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色达之行

益西卓玛 (2003年5月)







赴色达缘起


“非典”开始蔓延之际,日波益西上师正在闭关。上师预见到此次疫病的严重性,担心弟子的安危,提前出关,给我们打来电话,第一句就问;“你们大家都好吗?”刚接到上师的电话,大家都又惊又喜,因为上师原本要一直闭关到7、8月份。突然听到上师的声音都是出乎意料。上师说,这个病太严重了,他有点儿担心大家,他如果一直闭关,没人管我们也不太好。上师非常及时地传了金刚盔甲心咒,并慈悲开许所有愿意念的人都可以念。此后上师一再叮嘱大家,如果一个都不想病,一个都不想死,就一定要好好念这个心咒。念的时候心里要很清净,不要想太多了。上师甚至用祈求的语气说:“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就多念吧。”





“非典”高峰期,上师决定在藏地办4天的法会,念经加持众生都健康平安,祈祷疫病早日平息。在跟弟子们通电话时,上师说,你们来我这里参加法会吧,汉地现在这么严重,你们在我这里住一阵,等病慢慢平息了再回去,你们也没有危险了。上师在电话中为弟子念经加持,声音中带着哽咽。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几位听出上师声音异样的师兄都面面相觑。在我的印象中,上师只在两种情况下掉过眼泪,一次是法王如意宝在成都养病,上师去探望法王,另外就是这回。看来这次真是太严重了,众生的苦难真是太深重了。大家放下电话后,心情沉重。如果不是非常必要,上师不会一再暗示,最后明确表示要我们去藏地。最后6位师兄开一辆车,代表所有的师兄们出发了。





上师在我们上路以后就没有休息过。每次在我们遇到危险前,上师都会提前打来电话通知我们注意。进入四川有一段山路格外险峻,路况非常糟糕,险象环生,我们的车有几次都是轮胎贴到了路的最边上,下面就是山涧,稍有不慎就要翻下去了。上师预知到这一段我们会不太顺利,告诉我们要如何处理,此外,上师供养并请喇荣五明佛学院和白塔寺等寺庙的僧众为我们念经。一路上的所有危险都在上师加持下平安度过了。





到达都江堰已是下午7点。大家马不停蹄,连夜赶赴色达。上师也一夜没睡,为我们念经加持。在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能体会到上师加持的不可思议。开车的师兄这种感受尤其强烈。





上师的家


到了色达以后,大家发现弟子供养上师的钱上师几乎全部用于上供下施了。供养寺庙的修行人和高僧大德是早就知道的,我们不知道的是上师还要负担很多五保户的生活。这些五保户大多是无依无靠的老人,生活贫苦,缺衣少吃,上师每月都给他们买粮食,还给他们生活费。上师一家自己过得非常俭朴,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上师住的房子很简陋,是三间木头和土坯结构的小房子。墙上有裂缝,风一刮贴在墙上的布就呼呼地抖动,阳光也能从裂缝中透进来。房屋防潮防寒效果都不好,上师为了接待弟子,买了全新的被子、垫子和毛毯,晚上睡得很暖和。上师的家并不宽敞,6位师兄占去一间屋子,上师他们就不够地方住了,只能在外面搭帐篷睡。藏地白天晚上温差大,夜晚温度非常低,我们来的第一天夜里就下了雪。这一晚上师和佛母是在帐篷里睡的。





在珠日寺坐床


随后几天,上师带我们转山、拜佛。最为荣幸的是我们参加了上师在珠日寺的坐床典礼。这是上师第二次在珠日寺坐床了。寺庙的大管家扎亚说,日波益西仁波切是珠日寺前寺主才旦活佛和众多高僧大德认证的活佛,也是他非常敬重的一位活佛。寺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活佛将法帽戴在上师头上,僧众们念诵长寿祈请文,祈请上师长久住世。珠日寺背靠珠日神山,它是藏地最为殊胜的三座神山之一,当年法王如意宝曾经试图打开珠日神山通往阿弥陀佛极乐世界的伏藏门,但因众生福报不够未能成功。上师坐床那天,从来不曾积雪的珠日山顶白雪皑皑。大圆满大成就者贝若扎那曾经授记,在珠日神山变成雪山的时候,将会有一位非常有加持力的瑜伽士来到这个寺庙。





拜见多昂活佛


我们在色达拜见的高僧大德,都对上师非常敬重。多昂活佛是一位了不起的大成就者,是法王如意宝的上首大弟子,也是法王开许的极少数可以传授无上大圆满的金刚上师。他在色达享有很高威望,平常轻易不见外人。但多昂活佛不但见了我们,还给我们做了出离心和菩提心的开示。多昂活佛多次说,因为你们是日波益西上师和热俄多吉上师的弟子,你们对上师很有信心,也帮了上师不少忙,我才会见你们的。你们在色达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尽力帮忙,你们想让我灌顶传法也可以。





我们心里都明白,如果不是上师的功德,我们都不可能遇到如此殊胜的法缘。在跟上师相处的这些天中,大家时时处处都能体会到上师与诸佛菩萨无二的慈悲和智慧。一位师兄说,在上师身边这几天的收获比她过去学佛十多年的收获都大。这也是所有一起来的师兄的体会。什么是佛菩萨,什么是慈悲心和智慧,再没有比上师的言传身教更能生动阐释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