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坐床法会纪实

公历2005年7月,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再次被阿日扎佛学院的僧俗四众迎回阿日扎,由噶陀寺第八十五代教主、阿日扎佛学院院长竹扎龙称法王主持坐床典礼。仁波切的48位汉族弟子,与藏族随行人员共60余人,驾驶12辆越野车,护送仁波切前往阿日扎参加坐床仪式。


7月14日,赞巴拉上师率佛学院的代表,驾驶7辆汽车,阿日扎地方的土司率当地藏民,驾驶80余辆摩托车组成迎宾车队,在距阿日扎佛学院不远的山口处列队等候,迎接仁波切的车队,并为仁波切一行开道。驶入佛学院山口时,佛学院数百僧众手持哈达、香炉、举着金黄色的伞盖组成庄严的仪仗队,前来迎接仁波切,身披黄色袈裟的僧、尼两众及盛装打扮的藏民挤满道路两侧,向仁波切顶礼致意。为仁波切坐床而专门搭建的巨型帐篷前,人群涌动,彩旗飞扬。


龙称法王亲自将仁波切迎进帐篷,主持欢迎仪式。佛学院僧、尼两众以及仁波切的弟子依次向龙称法王和仁波切敬献了哈达。随后,佛学院僧人表演了特为迎接仁波切而准备的、蕴含深刻佛理的藏戏。


7月15日上午,仁波切被迎请至密严绿度母寺,接受尼众的顶礼。下午坐床仪式开始前夕,龙称法王对仁波切的弟子说道:对你们而言,这一生中最重要的就是这一天。并和赞巴拉上师一起,亲自带领仁波切的弟子拜谒了白玛才旺法王的小屋。在龙称法王的慈悲开许下,弟子们均亲眼见到了白玛才旺法王留下的时轮金刚双身舍利圣像,以及白玛才旺法王的等身蜡像。这尊蜡像雕塑得栩栩如生,内部装藏有老法王的舍利。极为神奇的是,蜡像的头上竟然自然生长出了黑发。


随后,龙称法王带领仁波切一行前往坐床现场,此时天上洒下细细的雨丝。到达坐床现场,法王和仁波切坐在草地上,藏民们以歌舞供养两位尊者,并敬献了哈达。就在此刻,天空中开始下起了状如如意宝的小小冰雹,人们开始欢呼,很多人试图用各种方式接住这天降的甘露,仁波切的两位弟子也准备好了帽子去接,但所有的小雹子均从帽中蹦出。在两位弟子继续虔诚祈请之时,从法王和仁波切的方向,横向极其平稳地飞过来两粒深红色的舍利子,顺着帽沿溜进帽内,在帽底不停打转。接住舍利子的弟子见状,连忙将帽沿紧紧扎住捂起,深恐舍利子也从帽中蹦出。此时天上降下更多的深红色舍利,多位弟子亲眼见到,他们欲用各种方法接取,可惜降下的舍利入土即化,遍寻不见。


随即坐床仪式正式开始。法王和仁波切被迎上法座,佛学院僧众手持哈达及各种供养,列队等候在帐篷入口处。佛学院的代表宣读了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的转世认证书,随后佛学院僧众及仁波切的弟子向仁波切献上了哈达以及佛像、经书、海螺等各类供养。


自坐床仪式开始直至坐床结束,天空中接连不断地响起龙鸣,轰轰的声音贯穿了仪式的始终。仪式进行时,雨水倾盆而下,并越下越大,最后连帐篷内也是水流如注。见此情景,法王极为欢喜,连连说:“太好了,太好了,日波益西活佛的坐床如此吉祥殊胜,我非常、非常高兴。”龙鸣表示日波益西仁波切的声名将传遍世界,倾盆大雨表示仁波切的功德福报和弟子将如雨水一样密集广大。仪式的最后,法王带领所有人一起唱起了莲师心咒,唱诵结束时,场内响起了经久、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久久不息。


坐床仪式结束后,倾盆大雨立即变为细细的雨丝。在阿日扎平平的草地上,出现了一个个小小的湖泊,代表仁波切坐床之后,将为阿日扎佛学院带来不可思议的变化。为了不给法王和佛学院增加麻烦,仁波切在坐床结束后即率领弟子们离开。僧俗四众依依不舍,一直在雨中目送着仁波切的车队远去。虽然冒着雨,而且很多人的身上均被雨水打湿,但所有人的脸上均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在离开阿日扎的路上,弟子们亲眼见到了龙天护法敬献的哈达,它由小小的冰雹组成,绵延几座山,一直延续到道路之下的山涧处。按照当时藏地的气温,冰雹落地不久即会融化,无法留存,且冰雹落下之处,应为整座山体呈现白色,但是弟子们所见的冰雹,不但久久不化,冰雹降落地带的边缘也极为清晰规整,好似老天在地上画了一个长长的条形,只在此区域内降下冰雹,边缘之外全无冰雹的踪迹,恰恰形成了一条巨大、洁白的天成哈达。


随后,天空中出现了从未见过的彩云。每朵彩云均为彩色镶边,如同用画笔勾勒出了轮廓,彩云不停变幻着各种绚丽、夺目的色彩。这等彩云极为稀有罕见。


到达甘孜休整时,弟子将得到的天降舍利供养给了仁波切。仁波切应弟子之请,做了简短的开示。舍利子为红色,代表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以及红文殊的颜色。因为众生业障的缘故,此次天降舍利只接获了两颗。


我等惭愧弟子以此次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坐床的殊胜缘起,祈愿仁波切长久住世,广度有情,佛行事业遍满十方,所有与仁波切有缘的众生,皆能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