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上师

白师兄  (2002年10月)





今年的成都,几场秋雨落过,已是秋风瑟瑟,到了盖棉被的时候,正是在这多雨之秋的一个阳光日子里,我再次见到了分别四个月的上师,日波益西活佛。



走在楼梯上,心内的喜悦就象要飞出来一样。不禁回想起以往和上师在一起,即使一句话不说心内也会流淌着平静的快乐。不停地祈请上师:“请不弃弟子,加持弟子,即使弟子违规犯戒,也请上师不弃弟子,加持弟子,引领弟子到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去。”(现在想来,是多么自私,罪恶的想法啊。)



开门的是熊师兄,上师和德多堪布端正地坐在靠墙的旅行折椅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正在喝的茶水,佛母坐在侧面的小床边数念珠,有位师兄坐在另一侧的方凳上,和熊师兄隔了一段距离。



给上师行过礼后,我挨着佛母坐下,见到上师除了高兴,什么感觉也没有, 直到上师说他生了一场重病,我才发现——上师瘦了,瘦得很厉害,脸有些黑,很黄,没有血色,完全不像个十七岁的少年,感觉老了十岁。我问上师得的什么病,回答说是心脏不好,很难受,受不了。有问上师为啥会生病,略一沉吟,淡淡地说,:“是众生业力吧!”然后就笑了,依旧笑得很顽皮。



我的心却在往下沉,一直沉到地上,生生的,弹得很痛。我清楚地记得,上师曾经说过,我想生病就生病,不想生病就不会生病。另一个师兄就问,为什么?我说替众生背业吧,上师当时就是这么顽皮的一笑。



不一会儿,上师走到供桌前,裙子的折皱在后腰上堆得又多又大,腰很细很细,显得人很瘦弱,瘦得可怜的感觉。我实在不得不惭愧了,不知上师背的业中有多少是我的罪业。待上师回到椅子上,我内疚地对上师说,其实每次都对自己说不能犯错,不能让上师替自己背业,可是事到临头又忘记了,永远把自己摆在第一位。别的都在自己之后。上师用一种非常非常平静的神态,一种让人听了不安的声音说:“没关系的,人都是这样,如果您可以不想自己,只想别人,那就和菩萨差不多了。”



上师宽宏的话语,更令我惭愧,想起自己上楼梯还在祈请上师加持的恶念,再想想上师腰间的折皱,心中很是难过。我再次体会到集诸佛菩萨于一体的上师的慈悲。辞别上师,我没有来时的轻快,心痛赢满心间,眼泪止不住往下淌,透过朦胧的夜色,我仿佛看到腰间堆得又多又大的折皱在摆。



谨以此文回向上师身体健康,传法顺利



2002年10月31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