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念师恩

益西多杰 (2004年4月)










(一)


2002年夏天,我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两月不能自由行动,医院也检查不出原因,翻来覆去,痛苦不堪。死亡的恐惧经常笼罩在我心头,夜里不敢独自呆着,只好把录音机放在耳边,不断听念诵经咒的声音。多年来对佛学的一些认识,此时起不到作用,虽然向佛菩萨做至诚的祈祷,但在巨大业力的感召下,一颗心总是提不起来。我想此生也许要完结了,可是我离修行解脱还很遥远啊。家人、亲戚也来说风凉话,劝我别再学佛了。 躺在床上,我十分难过。





到了9月,身体慢慢地好了,(后来我才知道,上师的超度法会也是在9月举办的,即使是用散乱心做的祈祷,上师三宝都不会忽略)。我想这次活了命,一定不能再象以前一样虚度时日了。





经过了一次大的磨难,受了很多苦,消了很多业,才能够见到上师。





这年冬季的一个日子,我从同事那里得到一个消息,日波益西活佛来了,我想一定要去,前一天晚上,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多天没有修行了,明天去见活佛,要把自己污秽的身心清洗一下,于是就念诵金刚萨垛。





见到上师是在第二天的上午,在杨庄的一间房子里面,上师很年轻,坐在那里法相十分庄严,一边念着加持的咒语,一边把手放在我的头上,同时上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师母,会心地笑了。





我就象一个在黑夜里行走了很长时间人,突然来到阳光下,不敢直视耀眼的光芒,有一些迷迷登登的,又象一根在严冬里冻僵的木头一样,在温暖的阳光下还有些麻木。





(二)





最初皈依上师之后,感觉今后学佛再不能自欺欺人了,从头到脚要做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否则怎么有脸见上师和师兄们呢。但积习是如此严重,心里的污垢不是一时能清理干净的,所以见到上师就十分害怕,十分羞愧。有几次想去见上师,但走到上师住的地方时,身体象山一样沉重,围着房子转上半个小时,出了一身汗,才敢进去。很多时候我都会坐在角落里,到后来脸皮磨得厚了,才敢往前凑一点。





后来才知道为何害怕,因为上师知道我心里的一切。





有一次我的心十分混乱,业障翻腾的历害,我知道自己心里面起了邪见,但当时无力对治。这时一位师兄突然把我叫过去,说“我要对一些新来的师兄讲一下戒律,你也一起听一下吧”,我当时还纳闷,为什么让我和新来的人一起听?然后他开始讲,句句都是针对我当内心里的想法,我内心很快生起了忏悔。上师以这种形式对我进行了教诲。





另一次与师兄们一起听上师唱歌,我坐在离上师较远的地方,对另一位师兄低声耳语:“上师唱的一首歌(名字现在记不清了)特别好听,如果现在唱给我们听就好了”话音刚落,上师马上唱起了这首歌。





经常是自己心里面起了不好的念头,上师虽然不在眼前,但总是有旁边的人过来指出我的过错,我感觉自己变得很容易被识破,不能再做任何伪装了,必须老实做事,真诚待人,表里如一。





上师对每一个人的关怀和慈悲都是平等的,不是我们以凡夫的心所能够观察到的,我们所知道的不过是大海中的一滴。有一些具备清净信心的师兄,能够与上师相应,得到一些十分殊胜的感应和加持,这样的事例有很多很多。上师说过:等你们将来成就了,回过头来看,你才知道上师的用心良苦。





上师与我们是没有距离的,具备正确的发心和清净的信心,你的起心动念就会逐渐变成现实,仅仅祈请上师你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益众生。而如果心中起了坏的念头,果报就会很快到来,迅速地给你以警戒。所以应该最善于利用祈请,时刻不要忘记祈请,祈请上师三宝加持我们不要忘失菩提心,加持一切众生解脱轮回之苦。





(三)





皈依之后,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无始来的恶业迅速成熟,马上就会应在周围的环境中,原来做坏人的时候,谁也不惹你,现在反而障碍重重,要经受一次次的磨难,来消除旧业,考证修行的决心和信心。





2003年的春天,师兄们要去色达,我很想去,但工作突然就忙了起来,一天到晚做不完的事,根本就走不开。师兄们走后,我的日子十分艰难,身体状况不好,还要做繁重的工作,在忙碌和喘息中,人觉得要耗干了。尽管我十分勤恳,全单位的人对我都很好,唯独我的上司总是看我不顺,总是找各种理由,动不动就呵斥,干很多活还要挨骂,我知道这是因果成熟,是重债轻还,与别人不相关,而在这种状况下,一个学佛人也不应忘记菩提心,真是很难。一次自己在家读佛经,忍不住就痛哭了很久,感觉自己在漫长的轮回中,在世间五毒中沉溺得太久了,造作的恶业无量无边,世间这个大苦海,无边的众生在里面太苦了。





上师说过“你学了佛,原来很有钱,变得没有钱了,原来很健康,变得有病了,这是好的开始”。有一位善知识说“菩萨度人,有时会让他受更多的苦,让他苦够了,知道了有漏皆苦,自然就知道回头了”。





(四)





上师有很多时候会示现出疯颠的样子,一开始接触的人会不太习惯,念头会很多,需要慢慢理解其中的含义。上师说过“正正经经坐着,很严肃的样子,一天总在念经打坐,这个样子我也可以,你们不要过多的分别”,“与我在一起的时间越久,你的念头就会越多,想得很多,但是要继续亲近上师,慢慢你就会知道的”。





我们凡夫的心总是不平等,把事物分成美和丑的,好和坏的,在贪欲和嗔恨之中打滚。上师长相十分庄严,用现代人的眼光看,是一个标准的帅哥,但上师有时会做鬼脸给我们看,把脸扭成各种十分难看的样子,让你触目惊心。当时觉得好玩,后来在生活中才领会到其中的意义。当接触到美好的容易让自己生贪的事物,知道这是上师的示现,贪欲就止住了,当看见不美好的容易让自己生起嗔恨和厌烦的事情,知道这是上师扮那些鬼脸来调伏我们,嗔恨就化解了。





一切众生皆具佛性,而上师即是我们本来佛性的真实体现,与我们清净平等圆满的自性无二无别,一切显现都不离自性,一切时,一切处,顺与逆,好与坏,苦与乐,都是上师的加持与示现,在我们没有成就之前,随时都在生起贪嗔痴,当下认知这些五毒的本性,由此感知无所不在的上师三宝的巨大加持力,安住于自性之中,这也许就是密法的无比殊胜之处吧。





佛陀曾经将他的殊胜弟子比作一面鼓,不击不响,小击小响,大击大响。成就者就象一面巨大的法鼓,空的内部象征已经圆满了空性智慧,你不祈请,不忆念,他会没有动静,象平常人一样,你散漫地祈请,就听到微小的回声,你用清净的信心,至心地祈请,用力地敲击,就会听到遍满虚空的声音,你的自性也会发出共鸣,了知自己与上师三宝无二无别,从而契入实相解脱。





(五)





想了解上师,一定要听上师唱的金刚歌。有一次我到上师那里去,上师一见面就唱歌给我听,虽然我还不能解读这里面的含义,但我知道上师对我们确实是用心良苦。每次听上师唱歌都让人十分感动,那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看见上师的一位做歌唱家的弟子,在听上师唱歌的时候,感动得流下眼泪。





我总是想,成佛后的感觉与听上师唱歌时的感觉大概差不多吧,清清净净,快快乐乐,轻轻松松,明明白白,简简单单,愿世上所有的众生,都来分享这种感觉吧。





那真是让人解脱的妙音,你只有听了才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