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司机的感受

扎西秋尊(2004年9月)







我作为司机每次去藏地感受上师的加持甚深,我曾与众师兄三次去藏地,而且担负着开车的重任。





第一次去藏地是在2003年5月,正值非典最严重时期。上师在藏地要举办一个法会,为众生祈福,消除灾难。我们六人代表众师兄们前往参加。六人中,有三个司机,开一辆车。没去之前上师详细询问有谁开车,在电话里给每一位司机加持,并且细致地嘱咐一路上要注意哪些事情,包括哪段路谁来开都嘱咐得清清楚楚。我第一次上高速公路还是有点紧张,每开一个小时就累得不行,当开到秦岭路段时,一看对面大车风驰而过,一看到陡峭的山川,我立刻停车吓得浑身冒汗。尽管扎西多吉师兄连开了十七个小时,我却一点也不敢接,甚至连看一眼弯延公路的勇气都没有,我干脆闭上眼睛听天由命,甚至忘记了祈请上师的加持。到了藏地后与上师朝夕相处了一个月,对上师的信心渐渐增强。尤其坐在上师开的车里对上师游刃有余的车技佩服得五体投地,不知不觉中在回来的路上居然敢开了,真是神奇。在开车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上师加持的不可思议。那次到了藏地后才知道上师在我们来的一路上不停地给我们加持,利用石头,狗,小鸟等等为我们引路,我们才得以顺利到达。每当我们走错了路的时候,前方就会出现一块大石横在路的正中,但是当时我们并未明白这是上师在指路,绕过石头继续向前开,结果发现走错了,回头想起来这八成是上师的暗示,以后再遇到石头挡路就开始查地图看看方向是否有问题。最不可思议的一次是在快到观音桥的那个岔路口。我们拐上了一条错误的路,开出没多远我们一车的人就都发现路中央躺着一只长相非常奇怪的狗,它直视着我们,当时所有人心里都微感异样,但是没有多想继续向前开。走出非常远也没有发现地图上标示的那个应该出现的牌子,这时才又折回来。路上不由自主想到那只拦路的狗,包括它怪异的长相,直视我们的眼神,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升起来了,师兄们开始议论,这时才感觉这可能又是上师的暗示。回到原来狗横卧的地方,所有人都想再看看狗还在不在,可哪里还能找到它的影子。到了色达一问上师,上师说道:是啊,拦着你们不让过,你们还要过。





第二次去藏地事隔一个月,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四辆车五个司机。作为曾经去过藏地的司机责无旁贷地担负起开车的重任,我不免有点七上八下,但是一想到有上师的加持一定会没有问题。与上次一样在临行前上师给每一个司机打电话加持,一路上很顺利地到了都江堰,这时上师打来电话让我们连夜赶路,要求第二天中午之前一定要赶到色达。司机们都很睏,我也很想睡觉,可一想到这一定有什么密义,一定是为我们的安全,我也坚持要连夜开车,我永远记得当时上师在电话里对我说的话:“我的好徒儿,你一定做得到。”听到此话,我热泪盈眶,浑身增加了无数的力量,也不睏了,那一夜我车开得特别好,甚至在似睡非睡中也开得游刃有余,不可思议。快到翁达的一段公路上,不经意间忽然看到路边坐着一个少年,藏红色的裙子,白色的上衣,他悠闲地坐在路边,几位师兄恰好与他的眼神相遇,心头都是一震,那眼神,表情,竟与上师酷似,但是上师应该在色达等我们的呀。当时那位少年的眼神,好象似笑非笑,又好象略带责备。一位师兄悄悄说:“我感觉这个怎么是上师啊,是不是怪我们太慢了。”大家一路上紧赶慢赶,但在中午来临时没能赶到色达。结果以后的路上,爆胎、飞车,事故接连出现。由于上师的加持,所有人员都安然无恙,车辆居然也毫发无损。





