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色达到北京---想来就来了

益西多杰(2004年9月)

一天晚上,几个师兄围坐在上师身边聊天,上师突然问我:“你上班的那个地方的门口,坐着一个怪人,是怎么回事?”





我赶紧问上师,是什么样的怪人。上师说是一个人没有头脸的样子,我马上想起我单位门口那个上访的妇女,她怕别人认出自己,就用布盖住头脸,手持一张大字报,坐在单位大门口,以期引起路人的注意。





但那是几个月以前的事了,那时上师还在色达呢。





我问上师,您什么时候到我上班的地方来了,我不知道啊。上师说:“有你在那个地方,所以我来了。”





我问上师,那么远的路,您怎么来的啊。上师说:“想来就来了。”





事后想起来很害怕,上师时刻都在自己身边,都在觉知自己的身语意,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有那么多不好的想法,上师都一清二楚。





喇嘛钦诺!深深忏悔!





过了一些日子,一天中午,我独自在办公室,打开电脑,看着上师的法像,久久不愿移开目光,上师也注视着我,我不由自主地念诵起金刚萨垛心咒,向上师做至心的忏悔,上师、咒语与我的心,渐渐融汇在一起。





突然响起的电话声把我惊起,是一位师兄打来的,她说上师现在让我马上回电话。我立即打过去,上师说他在西藏大厦,问离我这里远不远,我连说不远不远,赶忙把路线告诉出租车司机,并约好十分钟后在大门口见面。





我到达门口的时候,上师已经坐在那里了(穿着便装)。我说上师您找得还挺准的,上师说你的这个门我认识,所以我就坐在这里等。我说上师您不是来过我这里吗,为什么还要我告诉出租车司机路线呢?上师说,我到你这里是无意中来的,并不按照什么路线。





这天下午我和我的单位都十分幸运,上师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的椅子上,与我的各级领导都打了招呼,并且又来到会议室,坐在领导的座位上,与我和另一个师兄(与我是同事)开了一个“特别会议”。





办公室坐我对面的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女孩,她说:“你那天来的那个朋友挺特别的,头发长长的,总感觉与别人不一样。”我说那当然啦,我的朋友嘛。心想她的眼力还真得不错噢。





当我每天走进单位大院,想起上师来的情景,心中这样祝愿,“愿以此殊胜的因缘,让这个地方所有的人都离苦得乐,究竟解脱!喇嘛钦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