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花生米

益西卓玛  (2003年5月)







晚上在上师有空的时候,会跟我们做一些小游戏。上师说,这些小游戏都是很有意义的,你们将来就会明白。


有一次,上师让所有弟子都张开嘴,他把花生米扔到弟子嘴里去。如果不害怕,花生米会直接进到咽喉吞进肚中。前面几位师兄有成功的有没成功的。大家玩得很高兴,没心思去琢磨这样的游戏有什么密意。轮到我的时候,上师的表情有些痛苦,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事,他又很顽皮地笑着让我张嘴,往我嘴里扔花生米。我突然想起一位师兄说她的嗓子有炎症,全是泡,可痛苦了。我在想,上师用这个方法在修自他换吧,把我们的病都背到他身上去了。不过上师让我张嘴我也就张了。等游戏结束,上师和佛母走进另一个屋中,我偷偷跟去,看见上师非常痛苦地捂着嗓子,佛母递给他奶茶。我心里非常难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跟别的师兄说了,大家本来还沉浸在游戏的快乐中,一下也都不出声,等在屋门外,想看看上师怎么样了。上师发现了我们,招手叫我们进去,又跟我们聊天,这时一位师兄悄悄说,“你们咽咽唾沫。我嗓子原来可疼了,现在好了。”我试了一下,原来发炎疼痛的嗓子果然好多了。这么多人的嗓子疼都转移到上师身上,原来让我们吃花生米的游戏,实际上是上师又在替我们修自他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