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的一天

益西卓玛 (2003年5月)










到了色达的第二天,日波益西上师带我们去雅尔龙寺转经。雅尔龙寺位于一片较为平缓的山坡地上,规模不算太大,但整个寺庙看起来非常庄严肃穆。转经筒建在寺前的小庙里。


我们下车的时候,碰到一群藏民,有二、三十人,穿得很破旧,主要是老妇人和儿童,就住在小庙附近。等我转完经筒从小庙里出来,看见这一群人向上师虔诚地礼拜。几位师兄上前很友好地跟他们打招呼,他们都非常友善地回礼。过不多久,上师开始打金刚结送给这些转经的人,每人一条,因为人数较多,上师忙了好一阵,佛母在一边不停地抽取新的红线递到上师手里。趁这个机会我在四处转悠,转悠回来时,又发现上师在派发供养给他们,每人都给了几十元钱,有个别的给了上百元。我知道上师要负担很多五保户的生活,以为这些人就是他要负担的五保户。后来一问才知道,他们还不是五保户,是专程来转经的,非常虔诚,但是生活很贫困。发完钱物,人们又祈请上师摸顶加持,于是上师又逐一给大家摸顶,其间又不断随顺个别的要求作特殊加持,有求必应。这时远处走来一群牧民,看到这个场面也都下马,祈请上师为他们摸顶。从我转完经筒出来见到上师,这大半天的时间里他基本上就是一直忙个不停。不知是谁开始念诵四皈依,师兄们跟着身边的几位老妈妈一起念诵,念着念着,皈依上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到底是什么意思,对众生的意义到底有多么重大,就在那么一闪光间,我好象突然有了重新的、深刻的认识,这时有一种冲动想要大哭,又怕人看见,就跑到一座白塔后面,眼泪就止不住掉下来了,这时候,回顾上师的慈悲和恩德,以前对上师起的各种邪见,自己做的那么多错事,感恩和悔恨的情绪从没有这么强烈过。我念着金刚萨垛,向上师深深地忏悔,一边在想,就让这眼泪冲刷掉我心里所有的污垢吧。


离开雅尔龙寺,上师的车在前面开着,我们几个坐着扎西多吉师兄的车跟在后面。一只低飞的鹰从上师的车前掠过,因为飞得太低,一头撞在车上。鹰受了很重的伤,跌在地上飞不起来了,按常理来说,车开得如此快,撞在车上的鹰恐怕活不了太久。上师立刻下车,一只手轻轻上扬,作了一个托起的动作,嘴里轻轻吹着气。那只鹰神奇地展开翅膀,又飞上蓝天,开始较低,慢慢越飞越高。师兄们看着它飞远,兴奋得欢呼,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大家说得异常热闹,上师就站在一边含笑看着,好象这事不是他做的,他只不过是在听别人讲一件有趣的事。


大家重新上车。开了不久,上师又停下车,向山坡走去。原来是一只牦牛躺在地上动不了。上师看出那只牛病得非常厉害,没有力气站起来。他用鼓励温和的眼神看着它,然后轻轻握住牛角向上提,那只牛挣扎着站起来,腿还打着晃。站了不到片刻,又跌倒在地。几位师兄想帮忙把牛扶起来,也握住牛角要拽它起来,但是那头牛非常重,这么做根本无济于事,太用劲了怕会弄疼它。上师让我们小心,牦牛角是会伤到人的。他拍拍牛的背,好象在宽慰他的孩子,用手重新握住牛角,牦牛没有费太大力气,重新站起来了。上师抚摸着它的背,说,好了好了,没关系了,站起来了。然后对我们说,走吧。我们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一直到我们的车开出去很远,那头牛始终站在山坡上,再没有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