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南多杰的天葬之旅

益西卓玛  (2003年5月)







一天下午,上师带我们去看天葬。几位师兄中,不怕死人的只是个别人。说起死尸难免让人觉得晦气,但有上师在身边,大家胆子也都异常大起来。


到了天葬场,一群群秃鹰聚拢在各处,好象等着什么。天葬场里有很多死人留下的衣物,地上非常零乱。索南多杰是我们当中年龄最小的师兄,极其怕鬼,为这个上师以前跟他开过很多玩笑,次次都吓到他。虽然怕,他的好奇心也是我们当中最重的,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他都有兴趣研究一番,走得离我们越来越远,上师看他如此喜欢研究,又跟他开起玩笑来,说,喂,你看看地上都有些什么呀。索南多杰一一汇报,最后说到,这里有一个人的头盖骨。上师就说,那你拿起来我看看。索南多杰真的用手拎着一个半圆的东西给上师看,一边介绍说,这个头盖骨还不是很大。他问上师,您要我拿过去给您看吗?上师说,好了好了,你放下吧,快点过来。当时我心里暗暗佩服,这小子真是行啊,上师让他拿,他就拿了,厉害。


索南多杰走到上师身边,上师就笑他,你怕不怕,这个头盖骨晚上要变鬼来找你了。说得索南多杰开始胆颤,一劲问,那怎么办呀,师父你要保护我呀。后来他又自我安慰,说,有上师,应该没什么关系吧。上师故意说,它来找你,我可帮不了你。我们在一边看得暗暗好笑。


因为天葬师没来,当天的天葬没有进行,我们停留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晚上德多堪布来到上师家,大家又提起天葬的事。扎西多杰师兄胆子非常大,请求晚上去天葬场过夜。上师问大家,你们怕不怕?大家谁也没吭声,只有索南多杰一个人非常老实地回答说,怕。上师就说,好,那你去吧。我们大家在这里等你,你一个人去,待三个小时就可以回来。


索南多杰明显开始紧张了,问上师,那我怎么去呀。上师说,你走去也行,骑车去也行。索南多杰问到,我会不会碰到鬼?上师就说,当然会啦,有很多鬼的。你心里不怕就没事,怕就会得病,变成傻子。说着作了个歪眼斜嘴的表情。索南多杰的表情收紧了,问,那我该怎么办?师父您会保佑我的吧?上师说,我怎么帮你,你自己想办法。


可怜的索南多杰一心想用他知道的所有方法应付会出现的可怕场面,问上师,那您教我一个咒,让我能把这些鬼都吓跑了吧。上师说,哪有这样的咒呀,没有。索南多杰仍然坚信上师有办法,又求到,师父,那我都会遇到什么鬼,遇到他们该怎么办?


上师拿起桌上的一个麻花,抓了一把糖和几个批杷,说,这些你带着,遇到鬼时给他们。可别都给了啊,一次给光了再遇到别的鬼可就不行了啊。索南多杰非常用心地记住,又更仔细地询问遇到什么鬼该给什么东西,上师一一指出,他就一一把物品都收好。


所有给鬼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索南多杰该上路了,他心里紧张到极点,要给家里人打个电话。扎西多杰师兄说,打什么电话呀,不用了吧,这事也打电话。索南多杰的声音简直象上战场再也回不来的人,要作最后的诀别,说,可我总得给我父母打个电话呀,我还不一定能再见到他们。我总得跟他们说一声。没想到我这次离开家就回不来了。


索南多杰正要掏电话,上师拦住他说,打什么电话,快走吧。佛母拿来四盒火柴递到索南多杰的手里,让他带着。上师催促道,快走吧。


大家陪着索南多杰出屋,看他骑上一辆自行车。索南多杰还在犹豫,看上师是不是真要他去。上师非常坚决,一点不含糊要他走。外面漆黑一团,没有路灯,只有天上的繁星闪烁,周围的山隐在黑夜里,只看得出暗色的轮廓,显得很吓人。索南多杰骑上车就走,这时的上师是我们中最为紧张的一个人,他一直盯着索南多杰,生怕他走太远。眼见他的车子走得有些远了,上师大叫,索南多杰,回来,你回来。索南多杰没听见,还接着往前骑,上师有些急了,向前跑了几步叫道,索南多杰,你回来,快点回来。师兄们也有些着急,怕这小子真的跑远了,一起叫他。索南多杰听到呼喊回来了,大家心里早就明白上师是在用种种善巧方便引导他,只他一个蒙在鼓里。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上师是在对他进行引导,还想着去天葬的事,问上师,您怎么要我回来了?上师说,没有没有,你再去吧。索南多杰倒没含糊,又骑上车走了,上师一直紧紧注视着他,快看不清他的身影的时候,上师立刻大叫,索南多杰,你回来,再不要去了,好了好了,你快点回来。


等索南多杰回来,上师和德多堪布都对他竖起大拇指,连声说,非常好非常好。索南多杰这个憨厚的小伙子仍然一头雾水,说,您怎么不让我去了。上师说,你已经去过了。


大家心里非常佩服索南多杰。他心里的害怕和紧张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在他以为回不了家见不到父母的时候,他仍然遵循上师的要求没有想过要退缩。这样的信心真是非常难得。而经由这一回,他获得的上师的加持足以让他有一个重大的飞跃。而上师在引导索南多杰过程中的慈悲,让所有师兄都感动不已,尤其是在索南多杰骑车上路的时候,上师一直密切关注着,在引导他的同时,又生怕他走得太远,尤其是在喊他回来他没有听见的那次,上师几乎要追出去把他拉回来,声音中的那种关切,我找不出任何可以形容的词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