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慈悲之路(三)

益西加措 2002年5月24日





一心顶礼大恩至尊日波益西金刚上师!

一心顶礼十方诸佛、菩萨、贤圣僧!

一心顶礼十方空行护法!



从成都上师那里回到家里已有好些时日了,在和上师相处的日子里自己受益良多,多吉拉姆师兄要求我写篇在上师那里所见所感的文章来,当然我自己也真想写一篇来报答师恩,但是后愚杂乱琐事太多又加上生性疏懒,文辞拙劣所以一直没能动笔,所以拖至今日才上网发帖还望师兄原谅!



受历世善业的牵引我于2002年2月中下旬坐车前往成都拜见了我的大恩上师---至尊日波益西金刚上师。在有幸和上师同吃同住的几天里,我见到感受到上师非同一般的智慧和高贵品质。上师的一言一行及深入浅出的教诲深深的印入我的脑海、下在我的心田,我能在今世值遇这样一位具德圆满的金刚上师感到无比的庆幸和喜悦!



早在去年11月我就听说热俄多吉上师和日波益西上师来到了成都,但由于诸多违缘及我的信心不具也就错过了那次极好的因缘,事后真是后悔不已。这次又知日波益西上师来到成都,心想这次可不能再错过了,所以也就多方联系。但奇怪的是等各项事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心里却不想去了(现在知道了,那是业障现前阻碍得法)。那几天我心里真是人天大战,坐立不安,片刻不得平静,平时的功夫完全用不上。我想这可不是办法,最终决定和上师打个电话联系一下再说,没想到这一个电话就让我做了个今生今世最大的决定---要永远依止日波益西上师而不违!因为在与上师通电话的那一刹那间我心里突然升起一钟非常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告诉我他就是我这么多年来寻找的依靠,是我生生世世的大恩上师。这在《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索达吉堪布也是这样说的。一通电话下来我立刻感到身心轻悦,一颗心早已飞到了上师那里。我立即安排好各项事宜,义无返顾地背上行囊,满怀信心和欢喜坐上了开往成都的汽车。



沿途一切顺利,我终于在成都一位师兄家里见到了上师。一进门就看见上师坐在沙发上,我立即向上师顶礼,随后上师让我坐在他身边拉着我的手问寒问暖,并笑眯眯的看着我。我原本有好些话要对上师说的,但这时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大脑一片空白,只有怔怔的望着上师,回应他的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在与上师相视而笑过后,我心里对上师也是对一个陌生人的芥蒂立刻消融了,我感到上师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人,而是久违了的朋友,心中生起一种非常非常亲近的感觉。从那时起直到现在,这种感觉一直在我心里蠢动,常常让我思及恩师而簌然泪下。



上师的声音非常之好听,灌顶唱颂时,让人即生愉悦,身心舒畅。在以后和上师的相处中,我发觉上师在音乐方面的确有非常高的天赋和造诣。上师常常即兴唱歌,歌声婉转动听,常使人有跟唱的冲动。平时上师教授咒语,应我们的要求也会用唱的方式来教,并且同一个咒语会即兴唱出好几种不同的调子叫我们选自己喜欢的,但我真的很笨,学了半天也不会,只学会了用念的。上师常高唱金刚歌,歌声异常好听,不仅我们喜欢听,如意宝法王也很喜欢听,并在法会上让上师对着五明佛学院一万多僧众高唱金刚歌,由此可见上师在唱歌上的造诣非同一般了。用上师的话说现在的人喜欢听唱歌,所以他就唱好听的歌和人结缘,让人受度,这也他度生的方便之一了。



平时上师也爱看电视,但上师看电视和我们不一样,他常常以电视为契机向我们开示佛法,指出人生的虚幻。一次上师看着看着电视忽然问我这是真的吗?(指上演的电视)我说这当然是假的,是演员演的。上师笑了,说我们的生活和电视有什么区别呀!说完又看电视去了,却留给我的是无边的遐想和思考。上师要我们努力看清人世的虚幻不实,不要被这个假相的世界迷惑而忘失了自己!“无常”这个词是上师对我常常提起的,上师经常教导我要深入观察万事万物的无常性,要以认清无常作为激发修行心志的力量。因为上师受语言的一些限制,不能对我进行生动全面地分析无常,但上师简捷的话语无时不震动着我的心弦,让我不由自主地随着上师的言教深入到无常观中,在自己的心识中划下深深的痕迹。对此我先是很震惊,因为“无常”这个词对我来说是太熟悉不过了。我看过不少大德善知识对“无常”解说的宏篇大论,也曾经用专门的时间思维“无常观”,但很可惜,每次都是做过即了,不能真实受用。但在上师这里我却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常的真实性,是身心的一种现量认知,它对我以后的修行产生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我先是搞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传承的力量,是上师用他那无边的智慧激发弟子心智的必然结果。