到色达后与上师一同奔往西藏,在两个月追随上师的路上我开疯了,只要跟在上师后面,不管是多难的路,多快的速度,都觉得那么的踏实,那么的稳健,那么的忘我。两个月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好多问题,由于这一行的殊胜,路上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连续地爆胎,第一次爆胎我特别内疚,觉得自己做了错事,使得师兄们为我停车,为我换胎。我很苦恼,对上师说:“师父,我不想开车了。”上师说:“开,爆了胎也要开。哪有人开车一直不爆胎的,很正常。”在师兄们换好轮胎后,我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祈请上师加持:不要再爆胎了。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尽量躲开石子,很快我被落到后面,我变得手忙脚乱,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了上师的声音:“放心开车,没关系。”可我还是放不开。很快前边的车队停下来,原来上师的车胎爆了。上师第一个来到我车前,很高兴地跟我说:“我的车胎也爆了!”当时我觉得上师的态度很特别,说也奇怪,我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换好轮胎上路,没过多久上师的车胎又爆了,上师还是第一个走到我车前,很平常地对我说:“我的车胎又爆了,爆胎很正常,没关系。”我终于恍然大悟,这是上师示现给我对一些事情不要太执着,要学会放下,放下了也就放松了。我又开得轻松自如紧紧地跟着上师的车。这一次荣幸地被上师送了一条洁白的哈达,并授予我开车堪布的称号,我把哈达紧紧系在车里。凡夫就是没有办法,我又开始得意了,连着遇到几次惊险可我还不以为戒,这时从对讲机里传来了上师的声音:“躲过第一次不一定能躲过第二次!”听了这话我又开始收紧了。我明白了做任何事虽然不能太执着,但也不能觉得有了上师就什么都不在乎不顾因果律了。





第三次去藏区是2004年7月份,这次又是与上师同行,带着稳健与平静踏上了追随上师的路程,一开始有些兴奋,也听到对讲机里传来上师的话:“一个跟上一个。”我又开始特殊化,高速公路上边道超车,没过多久就爆胎了,事后我冷静了一下,一丝不苟地按上师的轨迹前进,一路上来我的车再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又一次体会了只要听上师的话,就会万无一失。这一次最深的几个感受:第一向极限挑战,感受上师无限的加持力.我自己也没想到,生活中的我酷爱睡觉,每天必需保持十个小时睡眠,否则一天都没有精力。这一次开往藏地虽然三夜两天没有睡眠但却精神百倍,身心愉乐。一路上似乎与上师融为一体,无苦无累,伴着上师的歌声只有快乐和满足,似乎自己也成了佛菩萨,没有了五毒的烦恼。 第二,由于几个师兄急于归京,我们一行六人踏上了独自回来的路,还好能跟扎西多吉师兄同行我还是非常踏实的。扎西多吉师兄是上师非常喜欢的弟子,之所以喜欢是他对上师的信心让大家望尘莫及,他的智慧在众师兄中也是第一的,样样精通,无一不行,开车修车都是第一,所以跟着他开车就不希望被落下来。我们以80-90迈的速度在盘山公路上穿行。我们超过所有的车,但是文川到理县的路大车特别多有三次险情,一次是超车时对面大车已经顶过来无路可逃,在喇嘛千诺声中把车头钻进前面大卡车车厢的下面,自己车的尾部与对面大车只差几厘米。第二次自己正以80迈开时,一个急转弯突然发现一大堆车横在路上,当我刹车时离前车只距离十米远,我使劲地踩着刹车一边念着师父救我,刹车的声音尖锐刺耳,车眼看就要撞上前车时停住了,前轮扬起一片烟,周围的人全部惊恐地看着轮胎和我,我的车前保险杠与前车只差十公分,这时同车的师兄说:“我一点都不害怕,我就知道肯定会没事(因为有上师的加持)。”第三次路过秦岭时,有一段路很奇怪至今不知是怎么回事,我同扎西多吉师兄的车都失去控制,不听使唤,路面极滑差点飘进山涧,但最后都有惊无险重新控制住了车辆。总之不管碰到什么只要不忘喇嘛千诺,一切事都会迎刃而解,只要你对上师有信心,上师的加持力无限而宽广,信心与加持力成正比就是信心有多强,加持力就有多大,这仅是我在开车中的体会,与师兄们共享并共勉。





衷心祈请上师加持,愿三界众生都能在您的加持下清净业障,终获解脱。





喇嘛千诺!!!喇嘛千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