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弟子们在色达的时候上师也就不失时机的拉着弟子们自编自演了一出短剧。剧里,上师还是演上师,弟子还是演弟子,不同的是上师一改平日端坐做开示的样子,拉起弟子舞起了武术中的各招式。真没有料到上师的动作会那么到位,那么好看,李小龙,李连杰的神情韵致上师都能轻易表达的淋漓尽致。有位师兄特别会假摔,动作逼真贴切,当上师要显露身手之时,少不了有他作陪。


上师开始亮招了,一掌下去,一腿飞来,又补上一记拳,还未等对方缓过气来,一脚又将其逼至无路可退,这里都需要上师自己给动作配音,因为看似很猛的动作,其实落下去都是很轻很轻的。呃,你猜对了,上师不过是演示个样子给我们看罢了,只见假摔的师兄在上师众招式的制服下,慢慢慢慢倒在地上,口吐事先含好的百事可乐告别了这个短剧。然后,只见上师高兴的牵着佛母的手慢慢踱向前方布满鲜花的草地,两个人最后都匍匐在花从中,双手托着下巴,后面的脚还竖起来快快乐乐的一摇一摇,好一个圆满美好的结局啊!在一旁看的弟子们都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因为上师表演的实在是太好了。


我想这并不是郭靖黄蓉最后终于到了一起,也不是王子和灰姑娘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我的理解是,弟子和上师过招,其实蕴涵的意思是弟子接受上师的加持,而假摔的弟子最后口吐可乐倒下,是表示弟子的我执被完全破除,并获得解脱,上师佛母最后快乐的匍匐在鲜花布满的草地上就是象征解脱后一种永远安宁快乐的境地。


(三)与鸡共舞放生园 惊鸿一瞥伏藏门


这次去色达,佛事活动是如此之多,放生当然也少不了,但这次放生的辛苦和乐趣却很让人回味。


上师最后决定放生鸡,因为当天菜市场最多的活物就是这个了。高原的鸡身价也比平原的鸡高出许多,当放生款转换成八十多只鸡时,我开始傻眼了,这么多带着味道的鸡该往哪里放啊?也许就是这么一个略带嫌弃的不好想法让我最后跟四笼鸡挤上了一辆车,这还不够,我还和另外两位师兄,一共三人坐在了车的前排,其中一个是司机座,另外一个座位,就是由我和另外一个都不苗条的师兄挤了,后排呢,当然全给了四笼有着光明前途的鸡了。


上师选择珠日寺为放生地点。喏,就在前面那座像金字塔的雪山下。一位师兄指着远处告诉我珠日寺的大致位置。我很配合的遐想到,好美哦!当然这是在完全没有料到后来车途之艰辛和车况之“复杂”的情况下。


我们选择穿越色达的金马草原到珠日寺,一路上草原很美很美,可是路真的很颠很颠。整个路途中就是这样的小苦和大乐交织着,但始终都是快乐占着上风。其实,我和两位师兄,四十只鸡挤一部车也很快乐,因为师兄一路幽默的反复念叨,我没吃过肯德基啊,后面的四十只鸡也都很乖,没有哭,没有闹的。颠颠簸簸数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珠日寺,下车之时早已是繁星满天了。


到了目的地,上师不顾辛苦,立即和寺里的僧人做了简短交流,决定把鸡儿们放到寺旁的一处放生园。终于要让鸡儿们下车了,诸位师兄卷起袖子卸下八个大笼子,把里面早已是迫不及待的鸡儿们,还给了大地,上师还时不时趴在地上找出那些快乐得发晕竟走到车下的鸡,免得它们被误伤。这些幸运的鸡们落地之后,都很高兴的叫,咯咯咯咯的舞动翅膀活动被束缚已久的身心。那天晚上,只见繁星下,神山前,二十来号人在放生园里为八十多只鸡庆祝重获新生,要知道没有上师,这一切都不会有的。


在离开珠日寺之前,我们有路过著名的珠日神山伏藏门,大家都没有下车,我想擦亮眼睛看个真切。夜幕下,那个传说中与众生福祉密切相关的伏藏门就在眼前密密麻麻挂着的经幡后,车开过的时候,司机放慢了速度,大家心里都有些激动,但最终以沉默或低语表示对它的敬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明天一定会更好!这是我坚信的一点。喇嘛钦!喇嘛钦!喇嘛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