上师的智慧非常大,在我们相处的时候,有时说话我会用到一些个很抽象的词,上师以前没听到过这个词就问我是什么意思,因为都是些很抽象的东西,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来解释说明。也就东拉西扯的来解释一番,有时竟连我自己也觉得太离题了,但每次都是在我还在左思右想的时候,上师就告诉我明白了,而且还能在以后的说话中运用,真是让人称奇。



上师经常利用身边的事物来启发教导我们。一次吃过晚饭,多吉拉姆师兄削来一盘苹果,上师拿着一瓣苹果对我们说,“如果每瓣苹果我都吃一点那就永远也不能真正吃完一瓣苹果。修法也是一样,什么法都去学一点去修一些,那就永远也学不好一个法。修行贵在一门深入,什么都学就什么也都学不好。”一次我和多吉拉姆师兄陪上师看电视,大家边看边聊很是开心,忽然上师关掉电视对我们做了个怪象(上师常常这样逗我们笑的),然后用手拉捏着眼睛,使他看东西都是重影。看着我说“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我说都是假的。上师笑了,我又问那真的在哪里?上师说要修,只有修才能知道。随即上师向我们开示大圆满的见地,不过我的根性太差,一头的雾水,只从上师的话里捕到些影子,可能多吉拉姆师兄领会不少,她比我有智慧多了。



在和上师相处的日子里,上师的悲心处处让人感动。一般有人来求什么上师都会答应,如不能答应的上师也会很宛转地说现在不行,让人不生忧恼。在上师那里有不少师兄请来佛像、法器和供品请上师装藏开光和加持。上师很慈悲,每次都是满口答应,而且尽心尽力地去做。特别是给佛像装藏开光,全部都要上师亲手来做,有时一个佛像要弄上半个多近一个小时。看这上师做这些好象很容易,其实在做的过程中上师是加入了大量的心力的。上师平时活泼好动,但有时会显出很疲倦的样子,我知道这是上师替我们过多加持、背业所至。每见此况我真是心疼万分,上师以大无畏的悲心愿力替我们加持背业,作为弟子我想我们除了尽事供养之外,只有以大悲、大愿、大行的菩提心来精进勇猛的修行才能报师恩于万一!



上师是大成就者,心境随运自在。只要是有心的人一同上师接触就会发现上师这种随缘自在的洒脱。在和上师一起的日子里,我也受到上师这种气质的影响,心境非常的清净欢悦。以前我也和平常人一样,很在意别人对我的态度,但和上师在一起这重状况没有了,我也真有种自在洒脱的感觉,就象笼里的鸟突然间没有了束缚一样,那种发自内心的自在欢跃真是美妙不可言说。和上师一起上街,一起作车,一起看电影,别人往往投来异样的眼光和笑声,这时的我非常平静,好象外界对我根本就不起什么作用了。拉着上师的手,头碰着头,只有一种惬意的幸福在心里升起,这是一种久违的幸福,一种忘我的幸福,一种满足的幸福!



在和上师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心里一直处在一种极度兴奋微妙的感觉中,对上师我是感到特别亲近,而且是非常非常的亲近,勉强说来是种“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上师说我上世本就是他的弟子,我看也是,不然我为什么会这么相信他,这么喜欢他呢。只是我上世肯定是上师最差劲的弟子,累得上师再次转世来度化我等顽劣之辈,我等要是再不痛下决心圆满菩提,那真是无颜对师啊!



由于要回去工作我离开了敬爱的上师。在向上师告别时上师紧紧地抱着我,头碰着我的头,为我加持赐福,告诉我回去好好修持,多修供养。一种浓浓的离别愁绪堵在心头,我忍着泪水向上师最后顶礼,心里默默的发着誓言---这一生决不再让上师担心难过了,为救度如父如母的众生誓必成佛!



由于时间紧迫,写完此文我也没来得及检查修改,如有错乱不至之处还望师兄及善知识们指正为感!



另外我要忠心地感谢花非花、多吉拉姆、无所住、白云深、139等师兄,要不是你们承事供养上师,要不是你们热心的帮助,我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就见到了上师。在此对你们表示最诚挚的谢意——谢谢了!



愿所有的众生都能如愿地找到自己的上师,沐浴佛光,洗净心中的浊劣,回归圆满的自性!愿与大众一道同证菩提,同圆种智!我愿如斯,我愿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